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通膨率?

我虽然读书不多,对经济也是一窍不通。但是,我对数字有兴趣,尤其是“统计数字”,更是我的最爱。我爱“统计数字”,因为“它”神通广大,有时候比化学变化还迷人。

我为什么“爱”上“统计数字”呢?因为“它”可以抬高我的身份。我的微薄的薪水,自然是微不足道的,那个林医生议员说得没错,他没有百万薪水,在成功的商人面前就会感到矮了一截。而我呢?就更自卑了。

然而,幸好有了这个“统计数字”。譬如说,全世界都晓得新加坡人的年均收入是5万多新元,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7倍。那些不知高低的外国人,一听到我是新加坡人,当然不晓得我需要不停的工作5年,才会凑足一年的人均收入,竟然都会另眼相看,以为新加坡遍地都是黄金。

人均收入5万多块钱,也就是说每月最少都有4,000新元。但是,新加坡人可不要头大,最少有30%的新加坡人就像我一样,5年工作收入才有人均收入的这个数额。而且,听说最少有5成的新加坡人,每年收入都达不到这个中位数。

啊哈,这不是很奥妙吗?以前,我要“抬举”自己的时候,就会把自己的薪水和总理的薪水平均起来自慰。你不知道吗?我和总理的平均收入,就差不多多整百万,这还是总理减薪后的影响,不然就更多了。

真是的,上面的这些胡言乱语,其实都是感慨,感慨“统计数字”的伟大。对内,就像鸦片一样的麻痹了新加坡人的神经,“统计数字”就像一块猪油,出门时搽一搽,人前人后总是满嘴油,就是要人以为你刚享用了鲍翅。对外呢却好像一道靓丽无比的彩虹,看着叫人羡慕,引人惊叹。

啊呀,应该说到正题了。今天看到《本地去年的家庭通膨率为百分之1 显著低于前年的百分之2.4》,1%?心里不由得怔忡了好一阵。虽然不晓得“通货膨胀率”和“家庭通膨率”之间的“咚咚”,却觉得这里头的水份太多了。

什么是“家庭通膨率1%”呢?就是说去年“消费”1百块钱的东西,今年必须1百另一块钱 — 啊哈,有这么“好死”吗?别忙,我早说我对“统计数字”有兴趣了。要“降低基尼系数”是很难的。然而,像新加坡这样的城市小国,要给“通货膨胀率”玩点小把戏,那是易如反掌。

众所周知,“通货膨胀率”就是物价平均水平的上升速度。在百物腾贵,生活必需品价钱节节上升的这个时候,人们总感觉钱不够用,“亚历山大”,竟然出现了“家庭通膨率”只有1%的局面,这个游戏就如我的薪水和总理的薪水“平均”一样,那就是“屋价”。不同的是,总理把我的平均收入提高了,而某些像“屋价”啊“COE”啊,再一个就是能源价格持续走低,拉低了“通货膨胀率”。

但是,你知道的,就像总理的薪水和我无关,这些影响着抵消“通货膨胀率”的因素,并没有缓解中下层人民在生活中的困境。也就是说,1%的“家庭通膨率”,仅是一个比较好看的彩虹数字。和真实的生活脱节。

此外,其实《本地去年的家庭通膨率为百分之1 显著低于前年的百分之2.4》,还偶然的透露出一个讯息,那就是收入最低的家庭,处在我们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所碰到的窘境更为严峻。

本地去年的家庭通膨率为百分之1,显著低于前年的百分之2.4。统计局表示,收入最低的百分之20的家庭,去年的通膨率为百分之1.5。

收入介于中间水平的百分之60的家庭,通膨率为百分之1.2。收入最高的百分之20家庭,通膨率则为百分之0.7。

愈贫穷的家庭“通货膨胀率”愈高,愈富有的家庭“通货膨胀率”愈低,这告诉我什么呢?就是为贫富悬殊再增加了距离。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