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丑与罗大成

刚和网友提起“二丑”,二丑就马上现形。是冤家路窄呢?还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嘿,别管它,反正就是这么一回事。

谈“二丑”,当然还是鲁迅最行。在《二丑艺术》一文中,真是把二丑的本相诠释得淋漓尽致。因此,这里也就不再作copycats了。

总之,二丑最大的本事,就是遇到羊它就是狼;碰到老虎它就是狐狸。譬如这个罗大成,在《新国志》的文章,既然未注明出处,就也不知是何方神圣。但是,你看它底下的两个留言,不禁就哑然失笑。

也不懂得多少人知道,雍正皇帝有副对联,写的是:“俯仰无愧天地,褒贬自有春秋”。为什么说是“褒贬”自有“春秋”呢?原来中国有《四书五经》,《春秋》就是五经之一(关公手上拿着的这本书就是了)。

传统上相传《春秋》是孔子所著,特点就是有所谓的“春秋笔法”。成语有“一字褒贬”,就是从春秋笔法而来。孟子说:“孔子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你想,乱臣贼子个个胆上生毛,怎么会“惧”呢?原来,“惧”的就是一字定终生,是“流芳百世”抑或是“遗臭万年”,就看孔子拿哪个字来冠在你头上。

鲁迅说:“(二丑)他有点上等人模样,也懂些琴棋书画,也来得行令猜谜…”意思其实就是说这二丑也有点儿文化啦。反过来就是说没有文化也休想作得二丑。而鲁先生的眼睛更是犀利,老早就看出二丑的本质。他说:“(二丑)所以当受着豢养,分着余炎的时候,也得装着和这贵公子并非一伙”。

看着罗大成的《工人党选区成为温情主义特区?》,有几个人会看得出他就是二丑的一伙呢?你不要看罗大成在文章尾巴黄鼠狼给鸡拜年,说什么“向工人党的温情特区及它在网上的支持者献上我的祝福”,其实文章里头处处向工人党抹粪,向网民开刀。总之,字里行间,工人党时针会和网民给他的暗箭“射得”遍体鳞伤“,被“贬”得一无是处。你看”

“就是把工人党对居民欠钱“衰款”的容忍,说成是充满人情与包容,人民行动党在收费方面那么“有效率”,凸显的是缺乏人情。”

“居民的杂费可以不还就不还,工人党是个包容的政党,体恤民情,你硬是赖账,市镇会的管理层硬是不好意思来催帐。其他选区的居民肯定羡慕不已。”

“工人党治下的选民欠阿公(市镇会)的钱可以不还,这叫做工人党式的温情主义也好,工人党式的社会主义也好,政府何必枉做坏人,说什么要修改国家发展部的法令,加强市镇会的监督呢?”

“工人党如果有办法在居民习惯赖帐的”常态“下继续运作…”

在罗大成卖力的表演下,工人党从一个人性的政党本着“仁道”对贫困居民的宽容竟然变成了是一个庸弱无能的政党,不仅无法有效率的管治市镇,反而屈服于那些“衰款”不缴杂费的刁民而无作为。

明褒实贬,罗大成若是以为这样就可以行使他离间的奸计,那他就大错特错了。要知道,每个人心中皆有一把尺,公道自在人心。有句话说:“如鱼饮水,冷暖自知”。“风雨同舟”,谁能够给人民更多的体贴,温馨,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的居民自然心中有数。

或许,其实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的居民,更应该提防像罗大成这类阴险的小人。看看他的这段鸟话:

新加坡哪里养老最好?当然是工人党管理的选区。我老人家最近已开始叫房地产代理注意那里的组屋价格,趁价格还未向上猛冲时,赶紧买一个单位搬过去。所谓“走得快,好世界!”

就恰恰的衬托出是个无品、污浊,唯利是图的小人。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二丑与罗大成

  1. 罗大成说道:

    白马非马是个满脸抹粪、无品、污浊、讲鸟话、唯利是图的小人!真是衰款!阴险小人!

  2. 爷爷说道:

    意见不同,不需要用恶毒的话来骂人,今日终于尝到恶果了。这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