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对『民主』的折腾

许多孩童被他们的父母抛弃,许多孩童染上毒瘾,沦为娼妓,为什么上帝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孩子们可没犯什么罪啊!

对这个本来无家可归以致流浪街头,后来却获得教堂收留的12岁女孩的问题,最近访问菲律宾的罗马天主教教宗方济没有答案。这不奇怪,方济不是上帝,自然不晓得上帝他老人家有什么神机妙算。

吴俊刚写女孩对人世的控诉,不过是为了突出导致菲律宾国家贫穷,人民颠沛流离,120万儿童流浪街头、35.1%的儿童生活贫困、全国人口当有33%住在贫民窟的窘境。然而,无视于现实的环境,人心的险恶、腐败的贪婪,简单的把国家失败完全归咎于是「民主的折腾」,而目的竟然只是纯粹的为了新加坡本国的不够民主的「制度」护航,如果其人不是被一叶障目了,就是鼠目寸光。

常言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民主」其实就和「水」一样,本身无所谓善恶。譬如刀具,用得好就是利器;用得差就是凶器。不是吗?菜刀嘛,本来是厨房里头砍肉切菜用的。若是有暴徒使用菜刀杀了人了,试想,这会是菜刀的错吗?

唐朝有个诗人叫刘禹锡,写了一首诗送给白居易。诗里头就有这么两句:“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像菲律宾这般国家,或许就是一艘「民主」的破船,但这破船决不能阻止其余的「民主」船只努力前航、奋力远航。有时候,「民主」或许也生病了,就像一棵病树。但是我们可不能因此忽略了,就在前头,就有许多「民主」的树木,枝叶繁茂、花枝招展、生机活泼、绿意盎然。

菲律宾妇女为什么会选择出国当女佣,吴俊刚写很很清楚。在《菲律宾民主的折腾》一文中,他就说了:

流散”在海外工作和居住的菲国公民已经超过1000万人。他们每年汇回家乡的款项高达210亿美元。这只是中央银行的数据,还有大笔汇款是通过非正式或非法渠道汇回国的。如果这些在外国打工的菲人,家里平均有三四个亲人的话,那就是说,有约三到四千万人是靠他们养活的。

凭良心说,如果环境好好的,谁不想安居乐业?如果在马尼拉做女佣也有在国外同样的收入,菲律宾妇女就算不嫌弃当女佣,肯定也不会选择出国。因此,“出国当女佣”就成为政府的口头禅,时刻的警惕着新加坡人、尤其在大选时期,变相的威胁国人若是不小心的把政府换了,咱们新加坡的妇女同胞,就会像菲律宾来的、印尼来的、缅甸来的女佣一样,到其它的国家做女佣。

其实,认真来说,又不是奴隶时代。为了养家活口,做女佣又何妨?难道说咱们的政府打心底就是「歧视」女佣吗?女佣外劳所以到异乡打拼,关键就是能够增加收入。据说,新加坡的外劳和女佣的收入,和其在本国的收入比较,少则多3倍,多则5倍7倍。我其实想,咱们那些洗厕所啊洗碗碟啊扫地抹桌子的“卫生人员”,如果有某个国家愿意提供他们3倍5倍的薪水,大约很少人会“”出国,甚至是恨不得就插上翅膀,远扬异乡 — 你说会吗?

是的,就如吴俊刚说的:“腐败和贫穷是菲律宾长期无法解决的问题。”但是,这句话也是透露出菲律宾人是已经在尝试解决的。但是,新加坡譬如一只小麻雀,一颗米粒肚子就饱了。对菲律宾这一只大鹰来说,一颗米粒能够做些什么?

其实,很多东西都是不能够这般简单的譬喻、比拟。全世界的人,当然也包括了新加坡人,都认为李光耀很了不起。但是,别忘了,在整个马来西亚的政治舞台上,他却被东姑等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没有被东姑以内安法囚禁而是被驱逐,这是新加坡的运气,而李光耀的运气更好。

因此,“莫道菲律宾无能人”!有两句诗这么说:“时来风送滕王阁、运去雷轰荐福碑”。世上能人奇士甚多,结果大都是默默无闻,其实原因就在于一个“运”字,“运气”没有李光耀的好罢了!试想,若是东姑当年对待李光耀就像李光耀对待林清祥一样,或许可以问问李光耀,他今日会是“谁”呢?

