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对新加坡人有利?– 一个蒙古教授的一些谬误!

移民对新加坡人有利!– 关于人口的一些谬误》,在《新国志》看到了黄有光教授的这篇文章,很直接的反应,就想到了“瞎子摸象”。你想,一个瞎子抱着象腿,就否决了象鼻子象耳朵的谬误 — 你想,像这种素质的教授,在校园里就不知误了多少年青子弟。

“笔者在人口白皮书发表后,已经论述过人口与移民问题,引来九成反对一成支持的强烈反应。”

这句话听来让人感觉真不可思议!黄有光在国人90%反对的强烈反应之下,作为一个大学教授,他没有看到这个“为什么”?也没有审慎的参考这九成人士的意见,然后集其大成,把象鼻子象耳朵象身躯象牙象尾巴并凑起来,就可以绘成一幅“真象”的哲理 — 他就像那个蒙古大夫,把露在外头的箭杆子锯掉了,就以为自己是神医。

1- “人多增加交通拥挤”的谬误

“一个很通常的谬误是,当人们遇到拥挤时,经常会想,如果这路上的车辆数目减少一半,或,如果这车厢内的乘客数目减少一半,那该多好!”

黄有光的这段话,是让我很感慨的。人家说“言为心声”,想这么自私自利的“想头”,黄有光也能够想出来,可见平日里,除了“个人的利益”挂帅之外,脑袋瓜子的其余部分早就僵化了。

这段话的“谬误”,就是想当然耳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过,最大的“谬误”还是,说这样的话简直是白痴。不是吗?这样的“如果”,不是表明了在做“白日梦”吗?

黄有光蒙古教授的第一个“谬误”,就是把五十多年前在南洋大学读书时的交通状况和现在作比较。你想,五十多年了,“警察也已经不穿短裤”了。以那时候的交通环境和交通工具说事,他白活了半个世纪不要紧,你想,这五十年来,交通若不是“有”进步,“远远比50年前方便”,那还像话吗?不是吗?黄有光难道没有想过,李光耀当年搭轮船到英国留学,为什么不乘飞机呢?

其实,解决交通拥挤的状况,永远只有一个途径,那就是在“容”和“量”上下功夫。道路是“容”,车子是“量”;巴士地铁是“容”、乘客是“量”。这个道理,就像“水”和“杯子”一样简单。你有一千CC的水,就必须有1公升的杯。而且,你必须先具有能够容纳1公升水的杯子,才能够装进1000CC的水。

也就是说,你要有5百万的市民,你就必须先具备可以容纳5百万市民的交通工具。从这里,你就可以得出结论,新加坡人民在交通课题上的怨言,基本上是政府或无能、或短视造成的误差。那么,政府的“误差”怎可以要人民“逆来顺受”呢?

2- “移民拿掉本地工作机会,增加失业”的谬误

“有些人反对移民,是因为他们只看到移民拿走了本来本地人可以担任的职位,但看不到新创造出来的职位,因为后者是间接的…”

看看,这和当年某位林部长的啤酒女郎为咖啡嫂创造工作机会的妙论是何等相似啊!其实,这点,我觉得实际上还是不错的。当一个外来人才可以轻易的以接受更低的工资水平,更高的工作条件“拿走”了本地人可以担任的工作时,因此创造出来的职位,绝对不会是这个本地人因此得到了更好的工作。而是必须再受训,接受一些次等的工作。幸运的,或许就能够考上德士执照。不幸的,就会和那个向部长投诉的咖啡扫一样,去打两份工作来维持生活。

黄有光的谬误,就是使用“南大雇用一个哈佛博士为老师”作为例子。人家说“见一隅反三隅”,成语就是“举一反三”。你想,南大可以雇用哈佛博士,那么其它的任何机构组织岂有不可以聘请外来人才的道理。他也不想想,哈佛博士可以拿走了本来本地人可以担任的职位,那么,他怎能够保证哈佛博士教出来的学生不会被移民影响了工作机会呢?

