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线?

本来嘛,写了《瞎子摸象》和《闻鸡起舞》之后,还是意犹未尽。今天在看了范晓琪的《守住底线》,更是骨鲠在喉 — 范晓琪要“守住”的这条“底线”,究竟是谁设下的“底线”呢?

当然,除了社会新闻,政治、社团、商业、娱乐等各类新闻,都会发生有人想利用媒体的情况。其实媒体与新闻人物之间离不开互惠互利的关系,但媒体必须守住维护公众利益的底线,才不会沦为他人的工具。

范晓琪说“媒体必须守住维护公众利益的底线”,卖花者赞花香,本来无可厚非。但是,在她的思维里,卖的到底是哪根葱,其实路人皆知。谁不晓得呢?什么是“公众利益”,横看竖看都只能是个幌子。不是吗?有了新加坡报业控股这个后台老板,她不“折腰”还行吗?

因此,我看不惯的,就是她的竟然敢敢大言不惭,妄言“媒体的这条专业及道德底线”,试想,从韦春花的《从报纸造谣说开去…》这篇论文里,所谓专业所谓道德,都成了妓女公然卖淫的牌坊。

不是吗?当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以人性宽容对待区内的贫困民众时,早报何曾有一人因为“守住道德”而发出一句溢美之词?而让人对此更失望的是,不仅是部长脑满肠肥,就连曾昭鹏也附议,要《加速改革保障公共利益》,把“市镇管理交接被政治化”的始作俑者美化,而陷工人党于尴尬的境地。

不是吗?作为国家发展部的政务部长,面对着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竟然有29%的人民就连缴交区区几十元杂费都有艰难的困境、窘境,李智陞在第一时间的反应,竟然不是出面调查人民怎么呢?怎都变得这般穷了?而是口出妄言,声责工人党允许区内人民拖延缴费的人性措施。不错,或许在29%拖延缓缴杂费的人民之中,必然有几个害群之马。只是,倒掉洗澡水就连婴儿也一起泼掉,这种糗事也只有丧心病狂的人才说得出、做得出。

国家发展部出台所谓的“指标”来监督市镇会的管制,司马昭之心,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当然心知肚明。因此,当然也就不必“闻鸡起舞”,随着执政党的考题浪费公帑。不是吗?什么叫做“反对党”?反对党的治国理念就是跟执政党不一样。要不然,工人党和PAP就合并算了,一众议员也可在国会睡觉,在需要举手的时候拒收,扮演太平。

写到这里,我其实有很大的好奇心。就是所有的在执政党管治之下的市镇会,是怎样明辨秋毫的来区别某些“负担得起”,却故意拖延付还杂费的人民?如果有这样的“慧眼”,那么为人民之福,为人民之利益,李智陞其实应该立即指导刘程强怎么做,才不辜负了他这个“国家发展部政务部长”这个响当当的名堂。然而,若是一竹竿子打翻一船人,把贫民、困民都当成刁民来办的话,就如阿木先生的留言:“市镇会固定在夜间法庭订个位置将拖欠者逐批提控” — 那么,我劝李智陞,就等着人民的反扑好了。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3 Responses to 底线?

  1. 阿木说道:

    在未踏入社会工作之前,从未想过法庭这东西是用来对付普通老百姓的。戏里那种腐败时代衙门官府欺负老百姓对我而言是过往时代,也很多时候只是戏。生不入官门死不入地狱也影响着我。但是不想自己也栽倒过去法庭罚款销案。才发现除了犯了实法,如交通规则,环境条例等,原来有许多人没钱及时缴交国家费用,甚至陷入困境公司老板未替员工缴交公积金都被罚更重罚金。都没血了还被抽血。真的不行了锒铛入狱。对于这样的治理实在不敢苟同。什么温情社会信你才怪,你以为所有未及时或不缴费者正如同网上某位行动党支持者不缴费给反对党的市镇会般如此下三滥吗?这一点反对党支持者学不来,李部长。

  2. 阿木说道:

