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都要讲

「死」都要讲,让我想起了当时“打死不走”的轶事。我想的是,「死」了一了百了,「死」了又怎样「讲」呢?难道是和李光耀咒自己一样,从棺材里跳出来“指手划脚”吗?此外,就如“打死不走”,除非尸变成为僵尸。不然的话,被「打死」了还能「走」吗?

因此,“打死不走”,其实是有始有终,有着不成仁便成义的味道。而「死」都要讲,很显然的不是谈「死」,而是在「生」时,谈自己的「生事」 — 怎样好好安排自己生前的生活,而不是让自己在死后,成为自己的、他人的终身遗憾。

当然,像李光耀一样「死」都要讲的,情况又很大不同,因为这关系到的他死后名字的香与臭。李光耀关闭南洋大学,让新加坡所有的华文中小学校走入死胡同,他的是非功过,罄竹难书,这里也就不再聱述。只是,他在日据昭南时代大检证的一段奇遇,扑朔迷离,却是耐人寻味。

在《李光耀回忆录》中有这么一个记载:

第五章 逃出检证关

我在忠祜的小房间里度过一晚,便决定到出口处,接受检证后出去,可是值勤的日本兵挥手要我同一群华族青年站在一起。我本能地觉得不对劲,于是要求日本兵准许我回到估俚间收拾我留在忠祜房间里的东西。日本兵答应了。我回到忠祜的小房间,又躲了一天半,才试着从同一个检查站出去……

不要说李光耀学习日语是后来的事,他怎么跟日本兵沟通,而日本兵也这么傻里傻气的就准许他回“忠祜”收拾东西的猫腻。在这片文章中,李光耀唯一提起“人力车夫”的,是这个不识相的“人力车夫”,竟然胆敢向日本兵索要车资,结果被 ;

日本兵抓住人力车夫的一条胳膊,把他拉到右肩上,然后以柔道的招式,使劲儿把他抛向天空,再让他脸朝下摔在地上。

因此,不禁对着联合早报谢燕燕的这篇《二战时陪少年李光耀避过日军大检证 寻找人力车夫高长古》瞠目结舌。谢燕燕在文中这么说:

李光耀在回忆录中说,他们两人当时来到检证区,先在高长古熟悉的车仔馆落脚,那里刚好在日本宪兵用铁丝网围起来的检证范围内。

李光耀和高长古在车仔馆住了一晚,第二天加入人龙试图过关时,值勤宪兵没让李光耀通过,示意他加入一群正在等候发落的华人青年之中。

李光耀下意识地觉得那是不祥之兆,灵机一动要求宪兵先让他和高长古回车仔馆拿随身物品。日军答应了。两人回到车仔馆后分析局势,决定静候一两天后才回去。

人死留名、豹死留皮,看来李光耀还是逃不过世俗的框框,终于晓得有些事不是人的意志可以转移的。然而,为了要挽回声誉,编造历史也在所不惜。只是,不晓得这是他的本意呢?还是仅是几个“二丑”在舔他的“痔疮”?

说到「死」都要讲,其实不得不提提博客鄞义林。林宝音可算是个“傻子”,鄞义林却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名副其实的「死」都要讲。

明知道自己不过是个“卵”,“以卵击石”的结果,明晓得摆在眼前的是一条死路,还是任性而为。这样的人,是英雄、是狗熊,聪明人有聪明人的角度、傻子有傻子的角度。当然,奴才们更有说法。

官司缠身了,饭碗丢掉了,鄞义林接下来何去何从,大概还得看看“公道”在不在“人心”。然而,很显然的,76岁退休老教师在交流会上:

…表示自己时日无多,不理会公积金制度怎么改革的问题,只希望可以在有生之年,“拿回我自己的钱

或许,这才是由衷的「死」都要讲!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死」都要讲

  1. Pingback引用通告: “死”都要讲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