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航?

羚羊挂角、无迹可求 — 就像传说中的羚羊在晚上睡觉时,把角挂在树枝上,不在地上留下丁点儿痕迹。MH370,在失踪了将近一个月之后,依然找不到一些蛛丝马迹。纵然有多国的舰艇,天上的、水面的、水底下的,然而,毕竟在浩瀚凶险的印度洋寻寻觅觅,在无迹可求之时,做那无迹可寻之事,恰似大海捞针,更胜大海捞针,事倍无功,自然是可以理解的事。

航空史上,至今还留下了许多未能破解的疑难。然而,航班MH370扑朔迷离的迷离境界,或许能够使刻意追求、探索更为遥远的太空的人类,缓出一些精力,对于一些至今不为人所知的海底世界,一探究竟。

印度洋海床平均深达3853公尺、最深处达至7455公尺。而世界上拥有能够潜入深达6000公尺的载人潜水器,在中国的“蛟龙号”之前,只有美、法、俄、日绝无仅有的5艘罢了。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虽然不晓得会是哪个猴年马月,MH370航班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然而,问题是,对于航班上的乘客和机组人员,尤其是彼等的亲人来说,精神上所受到的煎熬、内心的苦恼、感情的挫折、处境的凄凉才是一种永远的痛,所有的悲伤,不是些许片言只语就能够安慰得了。或许,也只有让时间逐渐而缓慢的来抚平伤痕。

我自然不敢妄自揣测MH370的迷航,但是,台湾近日“反服贸”和“反反服贸”的闹剧,给予热衷于民主制度的人一句有情的棒喝,说明了民主虽然是一朵红花,却还是需要绿叶来扶持 — 那就是人民必须有相对优良的素质。

台湾的民主,是否会陷入了迷航的境界,也只有台湾人能够做出选择。我再也不会像以前那般无知,对“台独”理念者深恶痛绝。但是,我们却都知道,选择“台独”,在目前来说,就是一场亲者痛、仇者快的战争。

两岸会不会发生战争,那自然是两岸的人民来主导。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很多事情,就是这般身不由己。航班MH370的迷航、台湾“反服贸”隐藏性的台独,让人想起阿扁在位时,不按牌理、搞得鸡飞狗跳的“迷航之旅”。

阿扁当然有它的苦衷。试想,摩西就算有把海水劈开两边的本事,无奈堵在前头的,是一座高大巍峨的喜马拉雅山。所以,阿扁只能到处“迷航”,结果就迷失了自己。

台湾的民主乱象,让许多反对民主的既得利益者草船借箭,平白得到了许多攻击民主的箭矢,一个个拉长弓弦,射击得好不乐乎。然而,毕竟鼠目寸光,只能在经济的利益圈子里兜转。他们不愿意看见的,就是窝在立法院的那群学子,竟然能够无恙。也就当然看不见学子披在身上的、台湾那件光辉的民主外套 — 虽然不知结局如何,总能够全身而退。

而我,竟然因此就有了羡慕的感觉,这真是不可思议!试想,台湾人欲求台湾国而不可得,就算怎样民主,在国际关系上,也只能和阿扁一样,到处的“迷航”。不是吗?李显龙总理和诸多国家领导人在国际场上的合照,尤其是奥巴马,不知让马英九怎么羡煞?

况且,就在“建国一代配套”被吹嘘得如此甚嚣尘上、如此红红火火的这一刻?面对着政府能够用得上的媒介就用的、遍地而来的,也不知对象是“建国一代”本身,抑或是要“全体国人”感恩的新闻和广告,千篇一律的就是要解释“建国一代配套”的好处 — 我不禁有点儿赧然。

人家说:“如鱼饮水、冷暖自知”,看来这条哲理,对新加坡人就没什么用处。“建国一代配套”成为法律,实施在“建国一代”身上,“建国一代”竟然没有感觉,还得劳动算命老的三寸不烂之舌来提醒,这说明了什么呢?

对于一个惠民的政策,竟然要费如此周章,其实也在反讽,反向诠释了政府向来对待人民的苛刻!譬如一个极端吝啬的财主,素日一毛不拔,某日竟然宣传要给人们派钱一样,让人将信将疑,其实怀疑多过相信。

其实,政府若是以为这么一来就可以扭转政治风向,在来届的大选中固守阵地,那就未免过于自欺欺人。所有的“建国一代”,年龄最轻也65岁了,年华毕竟即将老去。所有新加坡人的心目中,或许可以为他们庆幸。庆幸着虽然做牛做马,再也不需担忧医药费 — 那些不够运气的,在医院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他们的亲人,再也不必为庞大的医药费发愁。而那些侥幸的,痊愈之后,做牛做马的,扫地洗厕收碗碟,还得做牛做马。

