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炎炎似火烧,农夫闲坐把扇摇;笑看囤粮堆如山,不羡王孙不慕豪。

常言道读书死,死读书。这读书人最怕的就是读死书。像上面这首不伦不类的绝句,就是一个不晓得是白痴或作白日梦的的读书人发表在中国作家网的七绝。你想,不要说自古就有坐吃山空的古训,农夫而囤粮如山,这种极不合逻辑、不通情理,没有半点儿知识常识的话都能够说得出来,脑汁大约也就只能是一滩黄水。

世上的蠢人多得是,不谈也罢。话说周前看到林凤英的《还我公积金?》这篇鸟文,一付吃饱了肚子撑着的鸟样,当时就很不以为然。只是,个人却有个坏习惯,就是对于妇道人家,总抱着大男人主义的坏思想,得放手处且放手、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过是心里狠狠的叼了几句就算了。有谁想到,却跑出来了个叫阿木的,无端端的就漏出了一大堆黄金,屎气冲天。

孰可忍孰不可忍?虽然近日来意兴阑珊,总觉得在劫难逃,新加坡人如果甘愿当猴子,在耍猴者朝三暮四的巧舌中麻痹,那么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也算是趁了心愿了吧?

所以再做冯妇,就是想到了“烈日炎炎似火烧”这段诗句。当然,不是上面白痴的东施效颦,而是原原本本的,出自水浒传第16回《智取生辰纲》白日鼠白胜挑着一担烈酒在炎日下踏歌而行。

原诗是这样的:

烈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

话说这个阿木和林凤英,无论是博文还是留言,都像是吃饱了饭肚子撑着的公子王孙,哪里晓得什么是“烈日炎炎”,什么“火烧”,什么“禾稻半枯焦”。像他们这种极端虚伪、自私自利的人,哪儿会想到韩慧慧和鄞义林年纪轻轻,根本没什么公积金,“还我公积金”对彼等来说,是丁点儿意思也没有。他们有的,只是一股热心肠,为一些“心内如汤煮”的老年人寻求公义和支持。

那个70多岁的涂鸦老人,就是最好的明证。阿木和林凤英没有想到的是,不是每个人的处境都和他们一样的好,基本上不靠公积金养老,还乐得把钱存在公积金局,享受得一点儿比在银行存款利率更高的贪婪。

有句俗语说:“鲜吃都不够了,还要晒干?”林凤英和阿木等人,当然也不晓得冻死饿死的凄凉。就像上头的白痴一样,就以为农夫和王孙公子一般模样,也能够“囤粮堆如山” – – 结果呢?笑话就出来了。

一个人饿着肚子了,手里捧这个馒头。这时候阿木和林凤英这样的好心人,手里还捧着燕窝鱼翅,就会很善意的提醒:“喂喂,别吃别吃,你现在吃了明天后天吃什么?”

一个人溺水了,身上正穿这救生衣。这溺水的人正想拉开气阀为救生衣充气。这时候林凤英和阿木这种有智慧的人,就会在坚固平稳的大船上高声呼嚷:“喂喂,别拉别拉,再拉下次溺水时就没有救生衣好用了”。

人家说举一隅反三隅,成语就叫举一反三。孔子说:“不愤不咎,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我当然不是要咒人饿死溺死,这样的例子只是说明了许多人的境遇和对于公积金的需求,不是林凤英和阿木等人自以为是的以为非黑即白。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9 Responses to

  1. 郭明伦说道:

    好丑两得其平,贤愚共受其益,好丑心太明,则物不契;贤愚心太明,则人不亲。

  2. 阿木说道:

    钱是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很多人都会这样说可是真正有多少人真的做得到?我是说把公积金完全交给政府并不打算取回,上回我就在这里提出这想法却完全看不到任何附议。我也认真与友人这么说,朋友的答复是"真夭寿"!想不到林大姐也有这个想法,雄雌所见略同,赞赞赞!

    说实在的那两名乳臭未干的小朋友才工作多久?就算他们工资再高可是这么短的工作龄怎么可能比每回都到场的老安哥老安娣多呢?5、6千名老人家风雨不改让两个小瓜(没什么公积金储蓄)带领下连番造势甚至到最近近似胡闹地步这现像又当如何解读?

