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报迷思(49)– 干卿底事?

看到王润《教材活用》这篇想法,王润说他很开心,也很安心。我也笑了,笑王润笑得开心、笑得安心,是如此的自欺欺人,原因只不过是四岁半的儿子还是如此天真活泼,纯真无邪,看不懂《三口之家》。

王润幼子看到了什么呢?他看到了企鹅一起孵蛋,一起游泳,“因为它们是朋友和家人。”

其实,王润不应该不晓得,《And Tango Makes Three》这本被美国图书馆协会认为最受争议的书籍之一,书里面要宣扬的,本来就不会是他那个孩子幼稚纯真的心灵能够理解的东西。

因此,我也就不理解王润为何会说出 — 最酷”的仍是孩子 — 这种废话。我想的是,如果他的孩子晓得为什么两只企鹅都是“”的,为什么企鹅的妈妈不见了的时候,或则,或许他就“”了。

只因为“书中最受争议的同性恋课题,完全没有引起儿子的注意,他的反应相信代表了多数这个年龄层孩子的反应。”

这样的说法让人只看到虚伪,也看不出王润的“想法”有什么正能量。因为,问题是孩子若是看出了书本中的同性恋课题,他还会有“酷”的念头吗?而且,王润的肤浅,还反映在询问儿子,四匹斑马,一头牦牛和一只鸵鸟:“它们不同,可以一起生活吗?

儿子的答案让王润很满意。但是,王润却没有想到,动物园没有把老虎狮子和斑马牦牛圈养在一起。毕竟能不能够生活在一起,有一些必然的先决条件。斑马和牦牛都是嚼草动物,它们不吃鸵鸟肉。而鸵鸟除了吃斋,也只能啄一些昆虫、蜥蜴、蛇类、幼鸟等等小哺乳动物。

其实,王润之所以没有为难企鹅这个家庭,凭的就是孩子还小,还看不懂,这样的思维是危险的。就如王润自己说的,将来孩子“他应会有自己的想法和立场”。那么,有必要过早的让孩子接触到这种书籍、或特地把这样的书本指导小孩子去阅读吗?

在异议中寻找意义》,或许,郭践红对这个议题的想法还比较中庸。郭践红列举了自己生活圈的许多例子。但是,其实她把一个主要的关键给忘记了,那就是“要不要给孩子看这本书”。

大人的争执都在钻牛角尖。不错,在不同的声音中能够不断学习。多元的环境能够考验人性。观点不断地受到挑战,能够让人更清楚地认识了自己的世界,才会对自己的人生观更有信心 — 然而,这些都是大人的话。并且,也和室友由衷地希望她能接受耶稣不是同样的价值观。

对于粉红点大会,我们看到了一个群体对自身权利的追求,那倒是无可厚非。郭践红说:

异议的存在是有意义的。因此,企鹅应该留在我们的生活里。

那是不错的。异议存在的意义,只因为它可以是“正”的意义,也可以是“负”的意义。而且,不是“企鹅应该留在我们的生活里”,而是企鹅本来就存在的,因此它就有存在的权利。

因此,我觉得儿童图书馆把涉及同性恋课题的书本下架,本来是没有错的。错的只是一向来过于迷信权力所导致的跋扈和缺乏敏感,使到处理事件的手法过于粗糙、草率。不是吗?像王润一般的人,如果想要给孩子看这一类的书籍,毕竟是很容易就做到了。

写到这里,我很欣赏郭践红的一句话。

无论如何,最后大家还是能回到同一张桌子,一起吃饭,再继续对话。

真是可圈可点。这就让我关注起叶鹏飞,他的:《文化战争所掩饰的问题》前头都不必去看,后文这一段却更值得关注。是的!是粉红点还是穿白衣,就如郭践红说的,无论如何,最后大家还是能回到同一张桌子,一起吃饭,再继续对话 — 继续叶鹏飞的这段话:

但从更大的社会公平正义审视,贫富差距扩大,恐怕更需要社会的聚焦关心。许多年长国人退休养老的困难如何解决、终身健保的财务可否持续、最低工资与渐进式工资孰优孰劣等等,怎么保障国民教育能继续促进健康的社会流动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读报迷思(49)– 干卿底事?

  1. 郭明伦说道:

    夫子言之,于我心有戚戚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