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橘北枳新篇

隶属于美国欧喜集团的上海福喜食品公司涉嫌使用过期劣质原料、被揭发涉嫌篡改生产日期的恶劣作风,就如它的公司总裁拉文在公司官方网站上表示:

“100多年以来,我们集团都按照全球最高标准供应安全、高品质的食品并运营企业。因而此次在上海工厂发生的事件严重违反了我们集团信奉的原则和赖以生存的价值观。这是我们绝对不能容忍的错误,它违背了我们这家企业应有的做事准则。……对于我所在的公司发生如此让人无法接受的错误,我感到非常震惊。我不会尝试为它辩护或辩解,这确实是非常严重的错误。”

我读起来不禁就感到诙谐,好笑。不是吗?无心之失谓之“错误”。而有计划的操作很显然的是“欺骗”。我想到的是,如果把背景移换到美国本土,那么欧喜、福喜有这样的胆子来造孽吗?

春秋时期有个典故,那就是《晏子使楚》。话说晏子个头矮小,楚国人要给他下马威,就在大门旁边另外开了个小门给晏子使用。楚人的轻蔑晏子当然很生气。但是机智的他立即说:“我如果出使狗国,当然便使用狗门出入。但是,我今天出使的是你们楚国,这样做太不好吧?”

楚国人当然不愿意做狗国了,只好开大门让晏子进入觐见楚王。其实,楚王早就知道晏子要来,就和大臣制定计划来羞辱于他。接着就故意绑着一个窃贼从晏子和楚王面前走过。这时候,楚王就故意问道:“这是什么人,犯了什么罪啊?”

大臣就照着剧本说:“他是齐国人,犯了偷窃罪”。楚王就趁机看着晏子问道:“嘿,齐国人本来就善于偷东西的吗?”

晏子听了,立即离开座位,恭恭敬敬的对楚王说:“哎,大王啊,我听说生长在淮河以南的橘子,它生长在淮河以北的地方就成为枳。橘和枳的叶子都一模样。然而它们的果实味道却不同。大王可知道是什么原因吗?哎呀,这是因为地方水土不相同啊。大王您看,老百姓生长在齐国不偷东西,到了楚国就偷东西,莫非是楚国的社会风气使百姓善于偷东西吗?”

楚王偷鸡不着蚀把米,本来想戏谑晏子的,想不到却给晏子抢白了一顿。幸好,楚王还有些王者风范,就笑着对晏子说:“有智慧的人不是能同他开玩笑的,我反而自讨没趣了。”

这就是“南橘北枳”这句成语的由来。毒奶粉、苏丹红、瘦肉精、地沟油…无数舌尖上的毒品,转而让中国大陆人对外国品牌情有独钟的时候,这个作为国际大品牌的“福喜”事件,或许能够就让中国人静下心来,痛定思痛,想一想怎么生长在淮南的橘子移植到淮北竟然变成了枳子的因素。

嗟乎,物必自腐而后虫生。看着那段恶搞“舌尖上的中国”的视频,“福喜事件”一下子就有了解释 — 原因呐,不外是这儿本来就是弄奸使坏的温床。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