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千万太少,1亿又如何?

虽然说“大行不顾细谨”,要成就大事,就不应该拘泥于小枝小节。但是,人们往往忽略了,成功之后,道理就恰恰相反,变成了由细节来决定成败,必须谨防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在小枝小节上下足功夫。

从这一点来看刘太格的《我国能容千万人口》的言论,就和“明察秋毫,不见舆薪”的涵义倒转过来,变成了只看到“舆薪”,却顾不了看不到“秋毫”的窘境。不错,刘太格是新加坡“居者有其屋”理念的主要倡导者,曾任新加坡建屋发展局、重建局局长与总规划师,被称为“新加坡规划之父”。

因此,在他的专业的想当然耳的思维中,就认为只需要建设能够容纳1000万人口的住屋,就能够拥有1000万的人民 — 听起来不错,1000万CC的杯子肯定能够装得下1000万CC的水 — 然而,“大行”是这样,“细谨”却是千丝万缕。这包含了人们的衣食住行,不是把水倒进杯子一样的将人塞进组屋就行。

看起来,这个“新加坡规划之父”中间其实还得塞进“建屋”这两个字,不然的话,在今天政府为了国人养老的问题硬硬的扣留退休人民的公积金引起的民怨、在公众交通的失误和拥挤上被埋怨得几乎焦头烂额、在几十万人民工酬不足糊口,必须借助“就业补助金”接济、在住院病人被安置在医院走廊住帐篷、在小贩中心随处可见佝偻着身子颤巍巍收拾碗碟的老人等等等等的这个时候,《我国能容千万人口》,更像一个冷笑话。

不是吗?谁都知道,要安置1000万人口,不过是全岛各地复制“达士岭”就行。不然的话,要来点新奇的,那么“浮动大舞台”既然可以容纳上万观众,就是说明了建筑“浮动组屋”也行。但是,刘老啊刘老,1000万人口的衣食住行,你怎能够没有通盘计划?

有句话说“循序渐进”,要知道“强扭的瓜不甜”,新加坡能够容纳多少人,不是为了能够“容纳”而“容纳”,而是必须在保障每一个新加坡人都能够过上好日子的前提上“精益求精” — 记得哦,新加坡既不是“牛栏”、也不是“马厩”,更不应该是“猪圈” — 我们都是一群活生生的“人”!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