    每天阅报,社会上发生的事大大cav小小关系着你我都应当到关注。媒体所守住的底线究竟以何为准?谁说了算?当有人向媒体爆料杨寅事件时充其量不过是一件私人侵占财产个案,可是它为何会演变成(至少我感觉如此)成为一个国家的刑事犯?它不应当如黑森林消费者者协会常说的caveat emptor 自己顾自之类的话吗?怎么会变成好像整个国家机器开动在对付头号罪犯呢?如果不是读到警方介入调查森林事件我会说这司法是在为富人使用,想想这森林、珍珠事件有多少宗了?延烧了多久?可这杨寅才一宗。

    是不是富婆有能耐?普通人认了个孙去找议员你认为议员会帮他写信吗?应当检讨的是移民厅究竟误发了多少永久证给持假文凭人士,究竟有多少人能让议员写信推荐,这行为通不通?再来是法庭不准保释,他既不是杀人强奸犯、也不是颠覆国家的恐怖份子我们一般人民是否会觉得不人道。如果新加坡这样潜逃,移民厅在做什么。法官大人无疑是在掴了它们一巴掌。侵占别人财产甚至在拿到授权书下苦毒授权者是令人不齿的行为,请问它与森林案件是否应属私人法律呢。许多过去旧社会的想法如捉到男女通浸猪茏丢水里丢石头今天不可能发生。过去长久的女人裹脚封建行为也被破除了。

    所以今天你想的底线是否会合理长久存在?

  3. 阿木阿木说道:

    杨寅者,人人恨之入骨,不仁、不义、无耻、无颜之无赖!囚之以防其潜逃,这就是“底线”!

    • 白马非马说道:

      这真吻合了“窃国者侯窃钩者诛”这句成语。杨寅伤害的好像只有富婆一家。况且,杨寅居心不仁,富婆也不是没有瑕疵。试想,如今证明了富婆神智并不完全昏迷,那么她被骗的内幕就更加曲折离奇。

      在这么现实的现实社会,像杨寅这样的人简直是俯拾皆是。曰:“人人恨之入骨”?这也是“怪事”哩。

  4. 阿木说道:

    人人?悢之入骨?就凭借记者过得了那条底线。根据所得知的证据,你等将他判了陡刑,那算是什么法治。在我看来就跟古时候捉到通奸男女浸猪笼一般。如果记者不报导你等又将如何得知。这不算是动员群众力量搞大它吗?让它由民事案变成刑事案吗,可笑!

  5. 李子说道:

    什么案件不是由记者报导而读者获知的,说来听听!

    • 白马非马说道:

      竟然要回答这样的问题,就表示我脑筋有问题!然而,拚着被怀疑脑筋有问题,我还是得说:“提问这样的问题的人脑筋肯定有问题”。

      世界上以记者为业者千千万万,新加坡以外的我不敢说,其它语文媒介的我也不敢说。唯独中文平面媒体的记者,不是带着有色眼镜,就是为了5斗米折腰。信不信由你,这样的话题我已经说了很多。

      世界上的报纸也千千万万,然而像新加坡一般全都有执政党背景的,不知除了朝鲜和新加坡之外还有几家?

  6. 老人说道:

    唯独中文平面媒体的记者,不是带着有色眼镜,就是为了5斗米折腰。除了不吃人间烟火的妖孽之外!

    • 白马非马说道:

      有道是“一文钱磨死英雄汉”,对于常人来说,为5斗米折腰,也没什么好羞家。而戴着有色眼镜报道新闻,更是政治正确,这是二丑的本分,也是职责所在。所以嘛,这都算不了什么。要算的,其实就是“道德”这两个字。

      当然,也不可说早报记者编辑完全没有道德,在一些社会新闻,譬如哪个闹得沸沸扬扬的杨老虎和富婆,杨老虎就被弹得皮开肉绽。然而,在政治这一板块,尤其是和反对党有争执的时候,这些人如有“道德”,也就没有有色眼镜和折腰的说法了。

      这里顺便提点一下,“不吃人间烟火”的,应该就是成仙成佛了,怎还会是“妖孽”呢?嘿嘿!

  7. Pingback引用通告: 底线? | 新国志

  8. 飞天客说道:

    二丑?太客气了!走狗比较贴切!

    • 白马非马说道:

      也没有客气,“二丑”者,高级走狗是也!难能可贵的是,明明是走狗却可以扮演得不似走狗;不似走狗却很容易让人看穿是走狗。问题是,走狗通常也是忠心耿耿的,二丑却未必竟然。欲知详情,请看鲁迅之《二丑艺术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