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兵必胜?哀民呢?

刚刚在《新国志》读了陈俊安的《决战是危言耸听吗?》虽然觉得可笑,但是体谅他毕竟是联邦人,隔岸观火、雾里看花,摸到了象鼻子摸不着象尾巴,看不了“全象”还以为自己知道了“真相”,本想“呲”笑一声就算了。但是,看到了文章末“李显龙的“战术性”告诫,看来绝非危言耸听”的这条狗尾巴,想着这司马昭之心的“危言耸听”,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血气一翻,一口“痰”就吐了出来。

文章一开头陈俊安就这么说:

狮城李显龙总理在党干部大会上提醒人们:“来届大选将是一场极其严峻的决战!我们将尽全力夺回反对党选区。”他也告诫:“不可轻敌,这不只是看反对党拿下多少国会议席,而是攸关谁将组织政府。”

李显龙本来就是阿斗,他的说话毫无逻辑,前后不能连贯,就不去说它了。但是,陈俊安若是想淌淌浑水,至少也得先看明白了李显龙的“决战”,只是“将尽全力夺回反对党选区”罢了。而“不可轻敌”看似废话,其实却点出了过去许多“滥竽”藉着“集选区”庇荫,轻易的登上政治顺风车的弊病。

当然,激起千层浪的,被人质疑为“危言耸听”的,当然是“而是攸关谁将组织政府”这句话。本来嘛,球是“圆”的,政治是黑暗的,不到最后一刻,球进不进门,鹿死谁手还真难以预料。然而,这是对两支实力相当的球队来说的。如果球队实力过于悬殊,就譬如李显龙和网民打官司一样,泰山压卵,来个“即席判决”。这时候,还期待李显龙“可能”输了,肯定是还没有睡醒。

但是,话说回来,PAP选情每况愈下,李显龙沦落到对于组织政府没有“自信”,发出“攸关谁将组织政府”这种丧气话,这点倒是令人感慨万千。

不是吗?有人把这理解为“哀兵”。其实对什么是“哀兵”一知半解。因为从任何角度来看,PAP无论如何都不像是走到了穷途末路,必须背水一战的窘境。但是,回想他的老豆和前任吴作栋,经过了好几届选举,简直是羽扇纶巾,从选前笑到选后的逍遥如意。那时候靠着“集选区”的稳操胜卷,从来都是想要在国会留住几个“花瓶议员”的问题。

你知道的,花瓶嘛是用来插花。因此,那些满身是尖刺的荆棘,他们的选区就会被编入“集选区”而后从此失去政治舞台而逐渐消失。然后留下了一两朵“小花”来点缀国会。

就是这样,新加坡式的选举,就因为执政党操控了选举时间,掌握了天时;随心所欲的划分选区,蜥蜴脚尾掌控了地利。而前几十年,在李光耀和吴作栋的带领下,“人和”也算是平稳过关。试想,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PAP,怎么不会胜选呢?

新加坡的尴尬,是直到李阿斗等象牙塔份子坐在“集选区”顺风车上台之后,“人和”才逐渐的形成“民怨”。因此, “人和”才是李显龙政府最大的“死穴”。刘程强都说过了,赢得阿裕尼集选区的选举,并不是工人党有什么“好”,而是执政党这些年来做得太“糗”了 — 当然啦,工人党从来就没有执政,没有考试又怎能有成绩。

因此,看来李显龙和他的整个团队,在阿裕尼马失前蹄,依然没有吸取教训,其实都捉不到球。看他傻痹痹的要和反对党“决战”,他要和反对党争些什么“鸟”呢,难道要做“反对党”吗?

其实,我最看不惯的,是陈俊安这篇文章里的“屌丝逆袭”。他妈的,什么时候的大选会没有“首投族”这种现象呢?为什么把“这些没资产、没地位、甚至没工作没前途的年轻人”贬为“屌丝”,为他们挂“标签”呢?

不是说“儿童是国家未来的主人翁”吗?那么“年轻人”是什么呢?当一个国家的执政者执政庸能,搞到年轻人没工作没前途时,其实就是“祸国殃民”,本来就应该自己主动下台一鞠躬,换人做做看才是。然而,在陈俊安的狗眼看来,年轻人竟然成为“动摇国本”的罪人,“首投族”的政治理想,他们手上神圣的一票,竟然就是“屌丝逆袭”,这岂不是太伤人了?

以为没资产、没地位的人民就没有脑袋,陈俊安简直是他妈的让人恶心。有道是,来说是非者,就是是非人。可怜李显龙一帮团队,和陈俊安等人高谈政治,却连政治是什么“鸟”都在瞎子摸象。

因为“选举”,看似竞争却非“竞争”,把选举当成政党之间的“决战”,就会像一群狗在“追食、抢食”那般难看;“选举”更不是考试,反对党不在其位,无从得考,而政府在执政的几年来,也缴上了“考卷” — 嘿嘿,这就说到正题了 — “选举”嘛,就是人民对政府数年来的“政绩”,那呈上的“考卷”打分!

PAP上来的时候,人民早知道他们从来没有执政的“经验”。只因为林有福的政绩太“烂”了,就给了PAP一个机会。白云苍狗、物换星移,如今,新加坡人民又来到了艰难的时刻 — 物必自腐而后虫生,就像刘程强说的,PAP把阿裕尼送给工人党,也有可能把整个政府交给反对党 —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会是“屌丝逆袭”。

陈俊安,你看懂了吗?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8 Responses to 哀兵必胜?哀民呢?

  1. 语言说道:

    版主的这篇狗屁文章让读者打打分,就是零分!而且要掌嘴一百下,鞭打手心二百下,鞭打屁股三百下,看看白马非马敢不敢乱说话,乱写字骂人,屁股痛才会痛定思痛!

  2. 霍霍说道:

    连一国之尊,都被白马非马骂到一文不值,看来白马非马应该现身,让读者瞧一瞧尊容,出来让全民拥护,领导岛国走出困境,这才是勇者所为,而不是躲在博客背后,进行人身攻击,使用下三滥的手段,只有弱智人渣如此!

  3. tanboonpin说道:

    好文章。 白马加油。

  4. 郑氏说道:

    在刮政治人物胡子之前,白马非马应该自宫!

  5. 林子扬说道:

    白马非马怎能从政?年纪一大把、教育水平不高、脏话连篇、自以为是、目空一切、脾气暴躁、猴样尊容、拥有政治前科的左翼分子;这种料,摆在选民面前,连一巴仙的选票都得不到,输掉按柜金,把几个月得来的就业补贴给押上了

  6. tanboonpin说道:

    如果白马的文章不是一针见血,还有众多读者支持,就不会惹来这些有心人的攻击了。

  7. tanboonpin说道:

    白马是难得的政治评论家,不和主流评论同流合污。 几时见过评论家会摇身一变成为政治家?

  8. 郑氏说道:

    吴俊刚先在南洋商报当政治评论家,后后来成了政治家,当选布来德岭区议员。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