釜底加薪

看到了王锦松的漫画,我心里有一点儿鄙夷。在铺卷地毯之间,“排外情绪”扭曲的大嘴、凶光毕露的双眼,看得出王锦松的漫画作风和精英的思维已经愈来愈划一,完全脱离了老百姓,看不到民生疾苦是怎样一回事。

无风不起浪,空穴也不会来风。新加坡5百来万人口,4成多是不是新加坡人。这样的居民结构,不要说一个“排外”的国家里是绝对见不到。就算是正常国家,也是相当稀罕的事。那么,新加坡人怎么就如此冤枉,无端端得来“排外”的臭名呢?

那些诋毁、质疑新加坡人“排外”的、不知哪儿来的魑魅魍魉总是说:“新加坡本来就是个移民国家”。言外之意,当然是“移民”怎能够排斥“移民”呢?这不是太荒谬了吗?

他们说得对,“新加坡本来就是个移民国家”,这是毋庸置疑的。问题是,这个移民国家怎么会开始非议政府的移民政策,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那天,在TR EMERITUS读到《Singaporeans are being lied to and cheated》这篇文章。里头有这么一段话。

As I’ve shared, a cleaner in Norway earns $4,500. After tax and social security, a cleaner in Norway would still have $3,000.

In Singapore, a cleaner would earn $800. After tax and social security, he or she would only have $664.

新加坡政府和一般精英人士,每当提起西方先进国家的福利政策时,总是以高额的税收作为威胁的手段。但是,像以上的例子,作为挪威的一个cleaner,缴税30%之后,净收入还有新加坡cleaner的3倍半。那么,就算是还了1,500元的税务,又何乐不为呢?

下午看国际即时新闻,看到《瑞士工会拟最低月薪标准为5600新元》,心里是一阵嗟叹。我们学瑞士,结果是学到哪儿了?

其实,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就算是瑞士,新闻里头也说:

然而,绝大多数的中产阶级工会以及右派政党公开反对。他们担心如果确定了最低工资标准,某些低工资的职位则会消失…

让我想不通的,是“某些低工资的职位…消失“。譬如说,几十年前卫生设备不足,许多住在城市居民的“方便”,都要扛粪的工人效劳。现在抽水马桶通行了,这种低贱的职位(行业)也消失了,这不是很好吗?此外,这又和薪水肯定高过最低工资的“中产阶级工会”有什么干连呢?

新加坡人的尴尬,或许可以说是不幸,就是所谓的“精英”这一班人,尤其是政府,简直是在造孽了还不知道他们做些什么?针对坡人反对、抗议菲律宾人号召在乌节路举行“独立日”的动作,高官们的非议,尤其是李显龙总理认为是“新加坡的耻辱”,就像一支支毒箭,万箭穿心,把热爱新加坡这个国家的新加坡人射得体无完肤。

李显龙总理或许不知道,政府这几年的政策,让中下层新加坡人就像在一个大锅里被煎熬。以前,政府总想着“温水煮青蛙”,以为米煮成饭了,不然你又要怎样?想不到的是,新加坡人倒成为“热锅上的蚂蚁”…哦。不,“釜底游鱼”,政府在哪儿却是从容的、慢慢的加柴薪!

可惜我没有画画的天份。不然的话,倒可尝试画一画。就画一个大锅,里头蹦蹦跳跳的,就是一群瓷牙咧嘴、表情怪异的新加坡人。而锅底下是一蓬汹汹的大火正烧得猛烈,里头的柴薪上都写着;赌场、物价、屋价、交通费、医疗费、教育问题、低收入群困境等等等。而几个衣冠楚楚的人,有摇首抡巾的,有插腰作势的,有拿着扇子煽风的。总之,手里毫无例外的也都拿着柴薪 — 而一个笑容亲切的,要画得看起来有点像李总理,正在把一根柴薪推进火里,柴薪写着“新加坡的耻辱”…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釜底加薪

  1. 花非花马非马说道:

    把自己的凶相画出来,把自己的狼心画出来,把自己装满狗屎的嘴巴画出来,把自己的多重面具画出来,读者才发觉原来是一只畜生!花非花,马非马,李莫愁,殷素素看见了,你却见不到,怪哉!

