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PETC trade fairs are about greed — So,其它的GRC呢?

众所周知,市镇会不是一个盈利的机构。当PAP执政党胯下的GRC可以将从居民收来的杂费当作投资基金来操作时,我想象不出,由工人党管治的阿裕尼市镇会为了利己利民,主办展卖会赚了一些钱,并且将之使用在“市镇会”的运作上会有什么瑕疵。不是吗?我相信任何一个GRC的居民,都会情愿看到市镇会以主办展卖会来补贴市区的运作,而不是将居民缴交的杂费拿来豪赌  — 在金融风暴时,PAP的14个市镇理事会,在投资的雷曼债券和其他结构性金融产品上损失了千多万元,至今还欠人民一个交代。

因此,其实新加坡人得感谢赖添发,晓得阿裕尼-后港集选区市镇会是那么积极的帮助区内的市民。当市镇里高达29%居民因为碰到种种原因而拖延缴还“杂费”时,不是像执政党一般的不近人情,动不动则以法律对付。而是采取相对缓和的柔性作风,一边给予居民情义的人性通融,一边则寻求开辟资源来支持市镇会的运作。

这就让我联想起了牛车水的春节花市。如果说GRC主办展卖会得到了一些好处,不管是拿来“赌”基金和帮助居民都可以是“Greed”、“贪婪”的话。那么,牛车水年货市场和国家环境局,谁才是最“Greedy”呢?

在人民行动党大会的演讲中,赖添发这么说:

人民行动党去年在阿裕尼的挫败其实是个“全国结果”,人们明显对行动党有所不满,在这个过程中,阿裕尼支部成了替罪羊。

从这句话可以看出赖添发对阿裕尼支部成为行动党的“替罪羊”虽然不满,却也从中得到启示 — 那就是如何使阿裕尼集选区的人民对工人党不满。因此,谗言中伤、恶意抹粪,打得尽是如意算盘。含沙射影、两面三刀,所有的明抢暗箭,都是针对这阿裕尼集选区的工人党议员而来 — 目的纯粹就是贬低工人党阿裕尼集选区议员的表现。

只是,十几年来后港的居民已经看到了没有PAP太阳还是每天都升上来;阿裕尼集选区的穷困居民,也看到了有没有杨荣文,在缴交杂费的日子还是免不了头疼 — 不对,起码就没有黄世仁带着爪牙追帐。

每个人的人心都是一把尺,随着自己的需要衡量。这把尺是“直”是“歪”,只有自己最清楚。那么,或许,可以仔细的看着《PAP’s Victor Lye: AHPETC trade fairs are about greed!》和《Victor Lye admits the PAP is greedy》这两篇文章。然后,读者是不是就会变得像韩咏梅一般的,《网络让你变笨了吗?》…

都会有各自的答案!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