新加坡政府留给新加坡人民的尴尬,其实就像MH370的迷航,就是没有着落。如今,“建国一代”心头的一块大石,总算可以落地,知道可以怎么死。然而,更多的“建国二代”、“建国三代”,对于未来,其实都是“迷航”,是画饼充饥?是望梅止渴?都不知未来。

今天,许通美《新加坡存在意识形态分歧吗?》,就是对政府的忠告,是新加坡人的明灯。是的,在针对外来人才的课题上,新加坡人绝对不存在着意识形态的分歧,而是“我们虽然欢迎外国人,他们毕竟只是客人”。

许通美的文章,一开始就这么说:

长期以来,新加坡人对下列价值观与原则看来似乎有共同信念。
自由贸易与投资、市场经济、全球化、外来人才及任人唯贤。

这段话我是深刻的认同。只是,对于“任人唯贤”这句话,觉得需要加以补充。“任人唯贤”,绝对不是谁谁能够说了算。譬如说李显龙、张志贤邀请你喝茶。在政治上,“任人唯贤”,是只有人民才能说了算 — 是只有人民在自己的选区,推举出自己心目中的“贤”人。

这一点,集选区制度永远不够格!不是吗?想想,也正是因为有了“集选区”之后,新加坡才出现了这许多尴尬。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迷航?

  1. 無知说道:

    白馬先生您好,

    〝愛國主義是無賴最後的庇護所〞,哲學大師、思想家,甚至共產主義師祖都說過這話;當然,這裡〝愛國主義〞指的不是一眾公民對國家無私的愛。華人對愛國一事尤其執著,大概和儒家思想有關,意識形態强烈,一有和祖宗利益起衝突,概以賣國賊、漢奸稱之。臺灣脫離大陸已超過半個世纪,漸行漸遠,以今天的人文觀來看,超過二十五年就象徵永久性脱離了;當然,這也不是絕對,二十五也不是個絕對的數字,再說,臺灣島上和大陸漢族居多,血緣性强,更難說明白。蔣經國開放治理臺灣以來,臺灣民主一路艱辛走來,臺人自然珍惜,這次臺灣學生運動,捍衛主權意念似乎比抗拒服貿強烈。馬英九籍黨規三十秒通過服貿(是不是很面善?),明顯背叛了民主精神,臺灣學子很在乎這自由,自然且珍貴的學子情懷,抗爭行動過火離軌難免,畢竟是二十來歲的年輕人。這是個大課題,某未具如此智慧,恐怕說不明白,只是不說出來憋着不痛快,先生見諒。開始引述的那句話,指出了無賴政客最喜歡用的技倆,轉移爭辯中主題的狡辯術,論辯中一失去論據就把〝愛國主義〞擡出來,愛國情結重的人很容易上當,臺灣該不該獨立的論辯更是如此。

  2. tanjingyang说道:

    立场决定角度,以角度决定论述,以论述决定结论。立场存有偏颇,结论就不正确了!

  3. 無知^2说道:

    白馬先生您好,

    〝愛國主義是無賴最後的庇護所〞,哲學大師、思想家,甚至共產主義師祖都說過這話;當然,這裡〝愛國主義〞指的不是一眾公民對國家無私的愛。華人對愛國一事尤其執著,大概和儒家思想有關,意識形態强烈,一有和祖宗利益起衝突,概以賣國賊、漢奸稱之。臺灣脫離大陸已超過半個世紀,漸行漸遠,以今天的人文觀來看,超過二十五年就象徵永久性脱離了;當然,這也不是絕對,二十五也不是個絕對的數字,再說,臺灣島上和大陸漢族居多,血緣性强,更難說明白。蔣經國開放治理臺灣以來,臺灣民主一路艱辛走來,臺人自然珍惜,這次臺灣學生運動,捍衛主權意念似乎比抗拒服貿強烈;馬英九籍黨規三十秒通過服貿(是不是很面善?),明顯背叛了民主精神,臺灣學子很在乎這自由,自然且珍貴的學子情懷,抗爭行動過火離軌難免,畢竟是二十來歲的年輕人。這是個大課題,某未具如此智慧,恐怕說不明白,只是不說出來憋着不痛快,先生見諒。開始引述的那句話,指出了無賴政客最喜歡用的技倆,轉移爭辯中主題的狡辯術,論辯中一失去論據就把〝愛國主義〞擡出來,愛國情結重的人很容易上當,臺灣該不該獨立的論辯更是如此。
    (這段文字昨天上傳了一次,不知何故被剔了,再傳一次。)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