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不可泄漏

说来可巧,前几天刚在网上看到一则毕加索的轶事,也不知真假。故事说一位妇女碰见毕加索,就请求毕加索为她画像。画完画像要付钱时,毕加索要求1000美元。这妇女一下子就被惊呆了,吞吞吐吐的对毕加索说道:“但是这幅画仅花了你几分钟时间就画完了。”

毕加索答道:“夫人,我花了一生的时间才学会画这样一副画呀!”

不错啊,所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况且,这妇女或她的后人如果还保持毕加索的画作,如今大约就利是百倍了。但是,有一个古人却很冤枉,平白无故的做了“模特儿” — 有个人根据他的画像,大笔一挥一描,据说是一气呵成,在60秒钟,即短短的一分钟绘成了一幅“漫画”,就有440万新元存入裤袋。

有句成语说“有目如盲”,不好意思,“我”就是。这陈瑞献画的《八大山人画像》,有什么“好”,简直就如同他的《寓言》一般扑朔迷离。我以前看过他的寓言,就算是经过何乃健的诠释、赏析,也还是一窍不通。

不过,看画毕竟和读文字不同,陈瑞献这“八大山人”似模似样,乍眼一看。倒和原来画像有些形似。只是,看久了,竟然神形俱失,譬如返璞归真,就好像小孩子涂鸦涂出来的粗糙漫画。

这八大山人既然已经作古了300年,不懂得肖像权,自然不会依李光耀画葫芦,从棺材里跳出来抗议。呵呵,其实,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画的“好”好在哪里?

我自己是粗人,既然看不出“好”也是理所当然。因此,很自然的就想从别人的赏析中瞧些端倪。谁知道,除了羡煞人民币2070万,报纸上说的也仅是:

…是陈瑞献用一笔浓墨在60秒画成,淋漓尽致地表现了“胸有成竹”的意涵,其快意书法挥就自撰的题款,也构成形意具现的特殊图面。

据陈瑞献介绍,《八大山人画像》是他2013年9月的一个深夜,独自在北京友人华严集团主席暨作家徐锋为他准备的画室中完成。作品凝聚他几十年绘画毛笔人像的水墨功力。

这幅漫画比拟的是朱耷画像,这是错不了的。但是,说这个就是”八大山人“,大概朱耷都要反对(当然这还得要求李光耀教会他从棺材里跳出来的本事)。我奇怪的是,这陈瑞献60秒画成、一笔浓墨凝聚了他几十年绘画毛笔人像的水墨功力的作品既然如此成功,为什么就不画一幅李光耀?

嘿嘿,这是说到哪儿去了?有句话说“各花入各眼”。老实说,陈瑞献的这幅《八大山人画像》,我看来看去,不敢说“它”烂 — 让我好奇的是,是哪一位“高人”,是怎样的“慧眼”,舍得下这般重金?

水涨船高,陈瑞献的画作拿出来拍卖既然如是昂贵…哎哎,天机不可泄漏!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天机不可泄漏

  1. 何必问说道:

    华校左翼分子,李光耀执政时期,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拘留数年,青春消失无踪,心怀恨意,以煽动反政府情绪为己任,这就是可以泄漏的过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