我们都知道“无风不起浪、无花不结果”。尤其是对于国家这么庞大的机构来说,成功的最大关键,就受到天时、地利、人和各种因素的影响。李光耀后来在新加坡的成功,和他在马来西亚时被踢出局(失败),都说明了李光耀本人虽然是个因素,然而更大的因素,其实是所有新加坡人民的配合和努力。

因此,当我看到吴俊刚认为菲律宾政府是“平庸的政府”而“威胁”国人,他这么说:

但新加坡似乎还有些人不在乎出现平庸的政府…

我不由得“”的一声就笑了出来,吴俊刚的这句话,真是“神来之笔”!他一语就道出了此时此刻新加坡,为什么会有“变天”的忧虑的缘故 — 这不就都是 — 只因为如今的新加坡,在李显龙的领导之下的政府实在是「平庸」了!

5、60多年前,林友福政府太平庸了,我们的建国一代的新加坡人,也没有“变天”的忧虑,决定就掉了他。当时,我相信没有一个建国一代人能够开出保单,保证“选”出来的人民行动党会把新加坡治理得更好。然而,有尝试就有机会,历史的结果证明他们是做对了!而如今,新加坡人民也来到了最艰难的时刻。目前的政府不仅平庸,而且对人民完全缺乏诚意。没有使命感不说,对钱财也锱铢必较。就像一个败家子,享受着天文数字的“高薪”,却搞出来3成的贫民。而种种所谓的拐杖、雨伞、津贴、优惠,就如一个个巨大的千金锥般的“亚历山大”,沉重得让大部分的新加坡人喘不过气来。

幸好,吴俊刚说:

已故的建国元勋之一拉惹勒南曾说,新加坡必须是个“狮子领导狮子的国家”…

啊哈,新加坡人既然都是狮子,那么偶尔换只狮子,“变天”来玩玩又何妨?但是,让我担心的,就是不晓得,那些向来支持政府的新加坡同胞,是不是就像吴俊刚说的,不在乎现在的“平庸的政府”?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吴俊刚对『民主』的折腾

  1. 工人说道:

    吴俊刚,菲律宾民主的折腾

    导读:那么,新加坡是不是永远缺少不了非凡的政府呢?答案不幸是肯定的。这是小国生存的现实。已故的建国元勋之一拉惹勒南曾说,新加坡必须是个“狮子领导狮子的国家”,只有这样一个新加坡,才能在充满险恶的世界中求存。

    罗马天主教教宗方济各最近访问菲律宾,受到热烈欢迎。对菲国的众多天主教徒而言,那是亲睹他的真容的难得机会,但一个12岁女孩则选择用这毕生难逢的机会,提出了一个令他难以解答的问题。
    这个一度流浪街头、无家可归,后来获得教堂收留的女孩,在马尼拉一所天主教大学的欢迎仪式上,获得机会上台,但她没有雀跃万分,而是满怀委屈地哭诉:“许多孩童被他们的父母抛弃,许多孩童染上毒瘾,沦为娼妓,为什么上帝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孩子们可没犯什么罪啊!”
    教宗的回答令人叹息。他告诉在场的3万人,小女孩提出的问题是没有答案的……其实,如果要给出一个宗教的答案并不难,但教宗选择说没有答案。也许,他知道,自己不能代表上帝回答。又或许,他觉得,这个问题并非完全可以用宗教答案来解释。
    根据联合国数据,菲律宾有120万儿童流浪街头。儿童保护网基金会资料则显示,2009年有35.1%的儿童生活在贫困之中,而菲律宾人口当中有33%住在贫民窟。菲律宾官方数据指出,全国有四分之一人口,或2500万人每天只靠少过美元6角过活。
    腐败和贫穷是菲律宾长期无法解决的问题。菲律宾在1946年独立,在此之前,曾长期受美国的殖民统治,因此自然采用了美国移植给它的民主制度,尽管它的社会并不具备实行民主政治的条件。直到今天,菲国的政治与社会资源,仍然把持在势力强大的家族和土豪手中。所谓的民主政治,基本上只是豪门家族争夺权力的游戏。精英阶层养尊处优,贫苦大众则度日如年,贫与富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天地,即使有民主,也改变不了教宗所说的令人愤慨的社会不平等。
    菲律宾有80%人口是天主教徒,也许是宗教的力量。让这个国家的人民具备了那么大的忍耐力,能够忍受政治的贪腐,社会的不公,还有时不时来袭的天灾。也许是长期的政治腐败,已经使大多数菲律宾人形成对政治的绝望,所以转而设法自救。因此,我们看到今天有数以百万计的菲律宾人离乡背井,到世界各地谋生,包括到新加坡来当女佣。
    2012年,菲律宾官方统计,流散在海外工作和居住的菲国公民已经超过1000万人。他们每年汇回家乡的款项高达210亿美元。这只是中央银行的数据,还有大笔汇款是通过非正式或非法渠道汇回国的。如果这些在外国打工的菲人,家里平均有三四个亲人的话,那就是说,有约三到四千万人是靠他们养活的。少了这些在国外拼命的国民,真难想象,还会增加多少流浪街头的可怜孩童。

