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耻辱

每个人都知道,在成长的过程中,一个被羞辱的孩子,将会影响他的未来,在他的一生中埋下阴霾、梦魇。但是,有没有人晓得呢?当一个国家领导人尽情羞辱自己的国民时,会出现怎样的局面呢?

新加坡若是专制的国家,那么我们就无话可说!但是,新加坡若是真正民主的国家 — 那么,2016年,当新加坡人还是选出这个总理时…那么,有句话说:“自作孽、不可活”,新加坡人也只得好自为之了。

我常将总理比作“阿斗”,看起来我还是错了。阿斗亡国之后,没有学习勾践卧薪尝胆,竟然乐不思蜀,从此被天下人看小。然而,作为亡国之君而能够善终,古来也没几人。这么说,阿斗的智慧还是有的。

李显龙有这个智慧吗?看起来是缺乏的!把新加坡网民抗议菲律宾人组织在新加坡举行独立日活动当成严重的“骚扰”,并且认为这是新加坡的耻辱 — 我想不出前阵子他还要求新加坡人对国家认同的谈话还有什么意义。

不错,新加坡网民的反应或许是过于激烈了点儿。然而,不知道是否有什么前例、先例?世界上有没有这么开放的国度,让外国人在自己的国土上大张旗鼓的庆祝“国家独立日”呢?别忘了,约有18万菲律宾人在新加坡工作或居住。对着这么一个庞大的族群,在“小印度事件”之后,在警察总监指出“芽笼”是个火药库之后 — 我们的治安部队,繁忙的乌节路,可准备好了没有?

菲律宾人如果如愿在乌节路热闹一番,或许能够为新加坡的消费经济带来多少优惠。然而,政府精英就因为这么点儿甜头,就无情的羞辱自己的国民,这个脑袋莫不是被灌进了屎水了吗?

1995年,那时候李显龙还不是总理。但是,就算如此,除非得了痴呆症,他也不可能就忘记了“女佣弗洛尔事件”。

1991年,42岁的菲佣弗洛尔,被控谋杀自己的菲佣同胞蒂拉曼卡和雇主黄胜强4岁的儿子,在1995年3月17日被处绞刑。之后就在新菲两国之间引起轩然大波。当时菲律宾群众情绪激昂,举行游行示威,抵制新加坡货品,焚毁新加坡国旗。当时的菲律宾总统拉莫斯还在22日召回驻新大使。并且决定无限期推迟两国联合军事演习,更宣布弗洛尔为“英雄”。

新加坡人的晦气和尴尬,就是在新加坡的杀人犯,都是彼国的“民族英雄”。在新加坡置放炸弹的印尼军人执行国家给与的任务,咱们虽然痛恨之。但是,如果来到了战争时期,我倒是逼切的希望新加坡的子弟兵会以他们做个榜样。然而,像弗洛尔这样心狠手辣,连一个四岁的幼儿、连一个和自己一般在异地谋生的同胞都能够痛下杀手的杀人恶魔 — 这样人也也可以是菲律宾的英雄,对于这样的民族…真还是要小心点。

或许,李总理是得了健忘症;或许,新加坡和菲律宾有许多大生意。然而,无论怎样痴呆、怎样糊迷,没有烟酒烟酒一番,他就这样急不及待的跳出来训导国民,或许已经不是失策,肯定得在2016付出代价。

1962年,由于广大的菲律宾人民反对以美国的独立日作为独立日,菲律宾政府只得把独立日改为摆脱西班牙殖民统治的6月12日。因此,菲律宾的独立日是“6月12日”而不是“6月4日”  — 众所周知,6月4日是什么敏感的日子呢?

李显龙作为一个国家政府的决策者,我真还看不出他有可以救药的地方!对人民的感受不敏感、对国际政治的不敏感 — 他难道没有看新闻、他难道没有想到,菲律宾刚刚向国际法庭呈上了岛屿争执的投诉。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看看菲律宾人的海报就知道了 — 6月4日,我们将成为助纣之虐,帮助菲律宾人狠狠的向中国射出冷箭 — 新加坡可能就被当炮灰了,呜呼哀哉,阿斗还在睡梦里!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