3- “人多减少人均资源、人均收入,对本地人不利”的谬误

另一个很通常的谬误是,人们认为人口增加(或是外地移民进入本国或本市),使本国的人均资源减少,因而减少人均收入,对现有人民不利。至少在市场经济的情形,这是错误的。

人口增加,人均资源就会减少,这是永恒不变的道理。譬如新加坡7百平方公里的土司,5百万人均起来是若干。那么若是7百万人均起来,这每人脚下站着的土地,肯定就小了许多。但是,在另一个方面来说,人力资源就扩大了。因此,人均资源人均收入这些统计数字,基本上只是狗屁 — 那就是万变不离其宗,人民的生活素质才是大道理。

当过多的移民在种种场合影响了本地人的生活素质时,那么就牵涉到一个“宗旨”的关键问题,就是人民的归宿。

众所周知,凡事是没有绝对的。“增加人口的利益”的同时,肯定也出现了“增加人口的弊害”。那么,在“利”与“害”之间怎样做出合理的取舍,就是绝对的大道理。不是谁或谁搅浑了水就可以模糊焦点的问题。

移民,很简单!当你准备了690万张椅子,就不会有要人站着的尴尬。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0 Responses to 移民对新加坡人有利?– 一个蒙古教授的一些谬误!

  1. Pingback引用通告: 移民对新加坡人有利?— 一个蒙古教授的一些谬误! | 新国志

  2. 教授说道:

    移民对新加坡人有利!——关于人口的一些谬误
    黄有光(南洋理工大学经济系温思敏讲座教授) 2014-12-1
    怡和世纪 2014年10月-2015年1月号 总第24期

    大致而言,新加坡在维持社会和谐,包括不同民族之间的和谐方面,是非常成功的。只要增加人们对人口与移民问题的正确认识,又继续维持和谐的政策,一定速度的人口增加,应该是不会造成很大的问题的。

    在今年(2014)8月7日新加坡经济学会常年晚宴上,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振声先生说,企业家们很重视资源与市场规模。“这重视不限于新加坡,今年8月26日苏格兰工商界高层人物联名反对苏格兰独立,也有很大这方面的因素。”我在发问时说,这重视没有错,但新加坡能够克服这方面的劣势而高速发展,是其高效率的政府能够利用新加坡的地理优势与勤劳、有创新能力的人民,采用开放政策,利用国际贸易、投资与移民来超额抵消其在资源与市场规模上的劣势。然而,我于2013年正月到南洋理工大学接任著名经济学家林崇椰的温思敏教席,当月底新加坡政府发表了人口白皮书。当时对增加人口的大量反对与后来的一些政策,让我对新加坡是否能够抗拒这种实际上对新加坡本地人也不利的、反开放的民粹主义要求感到担心。

    笔者在人口白皮书发表后,已经论述过人口与移民问题,引来九成反对一成支持的强烈反应。本文比较全面地解释为什么绝大多数反对人口增加与移民的议论是基于一些错误观点,实际上,在多数情形,至少长期而言,包括移民的人口增加对本地人是有利的。

    “人多增加交通拥挤”的谬误

    一个很通常的谬误是,当人们遇到拥挤时,经常会想,如果这路上的车辆数目减少一半,或,如果这车厢内的乘客数目减少一半,那该多好!因而,很多人认为,人多是造成拥挤与污染等问题的主要原因。是否应该也想想,给定人均投资,如果人口与车辆的数目只有一半,道路的宽度大约也只有一半,拥挤多数会更加厉害。如果人口与乘客只有一半,就不能够有这么多地铁的线路,不能够有这么多班次的公共汽车,乘客的方便程度多数会下降!

    笔者于1962-65年在南洋大学读书。当时,新加坡人口只有百多万。当时,如果我们踏不上唯一从校园到市区的公车,必须等半小时,才有下一趟公车。现在新加坡人口有5百40万,但交通远远比50年前方便。笔者现在也住在南洋理工大学校园内。有时要乘179号公共汽车,将要走到车站时看到连接错过两辆179,以为至少非等个二三十分钟不可,但不到两分钟,第三辆179就来了。这是人多的好处呀!

    这个人多增加拥挤的谬误,是错误地假定基础设施的规模不会随人口的变动而改变。实际上,人多税收也多,至少长期而言,基础设施会增加,往往增加而不是减少交通与其他方面的方便。试想,是人口密度很高的伦敦、上海与东京的交通(以及其他方面的生活素质)比较方便,还是人口密度很低的乡村地带交通比较方便?虽然必须付更高的房租,绝大多数人选择大城市,而不是小城镇,遑论农村!

