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怕吧!言论自由要生命的代价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翻译自匈牙利诗人裴多菲的这首诗,风靡了两个世纪。记录了多少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织就了多少缠绵动人的经典悲剧 — 让多少人因此血气上涌、情怀澎湃;让多少人柔肠寸断、热泪满眶?

但是,有几个人就因此懂得生命的真谛呢?有几个人就因此懂得爱情的内涵?更会有几个人,因此懂得自由,并且为了自由,时刻准备着奉献 — 生命可以牺牲、爱情可以抛弃?

愚者如我,当然没有答案。然而,就算是没有答案,当一看到罗大成的《言论自由的代价》,把血洗沙尔利杂志社的恐怖主义和侮辱诅咒新加坡人的菲籍护士相提并论,泰山鸿毛并举时,心中的那种吃惊,简直是不可言喻,只觉得无理荒谬极了。

吃碗面翻碗底,这个菲律宾籍的男护士,对于收容他的国家不仅没有反馈、感恩之心也就罢了。在他人的屋檐下如此跋扈嚣张,不仅医院需把他炒鱿鱼,政府甚至应该立即将他逐出咱们的国土才是。

当然,他就得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价。可是,想一想菲人于网上策划在新加坡闹市公然庆祝国庆,并且得到李总理的同情而指责国人的这段往事,作为新加坡人的我,不由得就有点感觉遗憾。冰暴三尺,非一日之寒,菲人如此胆大妄为,岂不就是咱们政府怂恿放纵的结果吗?

新加坡人容不得“反骨仔”,菲南护士将因此付出代价,这毫无疑问。但是,把沙尔利杂志社十几条人命的惨剧也说成是《言论自由的代价》,罗达成啊罗大成,你的言论无知得不似人话。

虽然言论自由也仅是自由的一个干线,但是自由有很多层次。非洲大草原的飞禽走兽,享受着广袤无垣的自由天地;动物园里头的走兽飞禽,在自己的栏栅里也是自由的活动。这两种自由,当然见仁见智。罗大成生活在动物庄园,以栏栅为安逸也就罢了。但是若是以为沙尔利杂志社被血洗是“欧洲人宁愿付出惨重的代价”,这已经脱离了言论自由的范畴。

在“沙尔利周刊”杂志社这桩事上,陈春安就看得比罗大成透彻。虽然在“冤有头债有主”上走岔,忽略了杂志社的讽刺漫画就是它被攻击的原因。但是,瑕不掩瑜,毕竟他没有笨到把悲剧归咎于是《言论自由的代价》,知道没有人会为几张漫画付出宝贵的生命、晓得这是《恐怖主义这头怪兽》在作祟。

不错,有些地方会因为“捍卫”言论自由而失去自由,甚至失去生命。就像咱们新加坡人。就有不少人因为言论而失去家园,因为言论而锒铛入狱。但是,“沙尔利周刊”毕竟在法国。燕雀安知鸿鹄志,栏栅里的动物竟然非议非洲大草原上尽情奔腾飞跑的动物,是不是头壳坏了?

《言论自由的代价》和《恐怖主义这头怪兽》,这两篇文章使我在看到《我国富裕表象下“独裁”?英国《卫报》遭炮轰》这篇新闻稿时,不禁摇头叹息。

宁做太平犬,不做乱离人。被关在笼子久了,就夏虫不可与语冰…井蛙嘛,看到的也只能是这样的天地 — 不是吗?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你怕吧!言论自由要生命的代价

  1. 君君说道:

    白马非马在七十年代,参与左翼亲共反政府活动,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拘留数年,最后终于获释。心中充满怨气、怒气;恨意,敌意;以攻击政府为目标。文章硬扯、胡扯、瞎扯,语无伦次,疯言疯语,已经到了必须进板桥的阶段了!

  2. 李大头说道:

    现在中国崛起左派得令,岛国的右派还争着用他们的热脸来贴左派的冷屁股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