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保佑,消除了新加坡「官商勾结」的问题

其实,“阿拉”也好、“佛祖”也行;“太上老君”我没意见,“玉皇大帝”我也点头,甚至你认为是神通广大的李洪志大师在保佑也无不可 — 因为我要说的是,没有「官商勾结」这种腐败的现象,真是值得新加坡人额手称庆。

翻开早报,我想的是,如果没有这些重量级记者报道的中国新闻,没有那老虎苍蝇、双开双规,这份“联合早报”还会有什么看头?从这里联想开去,新加坡政府防患于未然的英明,杜绝了「官商勾结」的土壤,拆除了「官商勾结」的温床,那种先知先觉,我心里就不自禁的念起了无量寿佛。

哈哈,我们就不需要「官商勾结」,那是不懂的与时俱进,太落伍了的结果。时髦的新加坡政府有限公司,早就和商人你浓我浓,「官商」融洽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官商」合成「一体」了。

谁都知道,新加坡政府一党独大;众所周知,GIC和淡马锡控制了大半新加坡的经济。而淡马锡和GIC,你我都晓得背后就是政府在撑住。不要说那些从政务上退下来的部长,不是兴头匆匆的赶往哪间政联企业当总裁,就是空降到哪家政联公司作主席。哪一个在职部长,不都是在呕心沥血。运筹帷幄,千方百计的就是想着怎样在人民那头榨多点儿甘蔗汁。

不是吗?最近的例子,就说这个“吕德耀”吧,你看他的言论,是更像一个交通企业的总裁呢?还是必须为国家为人民而向交通企业争取人民交通福利的交通部长?

不是吗?你看看许文远,他老小子几百万的薪水,都懂得预留退步,未雨绸缪,2万5千元的“开心手术”8块钱就埋单。但是,作为卫生部长,却没有想想,人民就算是伤风流鼻涕一点儿小病痛,谁便从一个政府诊疗所走出来,都得肉痛。付出的几十快钱,莫不是8块钱的好几倍 — 而且,据说还是受惠了的大量的津贴。

也不是一两次,早报纸上已经看到许多次读者对政府医院药费的质疑。同样的药,有病人说政府医院的定价更贵。我从来不怀疑这点,因为猪流感甚嚣尘上的时候,许文远就玩过这个把戏。听说新加坡卫生部总代理,进口了1百万剂猪流感疫苗。国人若是到政府医院打预防针,一剂是31块钱。然而,从卫生部买得药苗的私人医院,定价却只是29元。而更离谱的是,随着猪流感不流行,疫苗的本钱一降再降,最后听说才8块。你说,这许文远赚钱的心是否也太狠了点?

老实说,提到许文远,我不由就怀念起马宝山。马宝山虽然也是手辣,心地却没那么狠。他的败笔,就是屋子缺货了也不晓得进货,弄得天怒人怨,结果付出政治代价。现在许文远自告奋勇,取代了马宝山的位置 — 你看他,把组屋炒得天价之后,他更像一个跨国产业的CEO呢?还是像一个必须为国为民“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国家发展部长?

新加坡政府的吊诡,其实也就是新加坡政府的本事,就是随便的挂一个羊头出来,就可以任意的卖狗肉。以为有了嗜赌理事会这个羊头,再加上100块钱的铁栏杆,赌场这块狗肉就可以统销世界。

这不,人总会老的,尤其是公积金会员。这对于他国的政府来说,大概是尽力鼓励发展“银发业务”。但是,我们既然是「官商一体」了,这事就更好办。

这世界啊,做生意的人谁不想一本万利。然而做什么生意总有风险。但是,如果由政府立法,设置一套让私人企业包赚钱的生意 — 嘿,这样的“好康头”哪儿有啊?

「官商一体」,既然避免了「官商勾结」的弊病,再加上「高薪养廉」,政府不贪污的指数怎能够不上去呢?每当看到国际排名,我就不禁迟迟偷笑。嗨,吃饱了鲜鱼的猫儿怎么还会偷腥呢,不是吗?

