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天?

晴时阵云偶阵雨,说的是天气无常。无常就是天道,试想,如果长年累月一轮红日就挂在天上,大地岂不是就要蒸晒得万物俱成臼粉?反过来说,若是大雨一直下个不停,那时江河泛滥,洪灾处处还罢了。农作物被破坏贻尽,大饥荒总是随在洪水身后荼毒世人。

因此,变天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变的天。今天,再又看到李叶明的文章,一篇《换政府?你准备好了吗?》还不够,《新加坡会“变天”吗?》又再次危言耸听。

其实,岂止是天会变,就是人心,也是无时无日不在无穷变化。这些日子来,为了纪念立国50周年,建国初期一段波谲诡异的政治清算又被揭开来。其实,对于这个被“莫须有”囚禁了三十多年的政治犯,在今日无数的“共产党高级干部”就读南洋理工大学的“市长班”时,争论林清祥是不是“共产党人”显得更加诙谐。

我甚至怀疑,李叶明就算是个“党员”也毫不稀奇。前阵子咱们的政府见到“共产党”肯定是赶尽杀绝。就算是“亲共”罢了,一样也是草木皆兵。谁能想到呢,会有今天这个亲热的局面?

这不就是“变天”吗?“天”早就“变”了,不是吗?只可怜那些被作弄得遗憾终生的、被遗弃在国外回不了家的,午夜梦回,肝肠寸断却是欲哭无泪。

李叶明的奸佞,可以从“一不小心换掉政府”看出来。我不懂得李叶明是否“一不小心换了国籍”。50多年前,新加坡人都不怕把林友福政府换掉。50多年后,对于一个已经逐渐失去“民心”的政府,“变天”又如何?

其实,李叶明的一番危言,就连李显龙在党庆上激励干部的说话,都是抓不到球,什么“决战”啊“变天”啊完全是把自己的“私利”摆在前头,把老百姓的“心意”当作透明的空气。

博客 否极泰来 有篇文章,说的是:《新加坡变天后,将出现“汉承秦制”》,我一看不禁莞尔,觉得虽然有点儿意思,可也太牵强了。毕竟,人民要的就是一个“变”字,如果新政府也依着旧政权的老路走,那又何必当初呢?

其实,我觉得什么一党制、两党制、多党制完全不是问题,问题就出在执政者是否“将”老百姓“放”在心上!李显龙怕“变天”,他愚昧的以为就是和反对党的决斗。但是,他却忘记了,甚至全然不晓得是必须时刻放在心上的,关键就是能否“争取”到老百姓的支持。

然而,当“集选区”增加朋党的庸俗政治、当种种雨伞“变”成加诸在人民身上的桎梏、许多拐杖“变”成拖垮人民脚步的脚镣;当公器私用,官商一体,政联企业愈办愈风生水起,这个时候…嘿,我刚好在网上找到这幅图片,这样的“天” — 不“变天”还行吗?

其实,我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惊惧,当每一个以为“变天”了新加坡将伊于胡底的人,他们的预感,难道是晓得执政党这些素日里爱国“爱”到出面的人,如果输了选举,就会像杨荣文等人一样,离弃了自己的祖国,做了名副其实的“逃兵”?

然而,当“阿裕尼集选区”变天之后,太阳还是每天从东方升起来的这个时候,怕“变”,是庸人自扰呢,还是杞人忧天?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2 Responses to 变天?

  1. 阿木说道:

    李叶明是有姓有名、有照片显尊容的新移民,你呢?是无姓无名的混种,只会进行人身攻击,死不认错的糟老头!时不我矣,放下屠刀,才能解脱!

  2. 阿木说道:

    上面的"阿木"你为何如此卑劣,连匿名也要冒充?总理自己说过变是唯一不变的永恒道理,所以大家只能希望変天时人民是要有准备的,而不是英文所说caught off guard 。譬如一对伴侣,合作伙伴已经对对方失去信心分手就是迟早的事。尽管一方再努力挽回,电视所说哀大莫过于心死了。更何况如此次车资理事会不是喊暂停先再观望油价多几个月的走势,就迫不及待在这油价滑落5、60巴仙的时候还硬拗说没赚头要强行起价来说,你说这样的人还可以信赖吗?

    好久不想说几句了,谢谢"阿木"。

  3. 阎斌说道:

    阿木骂阿木,自己骂自己?阿木啊,你的这个笔名是有注册的吗?其他人都不能用?这未免太过霸道了!我认识的阿木就有好几个,不知道哪个才是会在网上发牢骚的阿木?你说奇怪不奇怪?

  4. 阿木说道:

    这么巧?那我没话说失礼了!弥塞亚懂得电脑语言躲在吉隆坡都可以被揪出来。其实匿名不匿名政府要揪住有何难题。有人认为网上採实名制发言比较好,我认为那它一定得配合记名的大选投票,否则网上大伙说假话结果大选成绩翻盘。

    阎斌先生如果你用了这笔名一段时间了,结果我也来用同样的名字你不觉被冒犯那就没事。我说了网上匿名并不同于保障你大选时匿名投票的秘密性质。我相信行动党不至于须要这几个或只是一个不断变换笔名在中文论坛干些下三滥以引起仇恨的打手。下回你再写我会放去李显龙的网页,你小心被叫去问话。

  5. 阎斌说道:

    “下回你再写我会放去李显龙的网页,你小心被叫去问话。”这叫做恐吓?谁怕?哈!哈!哈!

  6. 阎斌说道:

    任何人都可以用阿木这个笔名,你懂吗?把“阿木”google 一下,你会被气得爆血管,有“阿木小说网- 专门写”荒村红杏,偷爱,艳满杏花村,山野猎妇,乡村满艳,换爱“ 。是你的网站吧?读者可要去瞧瞧看。

  7. 阿木说道:

    你继续吧,失陪啦!我只是要告诉你如果你是真打手,手段卑劣上头不会赏识。如果只是要挑起仇恨除非你在外国,我们大家的身份保不了密。就这样,请便。

  8. 阿木说道:

    阿木小说网真有看头,篇篇小说让人看了血脉喷张,多谢阎斌的好介绍。

  9. 阿木说道:

    哈哈,连孟加拉的硕士(不是没读书)都懂李总理说yes别人不会说no,你这阎斌小子竟没把他放在眼里。你不怕,那我们骑驴看唱本吧!吃饭喽。

  10. 阿木说道:

    山不转路转,路不转人转。你喜欢阿木,我把他让给你。我可以用阿花,阿莲,阿明,阿成等等阿字辈名字。就此别过,阎罗王的孙子

  11. 阿木说道:

    阿木多看“阿木小说网”的小说,就快活如神仙了,说不定今晚会向老妻求索数度了。

  12. 阿莲说道:

    谢谢你指点我老公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