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英赶美?

一石激起千层浪,中华民国台湾省台北市新科民选市长柯文哲接受媒体专访时,提出要在八年内超越新加坡。柯先生雄心壮志,以身负台北市民的重托为己任,用“超越新加坡”来惕厉自己,其心可佩、其志可贵。一时敛聚了各地媒体的焦点,议论纷纷扬扬。褒有之贬有之,抢尽镜头之时,风头也是出尽。

其实,司马昭之心,谁不晓得,柯生的心愿,不过是刚中选就想连任,不管政绩如何,倒先立下了最高指标。“超越”没“超越”这是后事,心里美美的就想做足八年。

这就让我想起了远的、近的两件事。先说远的,稍微关注中国大陆时局的人,无不晓得“超英赶美”这回事。毛泽东想透过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制度等所谓“三面红旗”的群众运动方式,让国民的经济生活水平超越英国和赶及美国。

结果呢,当时“超英赶美”的结局如何,已经不必由我来聱言。不过,确切地说,对今日的中国来说,任务的确已经完成了一半。“赶美”虽然还得用功夫,“超英”早就达标。

而说到“近”的,那就太羞家了。曾几何时,新加坡人也有“豪言”,就是不让瑞士专美,也想过过瑞士人民优雅悠闲的生活。曾几何时,足球踢进世界杯的“豪言”也甚嚣尘上。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美梦从来最易醒。当中国人的“梦”做得正“酣”的这个时候,新加坡人早就被“风雨”淋醒了。呵呵,虽然说“风雨同舟”,然而毕竟不同。有人在舟上享受享乐,有人在舟上洗碗碟做卫生。瑞士还是瑞士,新加坡人的瑞士“梦”,不过是一盘笑话。

其实,所谓青菜豆腐,各人喜爱。台北新科市长想要“超越”新加坡“什么”?看到了联合报/林以君的《別再迷恋新加坡了》,也不禁感慨万千。人家说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新加坡和台北,一个是小国家,一个是大城市,比来比去,其实都是废话。

为什么呢?追根究底,为政者的“终极目标”,不过是人民是否感觉“幸福”、感觉“快乐” — 不是吗?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超英赶美?

  1. 郭明伦说道:

    政客为了赢得选举,怎样的美景都可以塑造,当然都达不到,人民又被另一政党的远景所蒙骗,因此才有政党轮替,印度国大党、美国共和党、英国工党迟早重新执政!

  2. 行动说道:

    行动党终于承认,白云过后是晴天。

    【三春过后,繁华尽。行动党最终还是要面对严重挑战。因此,把来临大选定位为非常严重的选举。何谓三春?李光耀,吴作栋,李显龙是也。不过,行动党狭义的把白云过后定义为黑云密布,雷雨交加,威胁并恐吓,一个没有行动党的新加坡,将会是一个没有方向的国家。选民是否认同这个说法?】

    台湾地方选举的蓝天变绿地,很可能让李总理睡不着觉。因此,在行动党大会上,他不能不承认,下一次的大选,不是在野党获得多少议席的问题,而是谁出来做政府的问题。谢谢他把来临的大选,提高到这么高的层次。这也意味着,行动党有可能失去政权。白云过后将出现晴天,艳阳天,不是风云汹涌,失去方向的新加坡。

    白云是不能永远逗留在天上,不飘走的;晴天,太阳,终于要出头,要和人民见面,要照射大地。行动党独霸新加坡政治,一党独大的白云,将要被民主之风吹走,而国内外,人民对民主的诉求,对制衡的期待,对社会不公的新认识,年轻人的不满,这些发展对行动党都极为不利,这些事实,都让行动党感到害怕,危机感日益加深。

    李总理最希望能够像安倍晋三那样,主要在野党民主党无法组成一支团队和他的自民党对抗。同时,选举期不像台湾那样长,让在野党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几个月,甚至一两年的时间来准备大选。行动党的三春已经过去了。有利的历史条件和时代背景,渐行渐远。这是行动党的挑战,它却把挑战说成是人民的挑战。

    我们在分析台湾这次九合一选举的结果,往往忽略两个因素。而把焦点集中在年轻人不满,国民党和民意脱节,施政失败,马英九领导无能等等。这些背景因素,行动党和国民党类似。