公积金博客鄞义林一石激起千层浪,涌起了CPF风云。这些日子,再也没有比CPF这个课题更吸引眼球了。尚达曼在国会回答多名议员有关公积金的提问时,多次重复“免受风险”的论点,强调在政府的一力承担下,为人民的公积金存款免除任何投资风险,并获得合理的回报。

这样“严肃”的话谁都爱听。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骗话。为什么呢?那就是“政府担保了人民的风险”之后,是“谁”来承担“政府的风险”呢?

你如果不知道答案,那就是可怜虫。谁不知道呢?不论是什么国家,什么政府,出了什么纰漏,最后遭殃的准总是人民!

其实CPF的问题,是CPF没有问题!真正的问题是CPF会员退休了,却不能够顺利的领取他们本身的公积金 — 尤其是大部分的人都被政府扣留了所谓的最低存款,强制投资购买“终身入息计划”。

「官商勾结」…哦,不,是「官商一体」的结果,我们才会看到像《政府将与保险业者合作 制定划一B1综合健保条款》这样的报道文章。私人保险业者翘起脚来,不用费一丝一毫之力,何乐不为,就等着收银子!而人民却没有反对的权利。

物必自腐而后虫生。有允许「官商一体」的土壤,才会有「官司商一体」的温床。如果你看了这个视频:《Return Our CPF Money》之后,还是无动于衷。那么,的确是,你值得额手称庆,为我们的新加坡「官商」不会「勾结」而高歌。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0 Responses to 上帝保佑,消除了新加坡「官商勾结」的问题

  1. Lee说道:

    目前社區診療所䓁侯看診時間最少三小時半,預約醫院最快三個月到六個月,骨骼科更恐怖預三個月可展期多三個月,又来信延展三個月。實在無法忍受病痛折磨及這種荒唐制度,立刻趕去預約部門了解情况,才知道病人太多太多,醫生人手十分缺乏。醫生曾當面述说:(看診可以提前一㸃,如果是入院治疗骨折的話,就算病人是醫生的至親也没有辦法住院,因為病床太缺乏!)
    現在還未全民擁有購買醫保之下,診所,醫院都出现這種人满之患,醫生和病床及各種設施已经到逹断线之危!如果明年底全民健保人數大増幾十萬,(除心臟病及十分病危者)請問那一種病人才可優先入院?當局做好了凖備没有?幾年前當局急速從國外,大批征招留學在外的子弟兵囬来救援,這批醫科人才是被當局當年拒之门外的學子,此地不留人只好自我留學海外。是誰造成今天醫生青黄不接,設施不勝负荷的局面?可見我們精英中的精英是何等的愚昧無知!

    • 無知说道:

      李先生您好,

      在國營醫院、診所、牙護看病絕對是惡夢,千萬別病!這些醫療機構裡的大部份醫謢人員素質惡劣極了。某幾年前一次脛骨輕微撞裂,急診室的醫生沒能確診,簽發了出院証;苦於不能行動,院方祇好讓某多躺一陣子,一句鐘後某發覺患處腫脹,呼喚該醫生,告訴他腫脹應是受傷了,他才如夢初醒,再推入x光室照鏡,確診後衹得留院;惡夢這才開始!從中午前一直到晚間八時後才推入病房,錯過了兩餐事小,晚間來了一大班見習醫生,七手八腳做了三次都沒能把石膏包上,祇好拉來一個〝資深〞見習醫生,總算包上了,一點也不合體,也沒能適度地彎曲關節。幾個見習醫生十足像初中郊遊在海灘玩沙堆似的,間雜著嘻笑,沒親身體會是不會信的。再晚些來了個較〝正式〞的,也沒問甚麼,卻能準確地判斷肋骨也撞斷了,也許是呼吸弱了、說話也無力,可惜十二個星期療程裡有此能力的僅此一位。晚間再推入x光室,晚班技師心不在〝馬〞,把掛在胸前的電話也入了鏡,提醒他,再照一張,當然和先前的石膏遊戲一塊入帳。次日一早巡房,來了一輪又一輪的實習和准專科,准專科竟多是外籍,觀察下發覺外籍准專科最〝勢力〞(絕非主觀),全都衹翻看病歷記錄不看病患,其實是不能溝通;間中沒見一個走近問一問某--無移位骨裂肯定不是教授的目標;這就是定期加價以維持可持續性經營的世界級醫療體系的遠景了;祝你好運,可別病哦。以上所說的僅是惡夢開始的開始部份,後面還有約八成故事,除了石膏部的一位技師和理療部的一位老技師,全部負面和極負面,包括幾個專科醫生、醫護人員、帳務處,更別提那療法,出院後在網上查找,發現最少落後了十五二十年,絕無誇張。