    当然,如果人口快速增加,在基础设施还来不及赶上之前,拥挤会增加,像新加坡几年前这样。然而,随着基础设施的跟进,长期而言,人口的适度增加多数会增加交通与其他方面的方便。

    “移民拿掉本地工作机会,增加失业”的谬误

    有些人反对移民,是因为他们只看到移民拿走了本来本地人可以担任的职位,但看不到新创造出来的职位,因为后者是间接的。实际上,移民通过增加总需求、创立企业、提供与本地互补的生产要素而增加效率等渠道增加工作机会。如果移民只拿掉本地工作机会,没有创造工作机会,那么澳大利亚等移民国家现在应该有99%的失业率,而不是约6%!新加坡也有大量的移民,但现在失业率只有约2%,实际上是超越完全就业,而有劳工不足。(多数经济学者认为约5%的失业率是充分就业。)

    人们可能也没有看到移民带来的许多贡献,包括创新与多元化。如果没有移民,新加坡到现在还是一个小渔村,墨尔本不会有这么美味、多样化与便宜的餐馆。

    有些反对者,认识到雇用外劳做新加坡人不愿意做的低薪工作对新加坡的好处,却没有认识到,即使是新加坡人愿意做的高薪工作,也是开放从全世界雇用最优秀的人才,对新加坡也是最有利的。一个雇主雇用一个外来的人员,对本地的竞争失败者可能不利,但能够雇用更加优秀的人才,增加新加坡整体的效率,长期而言是对新加坡人也有利的政策。例如,假如南大雇用一个哈佛博士为老师,使某位本地博士失去这个工作机会,他可能有所损失,但南大学生有比较优秀的老师,获利会更加大。试想,新加坡是维持为一个小渔村或50年前的百多万人口的经济,还是采用这几十年来政府的开放、有效率与增加人口的政策,会使新加坡人的工作机会与生活条件更加好?

    “人多减少人均资源、人均收入,对本地人不利”的谬误

    另一个很通常的谬误是,人们认为人口增加(或是外地移民进入本国或本市),使本国的人均资源减少,因而减少人均收入,对现有人民不利。至少在市场经济的情形,这是错误的。

    在共产主义的情形,例如土地按人头数目分配,一个家庭多生孩子,减少其他家庭的人均耕地,造成外部成本,如果没有取消这种分配制度,可能须要限制生育。然而,新加坡是市场经济,大体上新出生的人(或外来移民)并不能够无偿地占有属于原有人们或政府的资源。相反地,新移民增加对那些已经是本地人或其政府所拥有的资产(例如房子)的需求,因而增加其价格,对还没有买房子的人虽然可能不利,但对本地人总体而言,是有利的。

    劳工的进入,也可能会使劳工的工资下降,而对原有劳工不利。然而,这使其他的生产要素(包括土地、资本、专职与经理人员)有更多的劳工来配合,生产力会提高,收入会增加。可以论证,即使没有规模报酬递增,其他要素的收入增加的量,大于原有劳工工资减少的量,而使原有人们的总收入与人均收入增加。

    假定在移民进入之前,劳工的边际产值与工资(在没有扭曲的市场经济,边际产值等于要素的报酬)等于(每期)一千元,十万个劳工移民的进入使这数目减少到8百元。这十万个劳工每人赚取8百元的收入,但他们对经济的平均贡献是从一千到8百,约等于9百元。这十万人对经济的总贡献约等于9千万元,但他们只获得8千万元的报酬,因而他们对经济的净贡献(不考虑税收与补助等复杂性)是一千万元。因此,如果本地劳工的收入如果随着劳工移民的进入而减少,则其他生产要素的收入的增加,会比本地劳工收入减少的量多出一千万元。(详见笔者的《从诺奖得主到凡夫俗子的经济学谬误》,复旦大学出版社。)

    贫穷劳工收入减少,而富人收入即使增加更多,未必更好。然而,与其采取违背效率的政策,不如多在总收入方面帮助穷人。在具体政策上以效率挂帅,能够以比较小的成本,而达到同样的平等程度。(详见笔者于1984年在美国经济评论American Economic Review的论述。)

