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奸巨猾

读鲁迅的《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总觉得好像缺乏了什么。想不到今天看了严孟达的《反体制才是危机所在》之后,竟然恍然大悟 — 原来鲁迅贪简便,让奴才兼并了奴隶这个角色。

有道是“宰相门前三品官”,咱章回小说、清宫秘史看多了,就知道这“奴才”非同凡响,不可小觊。不是吗?包公剧里富贵人家的家丁奴才,有几个不是狐假虎威、跋扈嚣张的?而且皇清两个世纪,这200年,也只有满族才有资格做清帝的“奴才”。

况且,古今中外,横贯东西历史,书写的只有“奴隶”的悲惨凄凉、慨叹的只有“奴隶”的苦难辛酸。就算是电影小说,看到的都是“奴才”丑恶的嘴脸,哪有“奴隶”作威作福的?

向“傻子”诉苦的是“奴隶”、赶走“傻子”的是“奴才”,只有理解了这其中的曲折,才能回头来看严孟达的《反体制才是危机所在》。

林宝音女士是个不折不扣的傻子,为了她信里头列出的种种理由,《给总理的一封公开信》。就像“傻子”一样,想给苦闷的新加坡人开个“”。谁知道,这早就给鲁迅料到了 — 这“”,本来就是发给主人的,主人还没有声息。奴才们就已经迫不及待,把锣鼓敲得价天响。棍棒齐施之外,又屙又撒,不忘给“傻子”抹粪。

本来嘛,不错!对于各种专制的既得利益的执政者来说,《反体制才是危机所在》。然而,吊诡的是,新加坡政府有限公司门前挂着的,可是标标准准的一个“民主羊头” — 林宝音跟着体制规规矩矩办事,而且,就像严孟达本身说的,信里头“不乏中肯看法”,大概和“诽谤”沾不了边。而且,就算是博客鄞义林,或许走得远了一点。然而,在总理的控诉之下,也还是在“体制”之下等待着对“诽谤”付出代价。

那么,严孟达心头想的,到底是什么“”呢?严孟达说“公信力不存,则公权力不张”,这是绝对不错的。不过,不可思议的是,这本来就是林宝音女士在《》信中的重点,对于政府诸多政策乖离人心,以致失去人们的“信任”的苦口婆心,不外也就是给总理开一个“”。

体制”生病了,林宝音的《给总理的一封公开信》,不过是开给总理的一贴“”。这“”或许“”、这“”或许“”。然而,严孟达既然也同意了“其中不乏中肯看法”,可见“”虽苦涩,却是“良药”。那么,老严若是护主心切,最多也是在“”里头加点冰糖蜜糖,然后赶快“”给总理趁热喝下,怎么尽在“”里屙屎呢?

新加坡现在面对的潜在危机不是林宝音所描绘的政府的“信任危机”,而是少数人带头所要搞起的反体制运动,如果像公积金这样的金字招牌也可以反,还有什么不可以反。

— 不要说从来没有人反对CPF这个政策,人们反对的只是CPF到期之后,钱被无理扣留了被强制参与“终身入息计划”,只想取回CPF存款这个事实。然而,什么叫做“反体制运动”呢?我一向以为做奴才的,当然是不要脸皮了。但是,却也没有想到做奴才的心地会如此险恶。“反体制运动”其实和“叛国”也差不多。在“左派”、“共产党”的大帽子失去作用的今天,严孟达这个“反体制运动”的大帽子这么一盖下来,内安法大约也就在磨刀霍霍吧?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老奸巨猾

  1. 张明福说道:

    男人一天的活动是:抽香烟、买马票、玩手机、赌足球、讲粗话、喝啤酒、看色片、吃好料
    、上网络、买股票、驾快车、睡懒觉、讲废话等。一天中最后的活动是上床玩女人。生活实在精彩丰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