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大成与二丑

“网上许多替工人党市镇会讲话的自由派,主要是要强调多种可能性的存在,很多事情如果是死牛一边颈去看的话,就会觉得山穷水尽疑无路。而罗大成和今天早报的蔡裕林一样,要提供的一种看法是:治理市镇会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行动党的那一套。说不定,接着下来,像如今很多事物那样,行动党的那一套也要“改凉”了。”

这是素素在《新国志》的留言。我虽然看不到早报蔡裕林的文章,但是想来这等二丑,总逃不过是一般嘴脸。就似鲁迅说的:“(二丑)他所扮演的是保护公子的拳师,或是趋奉公子的清客。”

我想不透的,就是在治理市镇会的措施上,执政党凭什么就要工人党使用同一个模子,同一个鼻孔出气?国有国法,就像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在今年1月9日至30日举办的社区花市与年货市场展卖会,因为受到国家发展部的刁难,申请不到准证之后依然如期举办被控违反了环境公共卫生法令罪名成立一样,如果有法可依,执政党何曾对工人党稍微客气?

那么,针对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向国家发展部呈报的资料显示高达30%的居民拖欠至少三个个月的杂费时,执政党为什么不是把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送上法律程序而只是在旁气急败坏的干呐喊,这里头卖的是什么“葱”呢?

市道艰难,我相信作为一个有良心、有志气,想要为民分忧的政治人物,在碰到自己选区之内的居民在遇到经济困难时,没有能力帮助他们解决面对的窘境已经是很难堪的一回事,何况还谈到向困苦居民“追债”这种毫无心肝等同落井下石的恶业呢?

当人民还不起水电费,断水断电是最容易的措施。然而,一想到这就是在大选时刻一贯强调“风雨同舟”的领导人时,我心里就有很多苦水。狐兔死、走狗烹,物伤其类,作为新加坡人,将心比心,我实在是想不出像罗大成这种无心无肺的人,竟然把陷入困境因而拖延缴交杂费的那些人比作“衰款”,诬蔑工人党治下的选民欠阿公(市镇会)的钱可以不还、诬陷遭遇困境未能够如期缴交杂费的人民是无赖,说是“居民的杂费可以不还就不还”。

我问罗大成,是刘程强还是林瑞莲说了拖欠杂费可以不还?是哪一个拖欠杂费的居民说他们要赖账?罗大成啊罗大成,为了政治与主子背书,陷害工人党于不义,打击工人党的民望也就罢了,反正政治就是黑暗的。然而,这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29%因为种种缘由而缴不出杂费、拖延缴交杂费的居民,又与你何怨何仇,由得你任意糟蹋,诬陷,把他们贬得一无是处?

二丑之心,居心可铢。《工人党选区成为温情主义特区?》看着就是个反讽。人家专制的国家,才需要一个个的“特区”来骗自己人。什么“经济特区”啦“一国两制”啦不过是为自己解套。那么,工人党选区成为温情主义特区的涵义反映出什么呢?罗大成啊罗大成,你想说的,其实就是证实了PAP治下的一个“凉薄”世界。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罗大成与二丑

  1. 老人说道:

    执政党全输:印度国大党、澳洲工党、美国民主党、台湾国民党;这说明了什么?人民的需求永远无法满足!

  2. 老人说道:

    人民游行、示威、骚乱、暴动的最后结局:军人统治!埃及军人,泰国军人接管政权后,还有哪一个不怕子弹的?

  3. 老人说道:

    学生运动皆以失败告终:太阳花运动、占中运动!这说明了什么?时间一旦拖久了,招来民怨,失去凝聚的力量!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