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司机?

早就看过了草民的《副司机论》,虽然心里大大的不以为然,但是毕竟上不了早报网页,错过了曹用信的文章,也就不好说什么。

今天,也是因缘凑巧,竟然在网上欣赏了李承璋的《“副司机”与新常态政治》。之后,连带的也读完了曹用信的这篇狗屁文章。

趣谈“坐在前座的副司机”》文章的确有趣,因为充塞在里头的,除了无厘头还是无厘头,不仅一无是处,没有逻辑,就算什么是“副司机”,也是一知半解,鼠目寸光。

我们这些坐过长途汽车的,接近过运输业的,就知道“副司机”是怎么一回事。“副司机”可不必司机差,尤其是长途运输,正副司级两人轮流着驾驶、轮流着休息,就这么日以续夜,和时间赛跑,赶快的完成任务。

如今航空业发达,尤其是廉价航空,让平常人也可以乘风高翔。而我们知道,就算是机师,也有副机师。通常副机师的飞行经验或许比之正机师少了些。但是,他也肯定是一个合格的飞行员。

因此,当刘程强弱弱的说出工人党还没有执政的能力时,却想成为“副司机”,听起来不免让人觉得刺耳,诙谐到感觉荒谬。

曹用信的所谓“副司机”,是简单的一个“导游”呢?还是“副司机”,我看他也是懵嚓嚓。好吧,就算是“副司机”,但是驾驶盘却还是掌控在曹某人的双手,怎么迷路了走岔了竟然把账算在不坐在驾驶岗位上的无辜?

基督城因为地震,有些道路损坏了,必须改道而行。曹用信说:就迷路了,不过我仍依据超过30年驾车经验判断,加上路边询问,很快便能“回到正轨

很好,那么他后来为什么对自己如此没有信心,原本正确的方向,反而因为副司机要求改道就改道,弄得最后原地打转况且,更让人感觉诧异的,就是副司机竟然会愚昧到不遵守交通规矩,不顾危险要求我在马路上停车,让他能看清楚路标这般不可思议。

还好,“副司机”叫他停车,曹用信还会叫他闭嘴。忍无可忍,驱赶这位副司机下车,要他改搭后面的随行车辆 。从此,曹用信就不再迷路了。

这是童话呢还是神话,真是不折不扣的“趣话”。很显然的肯定这位“副司机”不合格的同时,其实也反映出了曹用信自己没有十足把握,底气不足的窝囊姿态。我们知道,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这个孤独刻薄的司机,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整车人就会被他带进荷兰,两短三长。

长途汽车为什么要有“副司机”,飞机上为什么要有“副机师”,为什么轮船上也会有大副二副,曹用信不肯去想,那么他这个人就不足道哉,摆在他前头的,也只能是一个不知大体的“独夫”,在遇到不可预知的因素时,就会把全体队友带进灾难。

刘程强不自量力,不好好的学习驾驶,然后彼可取而代之,随时接替驾驶盘,竟然还想当副司机,这是他的错。然而,众所周知,李显龙总理若是没有三支拐杖,几个“资政”来帮助他稳住驾驶盘,他也没有今日。

问题是,如今几个“资政”都已经逊位了,没有了拐杖支撑,是不是是得找个稳当的副司机的时候了呢?高处不胜寒啊,但愿李总理有这个“智慧” — 毕竟,新加坡不姓李,新加坡是新加坡人的新加坡。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如此司机?

  1. 卫温宝说道:

    环境所致,锋芒毕露,可招人祸。卧薪尝胆,方为上策。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