    由于上述原因,人口增加即使减少(包括新移民在内的)人均收入,也增加本地人的人均收入,而不会对本地人不利。其实,人口增加即使减少人均资源,未必减少人均收入,因为深化分工与规模经济的利益很可能超额抵消人均土地减少的作用。

    增加人口的利益

    上文已经论述,即使假定规模报酬不变,移民增加本地人的资产价格与人均收入。如果考虑到规模报酬递增与从分工而来的专业化的经济等因素,人口增加(不论是由于生育或移民)的利益更大。除了上述一书所论述的理论,我们也可以看看事实。同一个国家,是人口密度很大的城市里人们的人均收入高,还是人口密度很低的乡村的人均收入高?同一个地球,是人口密度很低的非洲,还是人口密度很高的欧洲人均收入高?科技的飞跃与工业革命是发生在人口密度很高的地区,还是发生在人口密度很低的地区?美国如果没有大量的移民,如何能够称霸天下?

    一个国家人口增加很重要的好处是,提供公共物品的人均成本大量减少。尤其是在国防、广播与研究等纯公共物品上,这好处很巨大。要在同样程度上保护一个6百万人的新加坡与一个3百万人的新加坡,总国防开支大约是一样的,但是人均负担只有一半。进一步说,人多天才的人数也多,出现重大知识增加与科技飞跃的或然率也比较大。还有,Harry Clarke教授与笔者也论证过,即使考虑到人口增加会增加污染、拥挤等外部作用,只要对这些作用征收适度的污染或拥挤税,则原有人们也会从人口的增加而获益。

    以笔者所知,新加坡是最有对汽车的拥挤征收很高的税收的国家,例如C.O.E.(拥车证)与进入市中心的费。汽车的拥有与使用有五大外部(对他人的)成本,即污染、拥挤、噪音、意外与炫耀性的消费。炫耀性的作用应该通过拥车证来调节,其他作用可以通过高额的汽油税与道路费来调节。

    然而,驾车人士与想拥有汽车的人士,可能对这些税与费以及昂贵的拥车证不满,认为对他们不利。这也是一个谬误。如果没有这些措施,新加坡很可能会变成马尼拉。笔者宁可在新加坡而没有自己的汽车,也不要在马尼拉堵塞在路上几个小时!反对的人士不但没有充分考虑到这因素,也没有考虑到,高额的拥车证与费税的征收,带来很大的政府收入,可以用来减少其他方面的税收,也可以用来改善交通或提供其他有利民生的公共设施。因此,除非政府税收是被丢进大海或大部分被贪污掉,这些对外部成本的税收是远远利大于弊的。

    当然,如果我们考虑超越纯经济因素,也要考虑社会和谐等问题。还有,那些反对移民的观点,即使是基于错误的认识,在错误被消除之前,政府也必须考虑人们的看法。虽然这些超越纯经济的因素,可以说也超越笔者的专业范围,不过大致而言,新加坡在维持社会和谐,包括不同民族之间的和谐方面,是非常成功的。只要增加人们对人口与移民问题的正确认识,又继续维持和谐的政策,一定速度的人口增加,应该是不会造成很大的问题的。

    关于人口增加的速度,新加坡从建国以来的约50年,人口增加到原有的3倍,平均每年约增加2.2%。人口白皮书预计增加到2030年的6.5至6.9个百万,平均每年只增加1.3%,应该是可以接受,也对新加坡经济与社会有利的速度。

    限制人们生育的理由

    难道完全没有限制人们生育的理由吗?笔者不是极端的自由主义者,不排除政府干预的可能有利作用。然而,干预须要理由,尤其是在限制人们生儿育女这么强制性的决策方面。政府干预的初步理由(还不是充分理由,因为干预后可能更糟)是市场失误。如果人们的自由选择,在市场的调节下,出现严重失误或低效率,政府可能可以考虑干预。根据福祉经济学第一定理,在不存在外部作用,没有无知与无理性的条件下,完全竞争的市场经济能够达致最有效率的资源分配与生产。因此,政府干预的必要条件是存在一些下述情形:收入分配太不平均、重大的(尤其是非自然非创新而是行政原因形成的)垄断力量、严重外部作用(例如污染)、人们的严重无知与无理性。

