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鬼搬运 — 我说外包承包

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世事本来就没有绝对。人家说,屁股就是立场,这句话绝对不绝对,然而对人性来说却是八九不离十。不是吗?你看早报吴慧敏的《“换低档”好过“ 紧急刹车”》,到底是期望房子起价还是落价呢?

好笑的是,易华仁若是以为跟居民们一起看着表演,吃着椰浆饭,度过一个愉快的上午,就这么找回“甘榜精神”,那么倒是让我想起了“无毛鸡”的笑话。难道他没有听说过“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句话?

没有“甘榜”岂有“甘榜精神”,这么简单的道理,就像没有“南大”,还提什么“南大精神”一样的让人感慨万千。

当然,这和没有巴士,SMRT股票行情前景立即看涨不是一回事。众所周知,无论是新捷运或SMRT,地铁是一颗摇钱树,巴士却是一个烫手的山芋,总是在每年的业绩报告拉下新捷运和SMRT的盈利数额,这已经不是秘密。

你知道吗?新捷运和SMRT以巴士为苦,恨不着立即与这块赔钱的毒瘤切割,如今如愿以偿了。然而,却在政府新的外包制度之下,在建议中的12组巴士路线中获得其中9组路线的经营权 — 这不是LPPL吗?

若是你也以为这样,那么就名副其实的是个懵蛋。人家说,“贼公计、状元才”,据我看,在“巴士外包”这个策略上,还应该是“状元才、贼公心”才对。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巴士外包,虽然不是偷龙转凤,却是这般的移花接木,把SMRT和新捷运在巴士经营上长期解决不来的亏损,转嫁给政府 — 而众所周知,政府的资源皆是民脂民膏,这一来,巴士成为新捷运和SMRT“赚钱”的生意,天天从政府那里获得固定的承包费,闷声大发财,而人民再一次的做了冤大头。

而车资收入归陆交局所有?谁都知道,这一向来新捷运和SMRT在巴士车资的收入上是亏损的,这经营巴士的成本,没有谁比新捷运和SMRT更清楚。那么,很显然的,新捷运和SMRT也绝对不会傻到以低过经营成本的代价去“承包”巴士,问题是,陆交局向来参与了制定车资,肯定也是对经营巴士的成本一清二楚 — 那么,在“外包”和“承包”之间,政府想藉着外包把多少民脂民膏悄悄地塞进SMRT和新捷运股东的裤腰带里呢?

当然,其实最大的关键还在于地铁本来就是SMRT和新捷运的摇钱树,而经营巴士也摇身一变,从亏损变成固定的营业收入之后,这国家大众交通服务是能够让人真正的舒一口气?那么,接下来是“国营”还是“私营”,就不必斤斤计较,反正大家都知道,不外是“国营成本”,“私营盈利”,就是这么一回事!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五鬼搬运 — 我说外包承包

  1. 郭明伦说道:

    楼脚有苯拉希罗马,艾特卡紧去拿,麦惊歹势,吃饱饱,特去吹涗杂某卡卡仙,有镭特去买红字,麦吃饱等红十字车来崽,啊尼早特交登记,阎罗嘛麦收!

  2. 李培基说道:

    人知尊哥站直直,你讲的话真帮当,我看你是起笑,快紧去看老君,你有希米“冬瓜豆腐”,你啵子不人照顾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