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出「鸟」来

不看早报,表面上好似是乐得清静。然而,骨子里其实就如李逵的口头禅:嘿嘿,真的是“淡出鸟来”。原来。自从早报网收费之后,前阵子在《百度》网址大部分其实都还可以浏览。这些时日,却是一启开百度网址,就很快的跳到联合早报。这么一来,一般早报二丑御用文人的“鸟”文,真的就是眼不见为净。

其实,真的就能做到眼不见为净就好了。可惜我这等“刁民”,又不是把头插进沙堆就可自慰的鸵鸟。在执政者的心目中,应该像是讨厌的乌鸦 — 你想,乌鸦…不每日聒噪那么几句,岂不是要“淡出鸟来”了吗?

所以,一看到林凤英这篇《历史》,虽不致大喜过望,梗在喉咙的这只鸟,却“咯咯”一声,化作一口浓痰“吐”了出来。

先不说林凤英,如今这个世道,竟然还有“君子国”这回事。不是吗?你看吧,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马来亚铁道公司》的土地,毕竟还长在新加坡这个本岛。那么,根据我国条例,要开发这些土地,这个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联合开发商,就必须为在我国的三块土地支付发展费。然而,这个马新联营公司 — 马新私人有限公司(M+S Pte Ltd)却认为无须缴付土地发展费。

不知怎的,一个商家竟然也能够和一个国家平起平坐,而且把争议交给荷兰海牙的仲裁法院裁决。吊诡的是,海牙仲裁法院裁决马新私人有限公司无须为马来亚铁道公司原本在我国的三块土地支付发展费时,发展商称心是必然的,马来西亚满意是当然的。而新加坡认输,也只好同意遵从和贯彻冲裁法院的决定。然而,新加坡的满意却从何谈起?

14亿元啊,本来应该存进国库了的钱,如果就这么化作空气,那也不冤枉。冤枉的是,新加坡人怎么就这么愿意做冤大头,让马新私人有限公司还未开发,就已经凯了好几桶肥油。

唉,说回这个林凤英吧。好个《情在人间》,活得自在活得快乐。她却哪里想到,她那鲁莽驾驶轮下的冤魂,他的亲人,应该好多年了吧?就不懂得是否找回了自在、寻回了快乐?

人家说一失足成千古恨,林凤英一失手,造成他人的千古恨,自己却依然能够快乐自在,天性自然是凉薄了些。可是,车祸的历史既然对她造不成困扰,那么这样的人来谈历史,她算是那根葱呢?

林凤英的尴尬,就是只会向权贵阿腴谄媚。你想,她既然懂得:《星国恋》是在新加坡不大可能听到的“一面之词”。那么,她岂能够不晓得这就反映出新加坡人一路来就只能够听到政府的“一面之词”的悲哀与凄凉。

林凤英讪笑新加坡年轻人不懂得历史,她其实也掂不出自己的一点儿斤两。和年轻人比较起来,林凤英其实只是一场笑话。她竟然不懂得这些和她一样在本岛听惯“一面之词”的年轻人赶到“长堤”的那一头想见识见识《星国恋》的“一面之词”的心态,首先就衬托出她是如许的昏庸。

新加坡媒体发展局认为《星国恋》歪曲了事实;何光平说“…禁映 《星国恋》是错失教育下一代的良机,年轻人看了纪录片后,或许会庆幸人民行动党当年战胜了那场跟马共的斗争。” — 其实也是“一面之词”,不过是在为新加坡媒体发展局擦屁股。

其实,林凤英自己在“一面之词”里自我迷糊也就罢了,坏就坏在一知半解之余,竟也好为人师。文末引用何光平的一段话,说要与大家分享:

历史须充实重写,冷藏行动须重新检讨。但历史仍会得到同样的结论——那场斗争中应该赢的人赢了。我们不必写完历史篇章里的每一行字,让被视为只谋私利的人,也有说话的空间。

不要说禁映《星国恋》赤裸裸的显示人民完全没有自由说话的空间;不要说“那场斗争中应该赢的人赢了”这种鸟话般的废话;不要说“我们不必写完历史篇章里的每一行字”那种无厘头,况且,这个“我们”又是谁?更不必假惺惺的“冷藏行动须重新检讨” — 开头的第一句,何光平其实已经泄露了天机 — 历史须充实重写

历史为什么必须充实、必须重写呢?林凤英啊林凤英,只因为目前的历史,就只是“一面之词”!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