      • Lee说道:

        無知先生您好!所謂草民就是命賤如草!高高在上的權貴,可以開開心心的去(開心),那些草民用了一两萬元少不了,而開開心却開了八元正,真是同人不同命!
        如今的醫療制度,只有看誰的命夠硬夠長了!

  2. 李培基说道:

    既然新加坡的医疗服务这么差,就到新山就医好啦,省钱又服务周到。

    • Lee说道:

      白衣人的打手和入口貨才會説去新山醫病。這好像是開心八元說的一樣,你可以把父母送去新山養老醫療,那里便宜可以省好多錢?
      身為新加坡國人要流落海外求醫,這是國耻!

      • 李培基说道:

        海外只需半个小时就到了,省钱重要?还是面子重要?既然这里样样差,就移民啰!

      • Lee说道:

        國民外流求醫?這樣說咱們的醫療體制及健康保險都是彻底失敗了?不是為了面子和省錢的問題,而是你貶低了頭領的智慧,凸顯了他們的無能!應証了開心八元的鳥語花香!

    • Lee说道:

      正宗新加坡人為何要移民?該滾的是跳牆過來,不知廉耻的走狗!

      • 李培基说道:

        和你我同姓的李叶明会滚出去吗?他才春风得意呢!只有白马非马被他激得整天写文章乱骂,又不敢当面对质。

      • 张明福说道:

        李斯的“谏逐客书”建议秦皇招揽人才,我们的主政者招揽了大量人才,咖啡店业主,购物商场业主,建筑业者,交通业者引进大量人才,处处都可以见到外国人才,他们比我们优秀吗?甚至外国飞鸡也来这里抢饭碗?你说这股气咽得下吗?

      • Lee说道:

        背叛了自己的祖國,爬牆過來,何時穿過一天軍裝扛起來福槍保家衞國?没有經過軍訓的洗禮,就没資格在這𥚃說三道四,指指點點煽風點火唯恐天下不亂!
        狗是吃屎的,走狗不但吃屎還專門嘎腩,主人還嫌牠們口髒臭。

      • Lee说道:

        民主社會體制是講求公平,少數服從多數,人人都有機會出來竞選成為造王者!這些自稱文化杂碎的搞屎棍,入口飛雞,蠊蟲,無時無刻都在想坐上小島的椅子,卧薪尝胆䓁待熱旋風這才是牠心愿!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尤其是入口貨。

  3. 张治国说道:

    新山的野鸡才便宜啊,只需马币十元,马来鸡更划算,便宜又热乎乎的,没尝过太可惜啊!

  4. tanboonpin说道:

    党之将亡,必出妖孽。 这些狗儿们,不能就事论事的讨论问题,但是又护主心切,只好胡言乱语。阿斗又喜欢听阿谀奉承的话,自我感觉良好中。无言。

    • 张治国说道:

      吃了马来鸡之后,心里甜滋滋的,就不会胡言乱语,说一些鸟话了;或许是个痿哥,垂直直的,只会用文字发泄,看来须吃伟哥,才可以重振雄风,做个男子汉大丈夫,赶快到新山叫一只来尝尝,才不枉此生了。

  5. 张治国说道:

    Tanjingyang 你太久没有吃到鸡了,本地有外来飞鸡你不尝,介绍你吃新山马来鸡,你又不想,莫非你是个痿哥?整天垂直直的,没有反应?吃吃伟大哥试试嘛!哈哈哈哈!

  6. 张治国说道:

    今天是星期天,到芽笼看看,人头窜动,除了外劳,本地以老头子居多,当然临老入花丛,表示这些老头子还是男人,谁不想尝尝野味?先大战一场,今晚再看球场大战,人生之乐,莫过于此,有兴趣者,可要捷足啰!

  7. Lee说道:

    嗜血成性的魔鬼藏身于細節𥚃!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