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长古

高长古,这名字起得好。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什么是“古”呢?就是“淳厚”,不“奸诈”、不“刻薄”的意思。高长古是否人如其名,已经“长古”之人,有道是人死为尊,咱们这些闲人,自然是乐观其“古”。可惜的是,高长古老人已经回福清老家养老,也作了十多年的古人,和《建国一代配套》无缘。

一个笼子里关着一只猛兽,大家一看,是只老虎。有听过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却没有听过人们把老虎当成狗的。一个封闭的箱子,里头悉嗦作响。有人说:“关着几只老鼠”。这时候,“信任”的人自然就“信”了。却也有些死心眼的人,心痒难搔。会不会是猫呢?会不会是狗呢?总想打开箱子瞧个究竟。

CPF的钱去了哪儿了?就像有人说封闭着的箱子里头是老鼠一样。它既然不肯打开箱子,余下的问题自然就只剩下“信任”两个字。问题是,有人不见老鼠不低头,就这样吃了官司。吊诡的是,打开箱子不就一了百了了吗?为什么不“信任”就是“诽谤”呢?

是李光耀救了高长古呢?还是高长古救了李光耀?李光耀当时19岁,高长古年长10岁。两人在“大检阅”都被拘留了。戏剧性的是:

李光耀下意识地觉得那是不祥之兆,灵机一动,要求宪兵先让他和高长古回车仔馆拿随身物品。日军答应了。两人回到车仔馆后分析局势,决定静候一两天后才回去。

原来日军的军纪也是这般散漫,李光耀和高长古要来就来,要走就走。走了之后竟然又敢敢的回来和死神博运气。

两人等了一天半再出去,这一回运气果然好转,他右手臂和衬衫都盖上一个“检”字,意味著他顺利通过检证,可以回家。

箱子既然是封闭的,除非发明了“时间旅行”的机器。不然的话,在“信”与“不信”之间,自然没有或“是”或“非”的问题。问题是,对于这么一件生死大事,李光耀在他的回忆录中,竟然是那么的吝啬笔墨,在赴日军“大检阅”的篇章里,完全没有这个高长古这个共患难的情节。是他的天性凉薄呢?还是忘记了,甚至根本没有这回事?

人力车夫高长古获得李光耀母亲蔡认娘的信任,蔡认娘借钱给高长古,两人合资在明古连街开杂货店。又是借钱又是合资,高长古虽然不算一步登天,却也是杂货店的老板。也曾在日据时期人让蔡认娘把杂货店大半粮食搬藏到纳福路28号住家。就像李祥耀说的,“因此在日本占领新加坡的那段艰苦岁月里,他们家还有鸡蛋鸭蛋吃。” — 那么,怎么就在和平之后,高长古就被打回原形,又当回了“人力车夫”呢?

在谢燕燕的报道里,她说:“记者也访问了和高长古相熟的陈亚木,拼凑高长古的故事。” — 历史,就这样的“拼凑出来了。只是,箱子里是什么?天知地知李光耀知。而所有世人嘛?就只是“信任”两个字。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5 Responses to 高长古

  1. 吴统峰说道: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版主白马非马,是一个骗子,走狗,白痴,政治阴谋者,可惜虽至垂暮之年,垂垂老矣,只剩下几颗狗牙,还想咬了,还想吃肉,痴心妄想!聪明的话,显现你的面目,读者一瞧,原来是一只狼心狗肺的畜生!

  2. 李培基说道:

    “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执笔者写了八年的博客,今天终于尝到了被人诅咒的恶果了!这叫做活该!

  3. 笑神说道:

    白马先生的疑问很合理嘛,为什么会引来那么凶狠恶毒的评语呢?谁才是狼心狗肺的畜生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