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信」与「无信」– 孰「重」孰「轻」?

博客鄞义林删除博文,并正式向李显龙总理道歉,没有人为此鼓掌,也没有人因此质疑鄞义林没有LP。因为所有人都晓得,泰山压顶,一个是掌控全国政治势力、位最高、权最重的总理,一个不过是像只小蚂蚁的小网民。当总理发出律师信之后,黄宏焜、区伟鹏的结局,就是鄞义林的结局。不过,不同的是,这次李总理要“赔偿”。《淡马锡政论》有篇文章,就是《What is PM Lee trying to prove?》。虽然对弱小同情,我对文章内容也并不怎么同意。但是却很想谈谈李总理的司马昭之心。

原来司马昭数次把“”关在笼子里了,却是效果不彰。看来这次没有“杀鸡”是不行了。不错,这就是“杀鸡儆猴”。不然,总理这么一个大忙人,若是得时时注意着派遣律师要求网民道歉,要求道歉就了事。那么,影响所及,网民都像小孩儿玩家家酒,天天乐此不疲,那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鄞义林向总理道歉,承认自己的博文指总理挪用国人的中央公积金存款的言论毫无根据,是不实的。这一来,就确确实实的坐实了自己“诽谤总理”的罪名。现在,刀俎就抓在总理手上,或多或少,鄞义林必将付出金钱上的、精神上的代价。不过,这还不是我关注的焦点。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What is PM Lee trying to prove”?

李总理想证实些什么呢?鄞义林既然承认“诽谤”,影射总理“失信”的说法就不成立。但是,总理既然没有“失信”的问题存在了,陈川仁却匆匆出来保证: 「公积金存款绝对安全」岂不是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

原来「公积金存款绝对安全」安全不安全是一个完全无从求证的东西。因为“”虽然是人民的私己钱,却又不像银行的存款,可以随时提取。就没有“挤提”的风险。而且,除非国家崩溃,公积金局也不会倒台。因此,理论上说,“公积金”存在“公积金局”,安全是绝对的 — 如果剔除“公积金”被强制晒咸鱼的状况,那么,“公积金”存在“公积金局”,唯一的问题,就是币值变小了 — 现在你10块钱能够买到的东西,等到你拿到终身入息时,已经是10块钱的几倍数。

其实,因为“公积金”而质疑“公积金”的流向是本末倒置,影射政府或总理“失信”更是狗皮倒灶。因此陈川仁昨天发表题为“我们的公积金制度和最低存款的真相”的博文便是无厘头 — 公积金法律白纸黑字,从来没有假象 — 没有假象又何来“真相”呢?

公积金”,这个让所有新加坡人困惑的问题,因为无从捉摸,其实不在于“”的真相假象,而在于“公积金政策”的“无信”!这些年来,大修小改,公积金早已经不是本来面目。今天,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一个公积金会员对自己存在“公积金局”的公积金有信心。不是吗?对这变幻无穷的“公积金政策”,没有人,我想就算陈川仁,也不晓得它最后会发展成为什么“怪兽”?

最容易招致腐败的陷阱,就是“公器私用”。早报最勤于报道的,就是中国大陆的公车私用啦、公款吃喝、公款旅行啦。新加坡民主党的徐顺全,听说就是因为使用一枚6角钱的“公家邮票”寄自己的私家信件而栽跟斗。然而,新加坡的奇幻,就在于“私器公用” — 就是政府可以无条件的使用人民的公积金。并且,怎样使用,有什么内情,你最好多买几串香蕉,不得质疑、不得过问。

公积金政策变幻莫测,已经让人民完全失去信心 — 这就是「无信」!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7 Responses to 「失信」与「无信」– 孰「重」孰「轻」?

  1. limchonghock说道:

    公积金的“无信”在于像你这类居心不良的左翼份子在网上煽风点火、无中生有、捏造事实,令人心惶惶,早陷地狱算了,不然造孽越多,祸及九族!

  2. tanjingyang说道:

    鄞义林使用真名,附上照片写博客,内容图文并茂,引用数据,说得头头是道!当被揭发言论具诽谤性,他大丈夫做事敢做敢当,对自己的不实言论,承担责任,做出道歉!不像你躲在白马非马后,造谣生事,在文字上钻牛角尖,斗胆辱骂总理,却胆小如鼠,除了认识你的人,读者都不知你的真面目!居心何在?可想而知!唯恐天下不乱也!

  3. Pingback引用通告: “失信”与“无信”—孰“重”孰“轻”? | 新国志

  4. leeahping说道: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在这个伪民主的地方,读者能够了解作者用笔名的苦心。 连一些怀有恶意的读者,都想植作者于死地,何况面对的是财雄势大的恶霸?

  5. gohtongfong说道:

    躲在白马非马之后,显然是要摧毁总理人格的“狼子野心”,阴险恶毒!此糟老头已至花甲之年,行文字里行间,充斥着一股暴虐之气,十分狠毒!

  6. John说道:

    你这只’指鹿为马’的东西……..
    我个人不是李显龙的粉丝,但却确信李显龙採取行动的必要性.
    Roy是个同志权利争取者.10年前我已经在早报论述过这群人在社会上争取’话语权’时,能夠无所不用其极胡乱举毫无根据的歪理的倾向.表面上,他是在讲公积金(所以很多人都同情他,因为他在代表我们说话),其实他是真正在为自己在社会上争取’讲话权’.不信去看看他的步落格.如果他成功了,以后将会为同志争取平权,废除死刑等等.这些都不是我们大多数人所能接受的.

  7. John说道:

    如果社会不要求Roy对自己说的话負责任.那以后他就会变本加励,在任何说的话,举的例子上:’气死你,气死你,打个屁,臭死你.’ 反正, Talk is Cheap.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