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 说:

有人问了这样的一个数学题,我想了很久:A向B和C各借了$100共$200,买了一双鞋价格$197。A把剩余的$3,$1还B,$1还C,$1留给自己。问题是这样一来A欠B及C各$99共$198,再加上自己留下的$1才$199,请问还有$1去了㖿里?后来我终于想通,原来是个脑子有问题家伙问的。

几天前有人说人人对杨寅恨之入骨,我原想这一切应归功给我们自诩懂得拿揑道德底线的记者,如果记者不报导人人就无从恨起。所以我问如果记者不报导人人是否就无从得知。不想竟然又有傻B来问傻问题:问什么案件不是经记者报导而得知?一时之间我真的还不懂得回答。幸好白马一言惊醒梦中人。傻B是否真傻还是故意要让别人犯傻,我但愿是前者,至多是我倒霉遇到。为了要避免别的读者也受这种被引导是有必要再加解说一下的。

很多事情有㡳线,新闻报导有㡳线,可是谁说了算是重点。公众利益吗?大家都知道杨寅事件的真正受害仅老奶奶一家人,当然她是公众。森林黑店事件有没有公众受害呢?如果你家里的旧报纸还未卖给加龙古尼,请大家拿出来比较一下这两件事报导的篇幅,看看一下你同不同意我说报章对杨寅是火力全开,铺天盖地的大事渲染。笔是握在他们手里,公不公道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公众完全没有能力左右主流媒体的报导。所以没错啦,有什么案件不是经记者报导而让你我得知,我应该问的是那是公正的吗?真的是涉及公众利益吗?他们这边厢呼吁新媒体网民勿以暴制暴,克制对付森林黑店主的揭秘行为。但是暴露杨寅的一切他们毫不手软,为什么?只因这杨欺蒙拐骗的数目更大,他们就能站在更高的道德点上吗?还是因为受害者较富有?

前不久另一个老奶奶被几名骗子骗光几十万毕生辛苦积畜,我就没看到他们将骗子的身世交待如此详尽。

自己说自己是为五斗米折腰是现实的无奈也是谦卑。别人说你是瞧不起你趋炎附势,没有骨气。我宁愿做网上俠盗,也𣎴愿上头一句大伙关注一下,就当了富人的刽子手。现在她清醒了,记者先生小姐们帮我们挖些降头故事吧!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5 Responses to 阿木 说:

  1. 白马非马说道:

    感谢如此用心留言!依照惯例,特予转载以飨读者。

  2. 阿木说道:

    感谢!😊

  3. 阿木说道:

    刚刚又读到富婆家人又准备对杨家人甚至其担保女友有进一步的法律行动。觉得富人之所以富对比穷人之所以穷有很根本不同,看官不妨读完以下的旧闻:


    两名老妇当清洁工人,一分一角地储蓄,大半辈子才存了40多万元,却在一夜间被五名中国男女设下“祈福”骗局,把巨款骗走。控方促请法官严惩这些专向新加坡人下手的外国罪犯。
    五名骗子食髓知味,第一次成功逃脱后,竟然结伴再次来新,结果其中两人落网。他们昨天遭到严惩,骗案中扮演“主角”的女骗子李琏莹(50岁)被判坐牢四年10个月,负责把风的男骗子李彭(45岁)则被判监三年五个月。
    主控官:国人富裕成目标

    应对外国歹徒予以严惩

    主控官瓦迪副检察司说,无论按区域或世界的标准,很多人都觉得新加坡人非常富裕,这让国人成为歹徒,包括外国歹徒眼中极具吸引力的目标。
    “随着社会人口老龄化,新加坡有一群现金充裕的年长者,他们平日生活克勤克俭,才能在老来时存下大笔积蓄。控方因此促请法官重判那些专挑新加坡人下手的外国罪犯,遏制这类跨境犯罪活动。”
    瓦迪指出,五名骗子精心策划骗局,他们从入境到离开新加坡前后只有三天,这让他们快速干案后可以躲避追查。他们集体干案,让彼此更有信心地“演戏”。
    庭上揭露,两名受害人都是月入仅六七百元的兼职清洁工。五名骗子使用相似手法,分别骗走吴巧娇(72岁)和蔡碧霞(66岁)总值40万1450元和3万7550元的现金和首饰。
    李琏莹和李彭各面对两项欺骗罪,此外李琏莹也被控把一笔3万5000元的赃款挪出新加坡。
    李琏莹求情时说,她的父亲刚去世,84岁母亲现在借住邻居家,需要她照顾。当初丈夫因为不愿照顾她的父母所以离她而去。
    国家法院法官苏自勉严厉斥责她说,她在中国的困境不能成为来新欺骗老人的理由,骗取的金额换算成人民币超过两百万元,绝不是一笔小数目。
    李琏莹闻言低头哭泣,直说对不起受害人。法官说:“你夺走了受害人毕生的积蓄,你觉得自己可怜,那受害人呢?你只站在自己的立场和家庭背景看待事情,有没有为受害人想过?”
    去年11月20日,72岁的吴巧娇独自一人在乐斯广场(Roxy Square)附近的巴士站等巴士。李琏莹坐到吴巧娇的身边,开始嚎啕大哭说女儿在台湾得了不治之症,需要找灵媒帮助女儿驱走病魔。
    这时,李琏莹的同党走过来,其中一人声称认识灵媒,另一人扮演灵媒的孙女,李彭和另一人则在附近把风。那名“孙女”之后吓唬吴巧娇说她被恶灵缠身,需带着所有的积蓄和首饰去让高僧祈福。祈福的过程中,骗子令吴巧娇闭上眼睛,然后调换了装有财物的袋子。
    吴巧娇三天后依约回到巴士站和骗子见面却久等不见人,“祈福仪式”后近两个星期,她鼓起勇气打开袋子,发现财物已不在里头,剩下的只是一堆旧报纸和水瓶。
    在这前一天,蔡碧霞则在牛车水珍珠坊一带被骗。
    五人干案后离新,李琏莹和李彭于今年3月9日再次入境新加坡时被捕。李琏莹之后只交出4200多元。原本与他们同机前来的三名同党李彩红(45岁)、李连盈(40岁)和李图旺(43岁)则在转机厅里购买机票后,逃回中国。
    受骗老妇已释怀

    重新振作努力赚钱

    吴巧娇目前是办公室兼职清洁工,一星期工作五天,每天只做半天,薪水约600元。她昨天受访说,已决定不再纠结所失去的钱,要勇敢开心地往前看。“事后,我整整哭了两个星期,眼睛几乎哭瞎,才终于下定决心放开胸怀,告诉自己要振作起来,重新努力工作赚钱。”
    她受访时脸带微笑,还不时自我调侃说自己向来糊涂,所以才上当。“钱没了就是没了,只好继续面对现实,不要再想了。”
    至于两名骗子的刑罚,三名在逃嫌犯是否能成功被逮捕,吴巧娇已不放在心上,也不关心。“我相信因果,每个人都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部分人名译音)

  4. 老人说道:

    感谢阿木,谢谢阿木,阿木可有博客?让读者一览佳作?

  5. 阿木说道:

    仅想分享想法,很多时候拾人牙慧见笑了。如不同意我的观点欢迎指教。至于开博文有则心无力。感谢所有允许我留言的博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