    努力,十年耕耘
    民进党在台中,桃园,一个是十年耕耘,另一个也有10个月的耕耘。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对手犯错是一回事,本身的努力,更是取得胜利的原因。选举的准备期太长,对执政党不利,这点安倍晋三明白,行动党和李总理当然明白。以往,行动党除了选区划分取得优势外,选举辩论不全面和准备不充足,都对在野党不利。

    因此,新加坡在野党,如果要取得突破,就要提早做好准备。新加坡民主党已经把2015定位为选举年,过了年,就开始有所行动了。国人为先党也到丹戎巴葛和宏茂桥集选区走动。选举这条路,是一场持久战,对于新加坡在野党来说,越早准备,就越能取得成绩。

    工人党方面,除了在国会发声外,媒体还给与免费宣传,环境局把工人党管理的市镇会告上法庭,国家发展部认为工人党市镇会账目不清,这些免费的负面新闻,行动党支持者看到心花怒放,选民是否认同,造成反效果?这里举一个不相干的例子,高雄气爆后,陈菊的得票却大幅度的增加,这代表了什么?行动党本身没有做好榜样,却想要处心积虑的找对手的痛脚,大事加以发挥,选民看在眼里,心里面自然就更加不爽。

    2011年大选的统计数据显示,新加坡东部选区将会出现激战。这或许是李总理认为,非常严重的,面对挑战最大的地方。简单的分析,东部选区的平均在野党得票率是45%,主要是工人党竞选的选区。这些选区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竞选,选民已经习惯和在野党打交道,只要不断努力,肯定会有所突破。

    而在新加坡西部选区,在野党得票在40%或以下的地区,怎么办?还是一句老话,努力耕耘。民主党,国人为先党,提早准备大选是对。民进党在台湾桃园,基隆和外岛地区的胜出,和持续性的努力奋战,花长时间的耕耘有关。

    大气候对在野党有利,但是,不努力的在野党,还是很难取得50.1%的选票。除非是只是在于参与,不是在于中选,那就另当别论了。

    候选人的素质

    中国大陆在报道台湾九合一选举成绩时,也把中选人的教育背景和资历报上。(http://baike.baidu.com/subview/12766623/13248191.htm#3)
    这些背景资料显示,国民党,民进党和独立人士的中选人,他们的素质都不相上下,你很难说谁比谁好,哪一个党的候选人比较优秀。

    虽然,我们不应该过于重视文凭,但是,候选人的素质也不可以太差。这点,行动党非常在意,因此,连行动党的基层也表示不满,要行动党多派出一些基层领袖代表行动党出征。无论如何,行动党在下一次大选,还是会派出他们认为‘高素质’的候选人。

    新加坡的在野党,在最近的大选,候选人的素质也大大提高了。这是一个可喜的现象。要打倒行动党,不只要比行动党更加努力,还要推出和行动党不相上下的候选人。这其实是行动党很为难的地方。行动党面临一个找高素质候选人的问题,再加上候选人没有包中选,高素质候选人,即使有高薪的诱惑,也不敢冒险参选。反而在野党,出现具有献身精神的高素质候选人。这一加一减,难怪李总理,不能不高喊选情十分严重,严重到可能失去政权。

    集选区的好处用尽了,现在轮到问题多多。以前一只母鸡,可以带几只小鸡。就像宏茂桥集选区,李总理作为大母鸡,带了四,五只小鸡。选情已经改变了,一只不中用的小鸡,现在很可能变成一只害群之马。就像马林百列集选区,一个丁佩玲就把吴作栋这只老马给拖下。行动党集选区候选人,如果有一个候选人,网民看了很不满意,很可能整个行动党团队都受到拖累。一个候选人,很可能成为整个团队的负资产。这是行动党当时计算集选区制度时,没有计算到的。

    这次台湾九合一选举的结果,还有一个行动党不愿意看到的接班人的问题。国民党的新生代候选人几乎全部落选,这意味着,国民党将会出现没有经历的接班人,没有政治,实战经历的下一代。李总理在行动党60大会提到这个问题,看来,行动党也很可能面对国民党的困境,将来的路不好走。

    行动党现在是看着安倍晋三和自民党流口水;多么希望能够回到以前,没有在野党挑战的日子,在野党没有足够的候选人,直通车中选的日子。好景不长在,行动党看着马英九和国民党,心惊胆跳,不能不说来临的大选,非常严重,是一场生死之战。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