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鸡起舞?

殷素素小姐说:《真相小白》而不是“真相大白”,看起来,人民对于执政党针对阿裕尼集选区市镇会的攻讦,一时间也只能在象鼻子象耳朵象牙象尾巴象脚象躯干之间像一个瞎子瞎摸索 — 我觉得,谁相信了谁都是一场笑话。

为什么是笑话我且慢说,先来说个更大的笑话。你都知道啦,新加坡是个法治国家,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区市镇会若是有什么不三不四,你李智陞作为国家发展部政务部长,位高权重,就别辜负了百万民脂民膏,首要的责任,就是把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控诉到法庭,让法律来给与市镇会应当的法律制裁。

然而,若是阿裕尼集选区市镇会没有犯法,那么为什么就要针对执政党的刻意中伤闻鸡起舞呢?刘程强似乎就说过了,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并没有财务管理的问题。那么,对于区内人民拖欠杂费的问题,那可是见仁见智 — 执政党要做黄世仁,工人党却要学冯谖 — 人在做啊天在看啊,公道自在人心,大选来时,阿裕尼集选区的人民自然会有判断。那么,工人党不急,你李智陞急什么吗?

李智陞急了》,我看了出来,殷素素小姐会看不出来吗?工人党会看不出来吗?都说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如今皇帝急了,众“太监”岂有不急的道理。李智陞急了、何惜薇急了,曾昭鹏也急了、一帮二丑急了。

有道是“有盈必有亏”。就像一个杯子的半杯水,你怎样去看待它,都是个人自主的考量。因此,执政党说工人党管理的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在杂费拖欠情况和机构监管两方面持续不达标 — 你怎么就知道这不是工人党的策略呢?

本来嘛,“以民为本”,工人党宽柔善待自己选区的人民,对于那些陷入窘境的贫民,不想像执政党一般的刀剑齐施、赶尽杀绝,这才是“上体天心”,有仁有义的政治人物应该体现的事。想不到的是,执政党见不及此,没有从工人党的选区对待贫困人民的宽容去启发政治智慧,为新加坡人民谋福利,也为己党的长治久安奠基 — 这还罢了,竟然愚蠢到自掘墙脚,把自己和黄世仁一般的眉目显示出来…我想嘛,下一届选举,苦头就有得吃了。

执政党一向来的惯技,就是危言耸听,在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的课题上,就是以准时缴交杂费的居民的利益来离间。但是,他们却没想到,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有道是时来风送滕王阁、运去雷轰荐福碑。人民不是白痴,也会想到有朝落难的时候,需要的不是落井下石的恶霸,而是救苦救难的菩萨。

因此,在怎样管理市镇会的课题上,执政党以自己的“指标”来衡量工人党市镇会的“指标”,就只能是个政治笑话。人家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那么,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若是犯了国法,自当以国法处置。然而,若是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设置了本身的“市规”的话,又关执政党的鸟事呢?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闻鸡起舞?

  1. 飞天客说道:

    我看见有一种人在笑,笑到看不到眼睛!我看见这种人口袋包包的!那就是为PAP选区市镇会办事的律师们!这些律师因该是PAP的支持者或是党员吧?应该不是LEE AND LEE吧?应该不可能是WP的支持者或是党员吧?这个华语叫自肥!对吗!李智陞快回答,对人民发誓要说实话!

  2. 阿木说道:

    白马先生这点说得好,市镇会应获许成立自己的市规。除非你国家发展部立法规定被托欠的杂费不能超过某个百分比,违者将受处罚。否则市镇如能照样正常运做,我不明白为何它必须如同其它市镇会固定在夜间法庭订个位置将拖欠者逐批提控?

  3. Pingback引用通告: 底线? | 白马非马

  4. Pingback引用通告: 底线?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