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蛋因果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就像一幅太极图,在阴阳之间互相契合,无始无终,毫无缝隙。你明知道它总是周转轮回,却怎样也得不出孰先孰后的答案。然而,因果却不一样,开什么花,结什么果。从来没有听说过先有“”,然后才跑出“”来的。

但是,今天读了博客学者李国樑在自己网页《陈剑“左派”身份的考究(文章转载)》底下的一则留言的一小段话,心灵的那种震荡,真是难以描述。李先生说:

“…它也使我想起曾经在政府部门生活的日子。这类先锁定结果,再找出有利的证据的“因果关系”(cause and effect)是惯用的技巧…”

我怎样苦思冥想,就是找不出“先锁定结果,再找出有利的证据”的逻辑来吻合“因果关系”。照常理说,先得到了“有利证据”之后,“结果”就是“必然”而无须“锁定”的。那么,“先锁定结果,再找出有利的证据的”说法,或许,应当称之为“果因关系”才恰当吧?

那么,在取证的时候,是否就会为了已经锁定了的结果,再“制造”出有利的证据来达到预期的“结果”呢?

这就让我想起了“芳林撞期事件”充满了让人不解的猫腻。人家说:“既生瑜何生亮”,公园局为什么如此愚昧的先后批准了“冰火不相容”的两造在同一个地点、同一个时间撞期?而且,公园局局长等人,为什么就会适时的出现,并且当场立即“取消”鄞韩组合的合法准证呢?

今天看了《参与“还我公积金” 示威 博客鄞义林被警方传召问话》,以“非法集会”为由,对9月27日发生在芳林公园的事件展开调查,这才恍然大悟。啊!原来这就是“先锁定的结果”!这就是答案。

还我公积金”闹得实在是太不成话了,连李显龙也吃了堑,在鄞义林这个无名小卒底下吃了暗亏。“芳林撞期事件”之后,连本带利,就要鄞义林褪一层皮。原来在我国的法律下,“非法集会”罪名可被判坐牢两年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鄞义林和韩慧慧接下来是否会因此身陷囹圄呢?眼前还是悬念。但是,最起码,这让国家公园局名正言顺的取消了韩慧慧想在芳林公园的两次演讲和示威的申请。警方说:在“还我公积金”事件的调查和结案之前,将不再接受任何类似的申请。

本来是很耐人寻味的一段风波,至此终于真相大白,也很圆满了诠释了“芳林撞期事件”这段风波的来由。可是,公园局没有想到的是,先批准了鄞义林和韩慧慧在芳林公园举行聚会的准证。然后直接到现场当场取消,就构成了鄞义林“非法集会”的罪名,这种陷人入罪、迹近栽赃的奸佞伎俩,是否太无耻呢?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鸡蛋因果

  1. Pingback引用通告: 鸡蛋因果 | 新国志

  2. 郭明伦说道:

    有英特去吃咸菜包鸭蛋,可有补,补腰骨,补口齿,讲的有影蕪影?麦乱乱仙,墲人看,譕三脚,真是可怜代!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