  2. 工人说道:

    吴俊刚,菲律宾民主的折腾(二)

    面对这种残酷的现实,任何有良知的宗教领袖都很难视而不见,因此,也很难做到任何时候都保持政教分离。天主教会当年在推翻马可斯独裁统治的政治运动中,就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在这次访问菲国期间,方济各便忍不住在总统府演说时,向政治人物喊话。他说,政治领袖必须展现诚信以及致力于为大众谋福利,而社会各阶层的人,也都应该拒绝剥夺穷人资源的贪污行为。这番话,不知道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是否听进去了;但这番话无论如何中肯,也不太可能会改变菲律宾腐败和平庸的民主政治。
    1983年,现任总统阿基诺的父亲从美国乘机返菲,准备参加竞选,一步出机舱就被射杀。三年后,他的遗孀科拉桑领导人民力量,推翻了马可斯政权,并当上了女总统,恢复了民主制;但执政期间,她一直遭到军人政变的威胁,政治上和经济上都没有什么建树。接下来的两任总统,警察出身的拉莫斯和演员出身的埃斯特拉达,也都平平无奇,后者还因贪污而被迫下台,由副总统阿罗约取而代之。阿罗约在2010年卸任后,遭到新上任的阿基诺三世的贪污和操控选举等指控。阿基诺和阿罗约其实都是政治家族之后。
    菲律宾民主就是在这样的权力游戏中不断地折腾,由此折腾出百多万街头儿童和千万外劳大军并不奇怪。因此,上述那个哭泣女孩的问题,其实应该由总统阿基诺三世来回答才对。不过,这个平庸的民主因为是在美国翼护之下,不管它怎么折腾,也没有受到太多的责难。从马可斯下台迄今已近30年,菲律宾也还是活得好好的,毕竟这是个幅员相当辽阔的国家,全国共有七千多个大小岛屿,一般人还是可以靠天吃饭的。换成是新加坡,也许小红点早就在地图上消失了。如果我们有一百或一千个岛屿,那或许还有几分机会。
    但新加坡似乎还有些人不在乎出现平庸的政府,这是过去50年的持续稳定所带来的错觉。问题是,平庸的政府能继续为新加坡创造另一个50年的辉煌吗?有些人甚至认为,即使新加坡变得平庸了也无所谓。是吗?即使不是个失败的国家,在有些人眼中,新加坡也只是微不足道的“鼻屎”,如果我们变得平庸了,那可就连鼻屎也不如了。那么,新加坡是不是永远缺少不了非凡的政府呢?答案不幸是肯定的。这是小国生存的现实。已故的建国元勋之一拉惹勒南曾说,新加坡必须是个“狮子领导狮子的国家”,只有这样一个新加坡,才能在充满险恶的世界中求存。

  3. 知 了说道:

    恶狗把天都给吃了,还在唱高调!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