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

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居留在新加坡的菲律宾人群号召在乌节路庆祝第116届国家独立日,引来了部分新加坡网民的不满。声讨者有之、诋毁者有之,在like和unlike之间,不是谩骂就是恭维,本来就是互联网的生态。想不到的是,这次后果严重的多,竟然招惹起部长总理的不满。李显龙一句“新加坡的耻辱”,轻率鲁莽,一竹竿就打翻一船人,狠狠的就在所有的新加坡人脸颊灸上“排外”烙印。

我不晓得李显龙是否认为这样一来就会让他表现得道德超然?但是,我却知道,十指有长短,他养尊处优,自然不晓得新加坡人在面对过度拥挤的和对生活失措产生的焦虑,早已经是人心浮燥,暗流汹涌。譬如一片干燥的草原,稍有不慎的一点儿星火,就可以燎原。

作为国家的领导人,更应该晓得冰雹三尺、非一日之寒。他也没有细究新加坡人为什么就这么暴躁了?也没探讨新加坡人心肝儿突而就这么狭小了?他只觉得新加坡人让他大失面子,“新加坡的耻辱”就这么冒然而出。但是,李显龙可曾想到,新加坡人纵有不是,和他总是不能相提并论 — 尤其是在道德层面来说!

怎么说呢?或许,这要在“总理”和“人民”这两个“词儿”里去慢慢体会。绝对大部分的“人民”都是普通得不再普通的平常人。而“总理”却是精英中的精英,是一个应该具有绝对“睿智”的能人。但是,这位能人,他却从来没有考虑过,“贪婪”就是他的“耻辱” — 不是吗?若说“能”,你能够“能”过普京奥巴马吗?你怎样来解释自己的薪水必须是奥巴马的4倍、普京的17倍的原因呢?

李总理当然没有想到,人们的怒火,其实和新加坡的国策大有关联。老实说,我还不曾忘记徐淑贞和几个党员被一群警员围拦着不让行走、后来被抓上警车的录影画面。但是,一群外国人,却竟然可以无拘无束的在网上呼吁,要在那儿聚集就在那儿聚集,要在哪儿消遣就在哪儿消遣。

如此厚彼薄此,当然让人吃不消。新明日报的刘嘉铿 ,响应李总理的恼怒,也写了篇《耻辱》,提起了2007年来,我国也在其它5个国际城市举办“新加坡日”。但是,刘先生竟然没有想到,新加坡人难道就是随随便便在纽约伦敦悉尼上海,要举办“新加坡人”就举办吗?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幅眼镜,刘嘉铿不懂得什么叫做“喧宾夺主”,对于菲律宾人不够尊重主人的心态感觉迟钝,那也就罢了。只是,后头他说:

我不会说干了这些事的新加坡人是“新加坡的耻辱”,我只有不断告诉孩子,要活得比别人好,就要比别人强、比别人优秀。

却和李总理一样,脑袋也渗进了些许屎水。要活得比别人好,这种绝对自私的人在世上比比皆是,情有可原。但是,面对许多人口基数庞大的国家,这话就有点儿像放屁。你想,要比别人强、比别人优秀? — 你就不须引进外来人才了,还要这么麻烦?

刘嘉铿是媒体人,视界本来应该阔一点。但是,一渗进了政治因素,就只看到自己的既得利益。他看到的就只是要比别人强、要比别人优秀,却忘记了大部分不必别人强、又不比别人优秀的人群的死活。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耻辱?

  1. 吴统峰说道:

    闽南话的“臭耳人,贤弯话”就是是文章的论述主轴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