    在人口生育问题上,排除了上述公产共享的外部作用,主要能够成为政府干预或限制的理由是人们的严重无知与无理性。不能排除,尤其是在教育水平比较低,受传统多子多福的观念影响很深的中国农村,有些人由于无知或无理性而选择对自己不利的生育,甚至自己没有能力抚养孩子,对社会造成负担(这是一种外部成本)。然而,即使是这样的情形,干预的形式可以是提供知识与家庭计划之类强制性比较低的方式。在非不得以时,才采用比较强制的办法。

    在大城市的情形,新加坡、香港、台湾、韩国等地区的经验,问题在于人们不愿意多生孩子,政府反而刻意鼓励人们多生,而未能取得明显成效。长期而言,不考虑移民,人口结构等因素,平均每个妇女须要生超过两个孩子,才能够维持人口数目不变。然而,新加坡的数据只有1.29,远远偏低。

    一个家庭,如果在有充分知识下,理性地选择多生一个孩子,也能够负担孩子的护养、教育等费用,没有对他人造成重大负担,有什么理由不让他们生育呢?根据快乐研究,孩子出生后,多数也会有快乐的一生。(详见2013年底才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拙作《快乐之道:个人与社会如何增加快乐》)而且,对于那些很不快乐的人,他们还有选择“走出去”(自杀)的道路。对那些被强制只能够生一个孩子,而在停止生育能力后“失独”(独生子女去世)的孤苦老人,却没有再重新选择的机会了。对那些本来可以出生,但被政策限制而不能出生的“无主孤魂”,他们也不能够选择“跳进来”。强制限制生育的政策的可能重大扭曲,可想而知!

    笔者是家中的老七。当时即使只有“五子女”、“六子女”政策,笔者就没有出生的机会!笔者一生非常快乐,非常愿意有这个出生的机会,也没有对父母与兄弟姐妹或社会造成重大负担,相信对社会的净贡献是正的。完全没有不让笔者出生的道理。笔者强烈反对不让笔者有出生机会的政策!因此,笔者强烈支持中国今年人口政策的放松,问题是,是否放松得太慢了,放松的幅度是否太小了?

    对笔者亲人口与移民观点的动机的误解

    笔者于去年人口白皮书发表后,写过亲人口与移民的文章,引致大量的反对,甚至有人认为笔者这种亲人口白皮书的观点,是为了讨好政府,以便获得长期聘书。其实,笔者早于1986年就在A*级期刊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Review发表亲人口与移民的文章。到2013年初才从澳大利亚的Monash大学退休,来南洋理工大学继续工作。当时已经70岁,而且是5年合约,没有计划到了75岁还要工作,根本没有想获得长期聘书的可能。另外,笔者也可以透露,笔者今年连接有三篇抒发一己之见的文章,都被早报拒绝发表。因此,读者或许可以怀疑新加坡报章选择性发表文章的决策上的正确性,却万万不必怀疑笔者亲人口与移民观点的动机!

  3. 人人说道:

    写信给南洋理工大学,告诉当局黄有光教授是个蒙古教授只会误人子弟,文章谬误处处,而你白马非马是个教授中的教授,可以取而代之,这样就不用到了今天花甲之年,还要早起摸黑,听人使唤,一天下来,腰酸背痛,苦不堪言!大学如果肯给你来个五年合约,那就可以享福了!可惜早年的污点已经编入政府档案,又无文凭资格,真是痴人做梦,等来世吧!。。。

  4. 欧萝拉说道:

    新加坡到底有多少領域之中國學者拿高薪金!他門根本無法體會與瞭解到土生土長庶民之困擾!屁話連扁,叫他星期天去烏節幸運大廈走走看看人多擁擠的實況吧。

  5. 欧萝拉说道:

    新加坡到底有多少領域之中國學者拿高薪金!他門根本無法體會與瞭解到土生土長庶民之困擾!屁話連遍,叫他星期天去烏節幸運大廈走走看看人多擁擠的實況吧。

  6. 领事馆说道:

    谬误:李光耀是在1946年,也就是68年前到伦敦留学,不是50年前的事!

  7. 领事馆说道:

    谬误:交通问题除了“容”与“量”,“速度”不用考虑了吗?

  8. 领事馆说道:

    谬误:新加坡人口若七百万,每个人脚下站着的土地,肯定小很多。人是会移动的,况且土地上建建筑物,人脚下站着的土地,反而无限扩大呢,居住的空间,活动的空间更加大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