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三拍

千呼万唤始出来,作为国家发展部的老大,许文远选择在国会“一锤定音”,为“骨灰瓮事件”画上休止符,自有“他”的考量。或许自重身份,不屑与民媒分说;或许有其它不可告人的内幕。总之,政治是黑暗的。迟来的正义好过没有正义,许文远慢三拍,此处可以略过。

只是,许文远没有从「公园脚车事件」中得到教训,对于“一个没有宗教关联的公司,标得政府拨出用来建造宗教场所的土地”其中的“奥妙”竟然完全没有联想,抱着“他”那一贯悲天悯人的虚伪,假借“祝英台”一个男扮女装的故事,就想“大事化无”,把一个国家重要部门所犯的“错误”消弭于无形 — 不仅有愧于他的“官格”、“人格”,也对不起他的高薪 — 每年百万元的民脂民膏。

“没有宗教背景,却标得建造宗教场所的土地”这样的“结果”肯定耐人寻味。然而,这毕竟不像「跛马」尿遁、水遁一样的扑朔迷离。只要“找”出在是“谁” — 建屋局的那一个官员在“投标书”上签字,批准了私人公司Eternal Pure Land,颁发“不能作商业用途”的“官地”来建造商业性质的“骨灰瓮存放处”,一层层的抽丝剥茧,“问题”在那儿,立马就能够水落石出。又何必假惺惺的动作,搞什么“探讨如何改善宗教场所土地竞标程序”。 试想,这个投标程序若是有问题,多年来怎么能够三番四次的,一连7次侥幸无事呢?

“骨灰瓮事件”批准投标得标,许文远若是袒护属下,那是大问题;许文远若是有所“顾忌”,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投鼠忌器,那问题就更大。但是,不管问题出在哪里,许文远「祝英台」女扮男装的譬喻,就像他以前批评诸葛武侯不够聪明一样,一知半解,抓不到球就罢了;却也露出“他”的死穴,欲盖弥彰的马脚。

在“时代”的背景下,「祝英台」若不是女扮男装,就没有后来“化蝶”的凄迷故事。「祝英台」女扮男装,从来就不是为了「梁山伯」。“她”没有想到欺骗什么人。然而,若是一家没有宗教背景的私人公司,把自己打扮成为“宗教背景”的机构,投标一块只能“用作建设宗教场”的土地,并且藉此“误导”了建屋局,取得了使用土地的开发权作“商业用途” — 那么,是不是已经达到了“行骗”的确实罪证呢?

其实,还有许多国人没有想到的是,如果不是Eternal Pure Land 犯错,这家私人公司没有利用错误的讯息误导了建屋局。而且根本就是建屋局里行事不周,动用私人关系或感情,才促使了Eternal Pure Land 标得这块土地。那么,于情于理,建屋局可能就必须为此赔偿Eternal Pure Land 的损失。这么一来,本来就闹“亏本”的建屋局,是否又要人民出血,国家买单?

TR EMERITUS》有两篇文章:《骨灰瓮引发诚信问题》、《骨灰瓮引发诚信问题(二)》,里头就说得清清楚楚,“诚信”就是“骨灰瓮”的关键问题。许文远曾经说过:“我们都是诚实的人”来标榜自己,希望他并没有忘记。“骨灰瓮”并没有因为“不建”了就一了百了,还必须“问责”,揪出“不诚实”的人,还我国家、社会一个公道。

末了,《许文远:不允许在盛港西建商用骨灰瓮停放处》的这篇新闻报道,就不知道会不会让那些在早报《言论版》为灵骨塔的建设造势、劝喻和恐吓,讥讽新加坡人“邻避”的二丑感到脸红?

