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席判决?

基本上不必矫情,一提起“即席判决”,没有不立刻想起徐顺全兄妹的理由。

2006年,《民主报》出版了。这是民主党出版的首期党报,想不到却带来了几乎亡党的灾祸,同时也牵连了承接印刷报纸的印刷商。

很遗憾的,似乎没有什么新加坡人能够读到民主党的这份首期党报,有的只是在主流报章上看到片段、断章的新闻 — 据说《民主报》的一篇文章,刊登了针对NKF事件的评论,指出李显龙和政府其实早已经知道NKF事件中被揭露出来的内情,并且有意隐瞒真相。

就像鄞义林因谈论CPF被控“隐射、诽谤”一样如出一辙,不过徐顺全捅的马蜂窝更大。被李显龙父子起诉的有三造 — 民主党、民主党的中委会,还有无辜的印刷商。

所有的人都“道歉”,只有徐氏兄妹,不得不佩服他们。是天生的傲骨、是民主的脊梁;是性格的跋扈、是无知的傲慢 — 都无从知晓。因为,公平的法律、公正的法官,实行了最争议…哦,不!是“正义”的裁决,那就是让我“终身”难以忘怀的“即席判决”!

当证据确凿的杀人犯和强奸犯都能够在公堂上为自己的罪行辩护时,这些最“政治”的“政治事件”,竟然能够有这样一把杀手锏堵住被告人的嘴巴,截断他为自己辩护的机会 — 我说呐,“即席判决”啊,万岁万万岁!

当然,鄞义林还没有达到徐氏兄妹一般的份量。只是,徐顺全却是聪明一世、懵懂一时,只知道持住“民主的大纛”横冲直撞,一个人远远的跑到世界的另一端,却忘记了“民生”,对于一个新生的国家来说,新加坡人民更注重的,是“饭碗”。

看起来,鄞义林“隐射、诽谤总理”的风波,很快就会在“即席判决”之下得到冷处理。一来他的确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根据总理的指示又道歉又撤下博文;二来也同意为自己“诽谤”付出所谓“嘲弄”的代价 — 这些都给“即席判决”做出了有力的根据和理由 — 当然,除非他立即又贴出有“争议”的博文,并且发表收回道歉的声明,那时就是另一回事。

要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鄞义林是继续以卵击石;还是暂且放下身段,留得青山在,徐聚政治能量,这都是鄞义林自己的选择。不错,在“即席判决”之下,鄞义林表面上看似“”了。但是却“”得未来许多的政治“人气”。而李总理是“当然”赢了。然而,他当然也知道,他“”掉的,岂仅是找不回来的“名誉”。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即席判决?

  1. 张治国说道:

    何必打官司伤了和气,把钱省下来可以去找小龙女乐逍遥,或到新山找马来鸡,享受热乎乎的滋味也不错啊,反正到了这把年纪,也没有什么顾忌的,寻乐要趁早啊,下午三时,插头柱香呀!

  2. Lee说道:

    大明王朝葵花寳典。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