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

在《新国志》读到了博客<两只脚走路的猫>的这篇《老派的誠信》,心里有些嘀咕,是什么时候,原来“诚信”还分“老派”和“新派”来了?

老实说,对于“奖学金得主”是否“必须”履行合约这个问题,我也是抱着正面的态度的。但是,有一个基本的不同是,“合约”就算是“卖身契”,都有可以让人给赎回的余地。那么,只要“奖学金得主”依据“合约”的条件做出赔偿,那么,基本上可说是以另一种形式履行了合约的规范。如此一来,互不相欠,还需要加以置啄吗?

不是吗?对我来说,我只觉得个人最重大的一个合约就是“婚约”、对于国家来说就是“国民”这个身份。但是,在“婚约”可以“悔约”,以合法离婚作为“毁约”的手段;有能力的人,“国籍”可以随着自己的意愿随时更换,把当初的宣誓当作儿戏的这个时代,对于“奖学金得主”必须“从一而终”的道德束缚,是不是好像太超前了?

其实,我觉得关于“毁约”,对于新加坡人来说,却有着一个“惯于毁约”的老祖宗,那就是新加坡政府。想当年你加入工作行列成为公积金会员的时候,谁不晓得年届55岁的时候就可以领取自己所有的公积金储蓄存款。但是,如今怎么呢?随着公积金政策的一再变更,“合约”成为政府的摇钱树。而对于公积金会员来说,简直是一张“废纸” — 没有人知道里头的白纸黑字到底会不会算数。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