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李光耀

看到李光耀一脸肃穆的在两个被新加坡政府绞死的凶手墓前撒花的老照片,我不敢说知道他怎么想。但是,我猜测,1970年12月7日在华沙冒着凛冽的寒风来到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下,向纪念碑献上花圈之后,肃穆垂首的德国总理勃兰特,出人意料地突然双腿下跪。这一幕,肯定给了李光耀一些儿灵感。 

当然,在犹太人墓前下跪的德国总理此举是为了向二战中被纳粹党无辜杀害的犹太人表示沉痛哀悼,并虔诚地为纳粹时代的德国认罪、赎罪,是大而化之的大无畏精神。而19735月,在过了2年半以后,李光耀的举动,却未免有点儿滑稽。因为眼前坟墓里头的两具尸体,却是在他坚持正义之后,让凶手们得到所应该得到的、最公正的判决的结果。

然而,我并没有因此看轻李光耀!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形势比人强。新加坡这么一个蕞尔小国,在穆斯林绿色海洋中的一个小红点,在建国初期,百废待兴,为了国家的安全、为了人民的生存,尽快和最大的邻国印尼取得谅解和解,然后抛弃包袱、轻车上路,是最急迫,而且也是作为国家总理的他所必须完成的任务。

到死者墓前撒花是否真能够安抚亡魂,谁也没有办法求证。然而,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么一低头,给足了苏哈多面子,也赢得了苏哈多的友谊。试想,如果李光耀不是搭着苏哈多的肩膀,后来怎么又会有底气和马哈迪这么多交集呢?

治大国者如烹小鲜。新加坡厨房虽然小,然而,毋庸讳言,虽然刀锋险利,铁腕无情,李光耀也的的确确,端出来了一盘好菜 — 起码,对于处于社会最底层的人民来说。不是吗?有打油诗为证:自由诚可贵,政治代价高;若为肚皮故,两者皆可抛。

孙子兵法有句话说: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败。”

因为“知己知彼”,所以李光耀在被他处死的凶手墓前撒花。老实说,他那一脸肃穆端正的表情,有几分是真实的呢?不过是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无奈。或许,也可以说是狐狸面对老虎的一种虔诚。

让人预料不到的,是40年过去了。苏哈多早已作古,李光耀也是老迈高龄之年。这时候,形势急转直下,这两名19681017日被送上绞刑台印尼海军陆战队员,被印尼军人捧上神台,为三艘护卫舰其中之一命名。

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戏,就算是两国之间,也是如此。国家之间的交往,斗智、斗力,最主要的,就是“知己知彼”,然后量力而为。

李显龙、陈川仁和陈振声都是军人出身,黄永宏是国防部长,不会不晓得新加坡的国防政策。谁都知道,对于新加坡来说,印尼是不可战胜的。但是,新加坡也是不可以战胜的,因为我们是毒虾 — 区域环境决定了同归于尽就是我们防备的唯一途径。

李光耀是何许人,李显龙、陈川仁、陈振声和黄永宏这班人,和他比起来,已经不是几个马鼻,而是望尘莫及。这样的一个铁人,竟然会在两个微不足道的刽子手墓前撒花,陈川仁、陈振声、黄永宏就罢了。李显龙竟然也是懵懂不知,这才是“精英”等同“酒囊饭袋”的尴尬。

因为“不知彼”、也“不知己”,结果这班庸众就注定了像耗子一般的,被印尼军人尽情的“” — 不错,是“”。我想,如果老李现在还是有点儿精力的话,面对着眼前的这种颓丧无力尴尬的局面,他是会做一只冷静的老狐狸呢?还是像这班需要集选区提携上台的阿斗,被猫轻蔑的戏弄?

就是这样,我有点儿怀念李光耀。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怀念李光耀

  1. 花非花马非马说道:

    对于印尼的举动,新加坡已经做出了激烈的回应,怎么说是被“耍”呢?眼睛贴邮票,当然对周遭视而不见!花非花,马非马,李莫愁,殷素素都见着了!懵懂糟老,多重身份,黔驴技穷!

  2. Pingback引用通告: 怀念李光耀 | 新国志

  3. 好文章。说道:

    旁观者清。 只有被耍的猴子不觉得。

  4. Nico说道:

    最可悲的是被耍而竟不自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