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F life — 好大的一张破网

OMY有个博客,就叫《温馨达人》,其实是个博客组合,是几个志同道合的网民的文采。其中,写得最勤的,就是网名“三叔公”,我怀疑他很像是我认识的PAP一个基层老党员。

惭愧,我虽然也是个道地的福建人,闽南话却没有“三叔公”的流利。因此,对于闽南话的瑰宝,那些在巴杀咖啡店通行,却是字字珠玑的俚言俗语,虽然也知之甚详,却碍于发音,若是以“华语”来表达,往往词不达意之际,竟也神髓尽失。

因此,当在《总理帮老岁们阿抽到一支中签》这则博文中读到“青吃咯无够,哪来得晒干?”莞尔之际,心中其实甚为痛楚。是啊!“青吃咯无够,哪来得晒干?”一个国家总理,竟然比不上他的一个小市民看得透彻 — “青吃咯无够,哪来得晒干?”所以才有了“CPF Life”,这好大的一张破网出来现世。

CPF Life”,就是所谓的“终身入息计划”。一个人储蓄了一笔钱,然后每月支取若干,这是“吃老米”还是“入息”,咱们也不必咬文嚼字来追究。老实说,“CPF Life”如果能够像李显龙说的那般神奇,“确保老有所依,使人民有足够的养老金安享晚年”,不是挂羊头、卖狗肉,咱也绝对不会在这里妖言惑众,肯定是乐观其成。

众所周知,“CPF Life”最低存款,从9万多元开始,近年来节节升高。今年7月起从14万8000元调高至15万5000元,已经引起人人非议。想不到的是,总理的“定心丸”,却是在汹涌的波涛了来个电击,在明年7月1日起将满55岁的公积金会员扣押的最低存款,提高到16万1000元。

报上这么说:人力部发表文告指出,16万1000元的最低存款意味着公积金会员到达提取年龄时,能够在公积金终身入息计划(CPF LIFE)下,每月取得大约1250元。

大家都知道,“CPF Life”的性质,等同“养老金”。那么,根据报上的讯息,自有这个“终身入息计划”以来,几乎年年总是超过一半的公积金会员不能达标。也就是说,最少有一半的公积金会员并没有在“终身入息计划”下得到这张安全网的庇护。

那么,总理是如何得来的“绝大多数新加坡人能为退休累积足够储蓄”这样的结论呢?在报纸上,李总理这么说:

有了公积金和组屋,绝大多数新加坡人能为退休累积足够储蓄。但是少数人,大约10%至20%即使有工作,也没能在工作期间累积足够的公积金存款。他们可能没有购买组屋,也可能没有可依靠的家庭。对这些人来说,个人的努力并不足够,政府和社会必须做得更多以协助他们安享退休生活。

其实,如果确如李总理说的,政府只要把全部的精神放在协助这大约10%至20%的新加坡人身上就够了,而不是画蛇添足之余,来个本末倒置,关心起不必政府帮助就能够自力更生的8成新加坡人。

青吃咯无够,哪来得晒干?”说的是!这就是李总理说的那大约10%至20%必须要政府和社会做得更多协助的新加坡人。然而,政府却挂着一个“使人民有足够的养老金安享晚年”的“羊头”,做的却是“廉价融资”的“狗肉” — 让“青吃够够,还可以晒干”的一群人瞠目结舌 — 晒干了也没有吃的自由的苦恼!

其实,在有意、在无意之间,“CPF Life”的问题,在有心人的操纵下,都被引入了牛角尖,和“CPF”混淆起来。把反对“CPF Life”等同反对“CPF”,在道德上完全处于被动,才是这场风波的悲剧。

我们都知道,CPF为政府融资,所以才有了GIC和淡马锡投资。建国49年,这绝对不是秘密。近来所以引起了这多争议,一来是因为何晶、二来就是这个“CPF Life”,让人在达到领取CPF的期限时望CPF而兴叹 — 几十年来的等待,却是一个画饼。

当许多人在奢谈CPF的回报率的时候,我只感到诙谐。众所周知,CPF是一项储蓄,这就譬如你我在银行存款,利息若干,那是白纸黑字注明了。那么,作为银行客户,银行若是在盈利巨大的时候,你能够要求银行与你分红吗?

公积金作为一种强制性储蓄制度,其安全性由国家来保障,这就够了。而国家是如何与GIC和淡马锡达致融资协约,那是国家财政部和GIC、淡马锡的事务。CPF就如定期存款,只要我们能够在存款到期的时候如约领取出来,那就够了。

因此,问题恰恰就出在这个“CPF Life”!政府在这里背信弃义,欺骗了80%有公积金、有组屋,能为退休累积足够储蓄的绝大多数新加坡人,抛出一个“养老”的“羊头”,就强横扣押了所有“有公积金、有组屋”,能够为退休生活规划的绝对大多数新加坡人的血汗钱。

所谓“最低存款”,其实是从“庞氏骗局”得来的灵感。最低存款被扣押之后,这笔存款就好像被“黑洞”吸纳进去。与黑洞合而为一。因为政府从来就不必为如何归还这笔资金伤脑筋 — 只要CPF制度一直运转下去,那么从公积金新会员吸收的存款,对于付给“CPF Life”会员的资金就永远不会有问题 — 当然,就如“庞氏骗局”一样,要支撑游戏继续下去,参与的新会员必须愈来愈多,这,或许就是690万人口白皮书的玄机。

有组屋、有公积金,就能够累积“养老”的本钱,80%的新加坡人都做到了。然而,政府却一再危言耸听,在“”的课题上大做文章,一而再的提高扣押“最低存款”来完成只有半数公积金会员才能达标,很明显的一个大破网 — “CPF Life”这个游戏。

这说明了什么呢?我常说:“巧言令色,鲜矣仁!”李总理的IQ是高的,但是他的EQ,其实连一个手下的基层党员都不如。

一个破绽百出的“庞氏大法”,组织起一张破漏百出的社会安全网,却成为一棵“完美”的摇钱树。“青吃咯无够,哪来得晒干?”让人回味得好心痛啊!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CPF life — 好大的一张破网

  1. Pingback引用通告: CPF life—好大的一张破网 | 新国志

  2. 郭明伦说道:

    真无变,命运从第人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