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老虎

为什么说“红颜祸水”,只为“英雄难过美人关”。英雄已然如此,凡人更何以堪?其实,“食”、“色”性也,“公”的“母”的都一样。只是,这支撑起半个天边的女性,说来可怜,不分中外,都无辜的被束缚了几千年。

嘿嘿,这可不是吹的。你看那半边天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看那半边天是夜半西厢下,荡漾的春心只因认定了心中的白马王子。不是吗?潘金莲看到了武二郎之后,从此失魂落魄,至死靡他。感情这个东西,就如脱缰野马,一发不可收拾,饥不择食,才有后来的红杏出墙,以致毒死亲夫。

啰啰嗉嗉这许多,其实想说的是这个“杨老虎”杨寅。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这个“寅”字就是老虎。说起这个“寅”,不由就想起有一个古人,是明朝堂堂有名“吴中四才子”之一的唐伯虎是也!

是真是假,这个唐寅的风流事迹人人称道。“三笑姻缘”之“唐伯虎点秋香”,不知羡煞了多少青春少女,梦中都想着怎么会有一个有情人甘愿为自己做奴做婢。然而,这个杨寅却是无品极了,人家说有奶就是娘,他却发挥得淋漓尽致,把一个有钱的老女人认作“干奶奶”。

其实,“乾”就“乾”吧,只要不是“干”就好了。嗨,不好意思,这个简化汉字真要命,这个“乾奶奶”变成“干奶奶”,叫人就难以启齿。说话的,这个杨老虎也不知喝干了多少甜精蜜糖,哄得“干奶奶”把整个“身家”都托付于他。

本来嘛,这个“老奶奶”如此看重杨老虎,人家说受人点滴,自当涌泉以报。这杨寅吃的穿的喝的住的,都是富婆供养,不知知恩图报也就罢了。本来嘛,这世界豺狼本来就多,怪也只能怪富婆有眼无珠,引狼入室。

可惜的是,这个杨老虎却是只笨虎蠢虎,不懂得韬光养晦,迫不及待的就想要鹊巢鸠占。移花接木、偷龙转凤,五鬼搬运大法诸般绝技齐施。可惜时不我予,东窗事发,结果就吃不了兜着走。

哈哈,这正应了古人说王莽謙恭下士時:“若使當時便身死,千古忠佞有誰知”。哈哈,杨寅啊杨寅,若是能够学学“詹时中”来“詹时中”一些时日,保不好就真的4千万花花绿绿的钞票就此入怀。

今日报载,杨寅“干奶奶”的心智能力,还能够让她撤消对杨寅的“委任状”。其实,这也就是说,2012年7月6日她在制订“持久授权书”授权杨寅在她将来失去心智能力时,为她处理财产事宜的身体状态也是毫不含糊。哎哎,这真是应了古人的话:“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2千多年前,《论语》就是这般记载了。

其实,富婆虽有几个钱,杨寅虽然无耻不堪,究竟只是个人纠纷。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在媒体渲染之下,把一个杯子里的风波,吹得如此扰扰攘攘、沸沸扬扬,这才让我感慨,新加坡人的鼠目寸光。

不是吗?有人留言说“杨寅者,人人恨之入骨”,他却没有想到,国家刚刚发给了SMRT和新捷运11亿元,计划中的把不赚钱的巴士业务切割出来外包也酝酿着早晚就上马。那么,又在新捷运和SMRT刚刚宣布赚大钱的这个时候,又逢着石油落价等种种利好关系,吕德耀这个交通部长,那些吃着民脂民膏的“交通理事会”委员,没有要求“车资”落价已经失职。竟然预先指导SMRT和新捷运“涨”车资,连应该“涨”多少都赤裸裸的渲之于众…

这不就是赤裸裸的“吃人吃够够”吗?就在刚才,刚阅读了这篇英文博文:《Transport Fares Should Not Increase》,真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读来血气奋张 — 孰可忍孰不可忍?“窃钩者诛窃国者侯” — 新加坡人啊新加坡人,杨寅算得了什么?杨老虎不可怕,吕老虎、苛政猛于虎才真正伤人!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杨老虎

  1. 老人说道:

    杨老虎锒铛入獄,吕老虎袋袋平安!

  2. 阿木说道:

    有人问了这样的一个数学题,我想了很久:A向B和C各借了$100共$200,买了一双鞋价格$197。A把剩余的$3,$1还B,$1还C,$1留给自己。问题是这样一来A欠B及C各$99共$198,再加上自己留下的$1才$199,请问还有$1去了㖿里?后来我终于想通,原来是个脑子有问题家伙问的。

    几天前有人说人人对杨寅恨之入骨,我原想这一切应归功给我们自诩懂得拿揑道德底线的记者,如果记者不报导人人就无从恨起。所以我问如果记者不报导人人是否就无从得知。不想竟然又有傻B来问傻问题:问什么案件不是经记者报导而得知?一时之间我真的还不懂得回答。幸好白马一言惊醒梦中人。傻B是否真傻还是故意要让别人犯傻,我但愿是前者,至多是我倒霉遇到。为了要避免别的读者也受这种被引导是有必要再加解说一下的。

    很多事情有㡳线,新闻报导有㡳线,可是谁说了算是重点。公众利益吗?大家都知道杨寅事件的真正受害仅老奶奶一家人,当然她是公众。森林黑店事件有没有公众受害呢?如果你家里的旧报纸还未卖给加龙古尼,请大家拿出来比较一下这两件事报导的篇幅,看看一下你同不同意我说报章对杨寅是火力全开,铺天盖地的大事渲染。笔是握在他们手里,公不公道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公众完全没有能力左右主流媒体的报导。所以没错啦,有什么案件不是经记者报导而让你我得知,我应该问的是那是公正的吗?真的是涉及公众利益吗?他们这边厢呼吁新媒体网民勿以暴制暴,克制对付森林黑店主的揭秘行为。但是暴露杨寅的一切他们毫不手软,为什么?只因这杨欺蒙拐骗的数目更大,他们就能站在更高的道德点上吗?还是因为受害者较富有?

    前不久另一个老奶奶被几名骗子骗光几十万毕生辛苦积畜,我就没看到他们将骗子的身世交待如此详尽。

    自己说自己是为五斗米折腰是现实的无奈也是谦卑。别人说你是瞧不起你趋炎附势,没有骨气。我宁愿做网上俠盗,也𣎴愿上头一句大伙关注一下,就当了富人的刽子手。现在她清醒了,记者先生小姐们帮我们挖些降头故事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