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梅 — 卖纸巾的默契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 这是北岛出名的诗句。我以前不太明白,也时常写错作“高尚是高尚者的座右铭”。哪里知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座右铭和墓志铭,是两极化的“生”与“死”,根本不能一概而论。这里得向北岛道个歉。

不错,卑鄙者有了卑鄙作为通行证,脸厚心黑,自然逢凶化吉,到处吉人天相、处处游刃有余。然而,对于高尚者来说,左不能转弯拐角、右不能逢场作戏,唱完了正气歌,也唯有死路一条,让墓志铭来证实他一生的高尚。

我可没有说韩咏梅有什么卑鄙,只是觉得她家传渊源,在和政府的默契上,大有乃父之风。当然,虽说是默契,这默契也有不同。韩山元的默契,是和政府达致了协约,把当年被内安局拘留的一段历史当作是不能“揭”开的疮疤。而且,谁要是胆敢提起,就算是好心的询问一下:咦,当年你怎么呢?他就会爆燃跳起,说是对他的人身攻击。

而韩咏梅的默契,就是在上头出了什么糗事之后,就发挥她那二丑的本职,涂脂抹粉、转移焦点。混淆黑白之余,王顾左右而言他,粉饰天下太平。

说不得咿呀,古往今来,不为五斗米折腰者能有几人?况且,其实有时候我也很不敬,冥想着陶潜不稀罕这个逢人就得弯腰的小官。如果时来运到,官大一点当个丞相尚书什么的,或许就没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绝唱。

嗨,我说到哪里呢?我是说韩咏梅和上头主子就算有什么默契,也不能默契得如此嚣张。你知道吗?说谎之大者,就是十成话里有九成是“真话” — 当然,关键的那一成谎话,就是压死骆驼的那一根稻草。

韩咏梅的真话,譬如说:

事缘一个时政网站的用户遇到一名视障男子,他因为没钱支付环境局120元的执照费,因此不能卖纸巾赚取生活费。这个帖子引起网民议论,很多人通过键盘和屏幕发表意见,批评环境局收取120元缺乏人情味,有人甚至呼吁其他网民看到纸巾小贩,应多买几包声援他们,以向环境局表示抗议。

但是,突然之间,韩咏梅词锋一转,一支毒箭就嗖的一声,射向网民的心坎。她说:

这种社会默契偶尔也会被捅破,就像这次纸巾事件,因为一个没说清楚详情的个案,引起网民的同情,突然大家向来不公开讨论的纸巾小贩合不合法的问题,被搬到台面上。把焦点放在该不该允许小贩在不申请执照下卖纸巾,忘了相关条例原本的用意是在公共卫生前提下对付兜售各种各样物品的小贩,那是把问题过于简单化。试想想,如果完全没有限制,也不需要收执照费,搞到到处都是卖纸巾的小贩,难道就能凸显我们的社会比较包容吗?

其实,只要稍微注意关注这宗新闻的人,都会晓得网民针对的是两回事。众所周知,一个残疾人、或一个老人,沦落到抛头露脸在外头卖纸巾,其实和乞丐也仅是五十步和百步之差罢了,博取的只是食客和过路行人的同情。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一个不能适当安置老弱孤寡的社会,必然是社会安全网遗漏处处,绝对是个瑕疵。譬如环境及水源部长维文医生说的:

街上遇到的流动小贩不必支付执照费,但是,与其帮助他们卖纸巾,不如更全面地帮助他们,所以碰到这些流动小贩,环境局会把他们转介给福利机构…

维文的这段话,本来就是人话,也可说政府有担当。可是,后头他接着说的:

只有一些集团或外国“专业”卖纸巾者走漏洞,才会依法处理。

这才是一个更大的纰漏,让人们大梦初醒 — 原来政府助纣为虐,120元的“卖纸巾执照费”,竟然变相的鼓励“外国人才”逗留本地来欺骗新加坡人。 在面簿(脸书)里,Ravi Philemon( https://www.facebook.com/raviphilemon?fref=nf)有个帖子,写出了他的遭遇。原来他碰见了一位从马来西亚怡保过来的马来老妇,连续5年来为外国“专业”卖纸巾。

啊哈,这就直接证实了维文的话,那就是老妇人的遭遇虽然值得同情。但是,“集团”剥削了她的劳动果实,而她也剥削了国人对她的同情 — 而这个时候,我们的政府却来个渔翁得利,为了那每年120元的执照费这样的蝇头小利,让国人都作了冤大头。

真是不可思议啊哩!而更不可思议的,是韩咏梅这篇《卖纸巾的默契》!她有意无意的搅浑了“卖纸巾执照费”事件的内容,把网民同情国内的老人在如此艰难的窘况之下,自食其力卖纸巾博取三餐,竟然还必须支付执照费,为政府加深这些不幸人士的重担的呛声的本意弯曲 — 毕竟,每月十元虽然是小数额。然而,对一个不幸的人,却是压死骆驼的稻草。不是吗?想当年陈如川跳下地铁轨道被辗为肉酱前,留给家人的,就只剩下9块钱。

而更不可思议的,韩咏梅竟然提起就放下,对于维文说的“外国卖纸巾集团”轻轻静静的放过。这还罢了,为主子遮丑本来就是二丑的本份。但是,看看这儿:

网民吹皱这一池春水,弄到大家突然都很注意纸巾小贩合不合法的问题,除了提高自己网站的点击率,实在看不出怎么能够帮助到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这是什么话?千错万错,到头来网民又是挡灾的黑狗?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韩咏梅是否卑鄙,不是谁能够说了算,而是“良心说了算”!我这里想说的,维文若果不是饭桶,那么自然应该晓得,能够让“卖纸巾”的国人从此绝迹,真正做到让环境局都能够把“那些有生活需要的人,转介到其他援助机构”才是有担当的人。就算是不能够,也要给卖纸巾的一纸免费执照,让他们自力更生。当然,同时也就可以避免了、甚至杜绝了“外国集团”来这里骗取同情的机会。

那么,这怎会没有帮助到真正需要的人呢?韩咏梅,摸摸看,你的良心还在吗?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韩咏梅 — 卖纸巾的默契

  1. 吴统峰说道:

    老妇受到外国集团的控制,受到剥削,那是她心甘情愿的,跟政府有什么关系?颠倒是非,倒因为果,这就是你擅长的伎俩!

  2. 陈亚狗说道:

    学得文武艺,卖予帝皇家。 她写当然是粉饰太平之类的文章,再把问题推给网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