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我一言堂,不然就装哑巴

“官不僚,则民不会刁”,宋楚瑜,这位台湾唯一的民选省长,能够说出这番话,也就难怪他在省长位的时候,政绩如斯出色。可惜的是,亲民者必乏权谋,他不仅栽在李登辉的谎言,因为不堪冻省和食言的刺激,在激愤之下,理智全失出来竞选总统。结果一场三角战,鹬蚌相争,分了蓝营票仓,让阿扁这个渔翁以不到4成的选票,白白的捞了一个台湾总统。

君子可欺之以方,宋楚瑜的优点,就成为他的弱点。只因为空怀满腔忧国忧民之志,急于出位,结果就处处被小人所算。他会不会再而三的重蹈覆辙,再次的被柯文哲欺骗呢,我们就拭目以待。

提到了“官不僚,则民不会刁”,本来想说的是“会心一笑”,想想却是满腹苦水。看看今天《不满樟宜机场载客新措施 50豪华德士堵车道抗议》这则新闻,想想千里之外香港的“购物” — 这些明摆着的岂不都就是“放刁”吗?

如果再深层次的去想,不仅仅是在黑森林的“店主”,乘搭星航使用网络漫游的千元帐单,《美甲90分钟 账单1259元》,其实都是在庇护在“官僚”的繁文缛节底下的“刁民”干尽的“好事”。

“假如国会里出现了十几、二十几个反对党议员,到时候我将没有时间为新加坡制定正确的政策,所有的时间将花在设法去对付(fix)反对党议员,确保自己能继续得到支持者的支持;我也只能先解决这个星期的问题,暂时不去想如何对付明年的挑战”。

李总理2006年的这番话,兀自余音绕梁。时间并没有让他成熟起来,8年过去了,想不到他竟然还是如此“官僚”!在行动党创党60周年大会上,他完全没有吸取过往的教训,口径依然是如此相似:

“反对党对人们说,请把票投给我,由我来制衡行动党,鞭策李显龙和他的团队。如果所有人都信这一套,国会将只有制衡者,没有做实事的人。”

然而,这次他却把手上的矛“fix”,换成了“被制衡”的盾 — 但是,我怎样也想不通,为什么由反对党议员来“制衡行动党,鞭策李显龙和他的团队”,竟然会演变成为“国会将只有制衡者,没有做实事的人” — 难道说,在李总理的潜意识里,想起的还是他将把“所有的时间将花在设法去对付(fix)反对党议员”,所以就造成了“国会将只有制衡者,没有做实事的人”的乱局吗?

由此来看今天早报的社论,以《国人须有忧患意识》来比较一下,不由得就满头雾水,不晓得是社论的谬误还是李总理的失言?社论末段这么说:

关注朝野政党的表现,认真为国家的长远慎用手中神圣的一票,督促它们不辜负人民的期待,是所有国人义不容辞的公民责任。

谁都知道,是执政党才会拥有“公权力”。才会需要“公信力”。而“公权力”必须有“制衡”,才会有“公信力” — 这点,就才是民主的国度里,人民所以会“委托”国会议员的本意。然而,谁也都知道,党同伐异,由执政党来“督促”自己,在人性上来说,不仅是虚伪的“乡愿”罢了,最大的危险,就是“权力”如果没有“制约”,就如天秤没有砝码,没有“公平”可言。

更可笑的是,李总理完全没有想到,他说的:“如果政治人物耗尽所有时间制衡对方,新加坡就会像其他国家那样陷入停滞” — 整段话的矛头都指向自己。不错,凡反对党都想“制衡”执政党,哪儿都是。而且,最好是“迎头痛击”,甚至让执政党瘫痪,那么,就有机会在下一届的选举中“取而代之”。

但是,谁都知道,新加坡的反对党,在目前的这个阶段,想要“制衡”行动党,那简直是白日梦。我完全没有想到,阿斗还是阿斗,就如阿裕尼集选区的失利,工人党刘程强就说了,不是工人党做得好,而是执政党“太糗”的结果 — 可惜,李显龙显然没有睡醒。

台湾九合一选举,人民给予马英九的教训,只希望不会在新加坡复制。不然的话,刘程强没有方向盘,还没有ready;徐顺全被抹黑抹臭,跳到新加坡河也洗不清 — 唉唉,新加坡啊新加坡,我亲爱的祖国,李总理误国误民就罢了,吾等吾国吾民到时将伊于胡底?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