不合拍 — 读报二三事

(一)在《陈振声接棒领导华社联络组》中报道,李显龙总理委任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兼国防部第二部长陈振声出任主管华社事务的内阁部长,接替卫生部长颜金勇领导华社联络组。

新闻这么说:

李显龙总理是在2006年8月委任颜金勇,接替如切区议员曾士生领导华社联络组。总理说:“在颜金勇的领导下,政府跟华社的关系进一步拉近了。”

不懂得曾土生会不会脸红?

(二)杨丹旭在《从杂费谈起》这么说:“老实说,这一轮的组屋杂费上调,比我意料中来得晚。

有些人吃饱了肚子撑着,饱的不知饥的苦,专只爱说风凉话。本来嘛,水涨船高,在百物腾贵,什么都涨价的时刻,市镇会提高杂费也是天经地义。然而,就像政府为什么要给“建国一代”赠送“建国一代配套”一样,社会本来也不是非黑即白的。

我不知道,执政党在阿裕尼集选区市镇会累积起来的盈余和基金以及投资项目,是否都如数转移给了工人党林瑞莲的团队?

市镇会和居民的关系,本来就不单纯,市镇会可以把部分工作甚至全部工作当作生意外包出去,但是,市镇会必须谨记的是,他们和居民之间,却不是“生意”的关系,而是“国家同胞”之间血浓于水的契约。

不错,在需要的时候杂费还是必须提高的,但是市镇会在提高杂费之前,还得做好善后的工作,就如政府帮助“建国一代”的医药费一样,保证区里负担不起杂费的居民,也能够安居。

(三)《回家》的感觉,怎么就被李楚琳扭曲了呢?

他们既然来到这里干我们最不愿意干的粗活儿,我们干嘛看不起他们呢?

李楚琳是那根葱,可不要把这个“我们”,就无耻的代表起新加坡人来了。

去年有一天在167号巴士上,不满司机重脚踩油又故意突然刹车要我跌倒出丑,气冲冲地兴师问罪,他死也不肯认错,反而肆意挑衅:“你去告吧,反正我三天后就回去了!”就知道他是不满公司亏待他,拿我出气。算我倒楣,写信投诉整整一个星期后,才收到公关部发来的一封连对不起都说不出口的解释函。

我乘搭了几十年巴士,从来就没有碰过“故意突然刹车要我跌倒出丑”这么毒辣心肠的司机。搭巴士嘛,要说到没有碰过司机紧急煞车的时候,肯定在说谎。这个巴士司机和李楚琳有什么恩怨情仇,谁也搞不清。但是,很显然的,这和李楚琳说的,“我们干嘛看不起他们”风马牛不相及,完全扯不上关系。

我能够说的,就是李楚琳懂得了什么?客工,尤其是那些外劳,当然不想赖死不走,更不会赖死不走 — 因为这一来,赖在这里的结果,就和当初来的理想完全不符。

他们所祈求的是有一天衣锦还乡,在自己的农地种种马铃薯,开家便利店。

问题只在于他是否“赚够”了!李楚琳、摄影家郑家进更,合起来就是更愚蠢!孟加拉客工萨林姆如果不出来当外劳,他能够圆满“在自己的农地种种马铃薯,开家便利店”的美梦吗?

其实,不要说孟加拉客工萨林姆,有哪个中下层的新加坡人民,如果能够有和萨林姆一样的美梦,大概梦里都回偷笑。

他妈的,新加坡给了百万多个像孟加拉客工萨林姆一样的人提供了织梦的环境,让他们有可能梦想成真。然而,新加坡人里头的劳工、清洁工、扫地工人,大概到死,都没有做梦的环境,就算是“在自己的农地种种马铃薯,开家便利店”这样的小志气。

是谁在看不起像孟加拉客工萨林姆这样的外劳?是谁看不起驾驶167号巴士的司机 — 只有像李楚琳、郑家进这种自高身价的人才会做的糗事。他妈的,不错去,“有个家好回去真是件好事”。但是对于像孟加拉客工萨林姆这样的人,没有来新加坡(或其它国家、区域),呆在家里的时候最多也只能作作白日梦。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