这是题外话。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9 Responses to 慢三拍

  1. 霍霍说道:

    版主应该为自己不懂得政府机构的工作方式而感到脸红!这不是问责的问题,批准这项交易的有关单位并没有财力物力去调查有关公司的背景。政府单位每日批准的交易有时近百宗,怎么去调查?谈何容易?调查每宗交易投标公司的背景,将使整个行政单位的行事瘫痪。即使是一个小小的托儿所,负责人必须将动用资金超过三千元的项目,放上网供公司投标,小至提供清洁服务,大至提供整个托儿所的维修,试问有可能吗?何况有时一个项目引来超过整百家公司的投标,竞争激烈,进行调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 a Singaporean说道:

      The message by 霍霍 is misleading :”政府单位每日批准的交易有时近百宗,怎么去调查?” We are talking a government TENDER here that involves millions. This is not an internet hearsay or opinion. This is a multi-million dollars TENDER. Obviously before the tender has been awarded to EPL (or any bidder), the relevant authority would need to have an in-depth knowledge of the company. Moreover, after the tender has been awarded, there are numerous meetings being held between the parties. Obviously it is 霍霍the one who needs to 感到脸红.If a commoner could easily know that EPL is a commercial entity, it is a laughing stock that HDB doesn’t aware of that.

    • a Singaporean说道:

      哈哈,霍霍该“为自己不懂得政府机构的工作方式而感到脸红”。 “何况有时一个项目引来超过整百家公司的投标,竞争激烈,进行调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就真的有百家公司投标,也会filter三至十间。可进行调查了吧!何况这是个大标案。selected投标公司必会有presentation。HDB人员不会问吗?

  2. 张扬说道:

    建造骨灰瓮是方便白马先生早登极乐,早日解脱使用。像白马先生这种斤斤计较、铢鎦必计的畜生当然嫌骨灰瓮的价格昂贵,看来丟进大士焚化炉一了百了,或丟去武吉巴督喂野狗算了。

  3. 阎斌说道:

    Eternal Pure Land 公司没有行骗,许多宗教团体有通过注册公司投标政府的合约。“官地”允许宗教团体与公司投标并没有错。

  4. market2garden说道:

    ~于情于理,建屋局可能就必须为此赔偿Eternal Pure Land 的损失。~
    国会议员有没发问?

    • 白马非马说道:

      早报《许文远:不允许在盛港西建商用骨灰瓮停放处》这一篇报道中,在回答李美花询问时,许文远有这样一段话:

      许文远答复时表示“有这样的计划”,不过目前正在与标得土地的公司协商。

      怎样的“协商”呢?是以金钱赔偿损失还是用另一块土地交换?

  5. 李大头说道:

    这些妒忌白马的人,不如自己也开个部落格给人读。

  6. Pingback引用通告: 慢三拍 | 新国志

  7. 卫温宝说道:

    尽快了结事件,转移视焦,可能是护主行为。看官们都傻眼了。

  8. 阿莲说道:

    这些老是写女人、老人、酒、娼妓、色情网页的人come on倒卡秋一下,这是一个中文小论坛让一小撮人抒发不满。如果不同意请同样举证逐点反驳。你说别人霸道不允许同样署名,为免无谓争端我宁愿做出让步。吁请你或你们停止咒骂人死之类的留言,文明一点,不要做网霸!

  9. 沈慧说道:

    宋(福建话:爽)人意思有三:第一:图个上面口爽。第二:图个下面“脚穿”爽。第三:“脚穿”爽到想喊叫,却因上面给肉棍塞到哑口无言,两头不到岸。

  10. 阿莲说道:

    不肯接受就继续吧,要不很快也没得爽了。哈哈!

  11. 飞天客说道:

    许文远曾经说过:“我们都是诚实的人”来标榜自己.只有骗子才说自己是诚实的人!许文远号八元,字三八,法名新马扁子!

  12. 飞天客说道:

    这块地在市区重建区的发展总蓝图中,被规划只能给新加坡华人宗教为兴建华人庙宇的保留用地。许文远和他的部门批给了外国的公司(宗教公司?)!让外国公司插手新加坡宗教!这是犯法的事!我们有理由相信许文远或他的部门有人渎职!或贪污!总理管辖的贪污调查局应该调查许文远或他的部门给新加坡人一个交待!!!

  13. 沈慧说道:

    权力不受约束怎会不欺民?靠品德?屁话。
    权力不受监督怎么会不贪?靠人格?空话。
    权力不能问责怎么会负责?靠人品?鬼话。
    权力不能质疑怎会不犯错?靠魅力?笑话。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