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蛙观民主之十万八千里

有道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世界如此巨大,天空如此浩瀚。看不见不是罪过,却总是遗憾 — 只因为坐井观天,视界当然很是有限。

我不是在谈民主,而是在谈一些奢谈民主的新加坡人在一道惑人耳目的民主牌坊底下 — 或许,我更愿意说是一座“深井”里高谈阔论。若是说民主就是“天空”,那么,彼人确实是在议论民主。然而,看到的“天空”,就像井蛙一样,也只能是那么被环境规范起来的一小片。

“小红点”本来就不大,这个“井”的直径就显得更窄。也难怪,“建国”之前,本来就没有新加坡这个国家。作为英帝国的殖民地,若说民主是“羊肉”,可以肯定没一个新加坡人吃过。因此,“建国”之后,当执政者端出来一碟碟的“狗肉”,所有的“建国一代”还是吃得乐滋滋。当然啦,管他“羊肉”、“狗肉”,对于一个饥渴的人来说,“吃饱”就是硬道理,吃得不亦乐乎。

但是,白云苍狗、斗转星移。有些“蛙”就跳出了“井”,去过了真正“民主”的国家,尝到了“羊肉”真正的美味。有些“蛙”,就跳到了“井沿”。这才发现到,原来“天空”竟是如此的“辽阔”。在“羊肉”和“狗肉”之间;在“井空”和“天空”之间,这些蛙也就不免议论纷纷。

但是,这些议论对于甘愿窝在“井底”,所谓“狗肉滚一滚,神仙站不稳”的“吃狗肉”的“既得利益者”来说,却是破坏“安稳”的惑众谣言。

“民主”是“羊头”,这应该没有人会反对。但是,当端出来的是“狗肉” — 譬如说新闻自由国际排名150、譬如说“集选区”,只因为挂着的是一个“确确实实的羊头”,对于这样的“狗肉”,大部分的新加坡人,竟然也“吃得”津津有味 — 不由使我想起了民主的“悖论”,或许,这也是“民主”呈现的一个方式。

什么是“民主”呢?人言人殊,其实都是陷入牛角尖、陷入迷魂阵在怪圈里兜转不能自拔。“民主”制度最大的关键。就是由多数的“民”来“代表”少数的“民” — 由多数的“民”来做“主”的制度。

在真正“民主”的国度里,有“怎样的民”就会有怎样的“民主”,这是不言而喻的。一个简单的譬喻,譬如说鸡鸭同寮,如果这里面有个“民主协约”,那么需要的是“鸡寮”或是“鸭栅”,只要看是“鸡”多还是“鸭子”多,谁“多”就是结局。

因此。民主并不是“万灵药”,谁要以为实行“民主”了,鸡鸭就可以在一起痛快的生活,那么他的脑子肯定是疯了。其实,台湾就是个“借鉴”。很久以前,台湾蓝绿之争,就有一个很贴切的传说 — 那就是“蓝猪绿狗”。

不错,台湾是“民主”了,人性也就可以发挥得淋漓尽致。国民党台北市长的推选,一言以蔽之,就是“猪”在抢食。而苏贞昌在“反服贸”的学生面前颜面尽失,也不过是突显了“狗咬狗一嘴毛”,都是猪狗的特性。

不过,一个不能掩藏的事实,那就是台湾“民主”的真实!批评台湾民主的人,鼠目寸光,见树不见林。台湾的乱象,不在于“民主”而在于“民”。什么时候,这个“民”的“素质”上去了,“民主”自然就会发出光辉。

而台湾若是依然,在“狗咬狗”、“猪抢食”的怪圈里固步自封,起码,这也是“民主”的恩典 — 至少,解决纷争再也不需坦克。

回头过来,再来看咱的新加坡 — 我终于有了醒悟。天要下雨,谁也挡不住。如果大部分的新加坡人还是痴迷不悟,把“狗肉”当“羊肉”吃得津津有味,以“不民主”为“民主” — 那,其实也是宿命,是“民主”呈现出来的一种诡异。

新加坡人几时能够吃到“羊肉”呢?我为“民主”叹息。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