  2. 無知说道:

    白馬先生您好,

    當一個小島上的原居民承受了近一倍的外來人的入侵而深感焦慮,她的政府說這是排外,;据這政府發表的白皮書(據說白皮書的定義是:最壞的展望,一群〝精英〞信口開合創新了白皮書的意念;有位女士曾有此妙問:請問你用的是哪一本辭典?古人曰:知足以拒諫,言足以飾非。淋漓盡致矣)規劃,〝外來人才〞將在x年後佔六成,斯時,島人就不能排外了,怕是人才排島人了(其實這現象已很普遍了)。當島人反對某些族群公然慶贊宗祖國獨立日(這可不是潑水節呀!),那愛穿粉紅衫的說:島人不能排外,這是孤癖症。如果傳統外勞供應國(映對〝非傳統外勞供應源〞,須說明一個事實:傳統外勞供應國的勞工勞苦功高呀!許是礙於那流淚的歷史場面,島上媒體隻字不提)八月卅一日在島上某處舉辦個獨立慶典,曰〝大X(那邊的人喜自稱大X)可以〞,不知那廝還穿不穿粉紅衫。當島國的醫藥政策離譜脫軌了(據說這起源於鐵娘子的一套學說,島上精英當寶;輸了個集選區才急轉彎,也許再輸三兩個才能回歸正軌吧?),那〝話事人〞掀起外衣露盡三點,大大聲咁講:睇嘞!睇嘞!大家行近啲來睇真啲嘞,八蚊啫!某說那是公然講風涼話!一個支持屁黨的婦女教訓某:你不可以甚麼都看不順眼的!當有人指出:不應該還讓八九十歲的老人駝著背在車水馬龍的馬路上推木板車撿破爛,議員們(複數)說:那是人生的尊嚴!這裡說說某知道的一位機械工程師,也八十了,還愛上班不退休!局裡年輕人(也是工程師)要有不明白,都得找他,他就數據演算、理論解說,深入淺出輕而易舉地點出問題,就和那廣告說的一樣:〝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有一次,工程上出了個問題,工程師都認為是材料工程學上的問題,查遍規格無解(規格沒問題),日本的設計師也束手無策,只好從加工精度下手,重做了又重做,幾乎是三天重做一次,折騰了一個多月,只好把老工程師請到現場,測試給老人家看,老人家瞇了瞇眼,說了個名詞,是個物理現象,一個很普通的現象,年輕人沒把兩者聯系起來,舊時常出現在備用抽水機或機車上,老工程師當場提了兩個修改方案。這呀,才叫〝人生的尊嚴〞!那愛穿粉紅衫的還愛舉紐約為例,稱紐約是因外來人才才興盛起來,這的確是事實,但那是指〝人才〞,紐約不曾因入口外勞、幫佣、護士(龍大哥說他希望看到大災難,前些天發生在南韓,新聞視頻上該國救護人員醫生護士搶救場面感人,這要發生在島國,大半護士不懂島語,場面會很撼人吔!)而興盛;粉紅衫絕口不提紐約是一個大國的一個經融大城市,有很大很大的腹地。當然,反對的一方會說,我們須要這些人的支撐,小島的GDP才能增長,某不于此論辯這些課題,太大了!也不懂先有立場,才找證據再結論那玩意;小時候老師已說過了:立場就已經是結論了。某只知道這些都叫〝偷換概念〞,讓上當的人忙於辯論〝排外、增長、全民醫藥保險、建國一代、孤癖症、外來人才、人生的尊嚴〞。至於先生提及的那畫漫畫的,頂有名氣的,只是從其畫和長像看,總覺得他頂可悲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