    新加坡已发展到一个中产阶级居多的国家,5、6千人的场面顶多是雷曼兄弟事件在同一个地点上演的抗议事件再度登场,算是少数人的意见。好吧就算你能号召2万人出席,我的看法是这只是另一场同性恋集会,是许多不是同性恋者基于人道精神同情弱者的大集会,它不代表众多人。你们还是少数,撼摇不了什么。一个民主社会,少数服从多数是金科玉律。我可以理解强制性将这些较低收入者几乎全部或将近全部的储蓄给扣了下来引起他们呼天抢地的举止。可是你们要知道你们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是在被扣了一笔后,还是会有另一笔可以自由使用。因此你们唯有少数服从多数。最近你们接二连三的闹事国家已经很通融了准备允许一个二十巴仙的一次提出,你们还不知足。你们真以为吵一次给20巴仙,再吵再给,别做春秋大梦了。

    一个国家要壮大我们不妨学习宗教组织,把钱交给国家打理。公积金把某部分人仅有的积蓄扣住而大部分却只有一部分被扣住是不公平的。最让人受不了的是这富有人常说三道四。按我说全部人都被扣住,越多钱按月支出的年金多一点。也希望这公积金只能将捐赠者户头的钱直接存入继承者的公积金户头,好处说过了不赘述。

    两个小瓜下次再集会的话,相信我呼吁大家一起要求政府这么做吧。相信林阿姨一定会支持你们的。

  3. 林凤英说道:

    富婆4000万资产的托管问题,成为满城茶余饭后的话题。一个22岁女生在演说角落高喊“还我公积金”,也引起不少关注。
      两件事好像是风马牛不相及,但总盘旋在我脑海里,因两件事都是关系到老年人的资产管理问题。一个受过高深教育的老人,资产的托管问题也会出问题,一般平民百姓难道不会出问题?
    小市民常是骗子目标
      星期天刚读完《海峡时报》一篇专栏文章,就提到加利福尼亚大学的一项研究指出,长者的大脑随着年龄而老化,这让长者无法作出正确判断,很容易相信假造的信息。危机意识也随着脑部的退化,无法很快意识到来者不善。需要利用脑力思考的认知、记忆和决策能力都会因老化而受到影响,特别是对独居的老人影响更大;而退化的能力,让他们也不会寻求援助,或捍卫自己的利益。
      因此,老人家成为骗子最好的下手对象。
      有钱人的烦恼是钱多引起觊觎,当然是骗子的最爱;但因钱多可以早请专人做规划,专业人士在旁看管着,上当的机会不高,所以很少看到有钱人被骗,倒是钱不多的小市民常常成了目标。
      一来是小市民获得的资讯不够,专业理财人士也懒得理你,年纪一大,糊里糊涂,棺材本很容易就被骗走。有钱人破船也有三斤钉,沦落街头三餐不继的情况不大可能发生,但就常常听到市井小民被骗后连一瓦盖头都没有。
       理财不是简单学问
      “还我公积金”两名发起人鄞义林和韩慧慧都是20来岁的年轻人,希望主宰自己的退休金,以他们组织群众的能力,敢承担风险的精神,相信他们能够把自己的退休金(不过那也是三五十年后的事)钱生钱,不但足够快乐过退休生活,可能还成了小富翁。
      但我就不敢肯定,大批老人把辛辛苦苦储蓄一辈子的公积金,全数拿出来,会有什么后果?理财不是一门简单的学问,交给专业人士处理要付费,有时倒霉起来理财不成变离财,没有增加资产,却付了管理费,还输了一笔。
      我就自认没有理财能力,退休金就交给政府去管理好了。全世界的退休金都由政府在管理,那两名年轻人如果要把公积金全拿出来,只要移民就可以,但不管他们移民到哪里,退休金还是政府所管,除非他们跑去没有退休金制度的国家。

  4. 阿木说道:

    谢谢上面这"阿木"仁兄,有劳你了。白马就是不爽我这留言你却故意冒个阿木将我别处的留言贴于此。司马昭之心,不言而喻。费心了下回我自己来,谢谢。

  5. 知了说道:

    老子说:智慧出,有大伪!现在的城市,是智慧的结晶,是大伪的处所,人要适应这个城市,就得‘伪’,否则你到乡下种田当农民,就不需要‘伪’了!

    • 白马非马说道:

      “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 ” — 从词句的构造,如“废”如“不和”如“昏乱”,那么这里的“出”字应该是负面的,或许是不正当的,有出轨越界,走偏了道路的意思。

      而“伪”字古时与“为”相通,见证“仁义”“孝慈”“忠臣”诸词都是正面的,或许就是“大为”的意思。

      • 知了说道:

        “伪”有正反两面,一种是善意的‘伪’,如装饰外表,使人看着顺眼,舒服;一种是恶意的‘伪’,同样装饰外表,是为了勾引异性,欺骗钱财。所以要会分辨,‘伪’的目的与意愿是什么?才能不被迷惑。

  6. 邓永鸿说道:

    阿木,阿木,阿木,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做贼喊捉贼,寻常莫怪!

  7. 阿木说道:

    邓永鸿,拜新媒体所赐,书写中文者多了个地方交换想法。彼此可以不认同彼此的说法,但没有必要搞破坏。问问看看你身边的新生代还有多少人对中文有感情?所以这一池中文人死一个少一个,死两个少一双要懂得珍惜。虽然匿名讨论,我没有必要做些下三滥的勾当。信不信任你,我没法证明清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