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刀杀人

初学象棋,最头疼的、失误最多的就是对方的「马后炮」。前头一只马,马走日,不成威胁。然而,偶尔失神,就看不见后头藏着一只大炮,顾此失彼,满盘皆输,总是学艺不精罢了。

但是,这「马后炮」一从棋盘上走下来,就不是一句好话。有事后诸葛亮的意思。即是说事情发生之后,才出来大发议论,评头论足、说三道四,表现得好像满腹经纶。然而终究于事无补,已经发生的事件也不能挽回。因此,被人评曰“放马后炮”,讥刺、挪揄的负面味道甚浓。

然而,有句成语说:“亡羊补牢”;有句成语说:“前车之鉴”。做人不能做「马后炮」,但总不能连「马后炮」的能力也没有。也就是说,事情发生了,不要懵懵懂懂的,竟连“自掘坟墓”也懵然不知。

譬如说,最近国际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就是伊斯兰国刀砍日本记者、火烧约旦飞行员的恐怖新闻。这其中的一个高潮,就是所谓“换俘”的的报道。在砍了日本人的头之后,伊斯兰恐怖份子提议以被俘虏的约旦飞行员交换女囚赛义达·里沙维。

2005年11月,赛义达·里沙维和丈夫及其他两名恐怖分子发起了在安曼三家饭店的自杀式爆炸袭击,造成60多人死亡、数百人受伤,震惊世界的安曼连环爆炸案。据说,里沙维的丈夫引爆身上的炸弹,当场造成38人死亡。而里沙维的炸弹出现故障,虽然跟随着惊慌的人流逃出饭店,不久后却被约旦政府拘捕并且判了死刑。

问题和疑点就出在这儿,赛义达·里沙维被判死刑将近10年,约旦政府迟迟不予处死。而伊斯兰国竟然要以一个早已经被火活活烧死的飞行员和她交换,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而且,伊斯兰国很快的就将早被烧死的约旦飞行员的录影公布在网络,而赛义达·里沙维也立即被送上绞台 — 这说明了什么呢?伊斯兰国在“借刀杀人”罢了。

所以这么长篇大论,其实只是想说:“做人嘛,就算是「马后炮」,脑筋总还是要动的好“。就像伊斯兰国打出“交换俘虏”的绰头,其实只是个幌子。而譬如咱们今日充塞在主流媒体,什么「终身入息计划」啊「终身健保」啊其实也都是幌子,只要想清楚“谁”会是最终的“既得利益者”,那么就会晓得政府骨子里不可告人的秘密,就总是那一套羊头狗肉的老把戏。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借刀杀人

  1. 工人说道:

    终身健保

    李育珊(31岁,部分时间公关)和丈夫孙建明(34岁,教师)育有三个孩子,像他们这样的中等收入家庭,一般上难以受益于政府的资助计划。
    不过,明年底推出的终身健保就不同,为了减少保费增加对国人的影响,卫生部这次将永久津贴门槛设为家庭人均月入(monthly per capita income,简称PCI)少过2600元。根据统计局数字,这相当于全国三分之二的家庭。这样的门槛比一般资助计划要低。
    李育珊一家的PCI介于1800元至2600元,在这个资助框架下,属于中高收入,每人每年的保费可获15%津贴。
    卫生部长颜金勇说,以家庭人均月入计算是为了照顾大家庭。
    他说:“同样的收入,大家庭的人数多,人均收入较低,津贴就会比较多。政府特别关心较大的家庭,他们经济负担比较重,所以津贴制度会给予他们更多援助。”
    李育珊认为:“政府意识到,随着保费的增加,他们得确保每个人都能负担得起保费。”
    卫生部还在研究国人应如何申请津贴,但表示会尽量让过程简便。
    同许多家庭一样,李育珊一家都购买了私人综合健保双全(Integrated Shield Plan),也就是私人保险公司在健保双全(MediShield)基础上提供额外覆盖面的住院保险。
    以她的年龄段(31岁至40岁)来说,每年保费是341元,可利用保健储蓄(Medisave)支付,另外她还用现金支付390元的附加险(rider),用来支付自付额(deductible),也就是保险本身不保的部分。如果再算上她丈夫和孩子,他们每年支付的保费达2500元。
    她说:“我认为这笔钱是值得的,因为这给我更多选择,比如万一要住私人医院。即便住公共重组医院,也可以住在比较舒服一点的病房。”
    在这次的终身健保调整中,她认为最能帮助病患的是取消终身索偿顶限,并将每年索偿顶限从七万元调高至十万元。
    她说:“我知道有好些家庭,孩子有慢性病,经常进出医院,取消了顶限后,他们就不用这么担心,而且即便是遗传疾病也能受保。”
    常见问题答疑
    问:我有现有病症,不能受保,加入终身健保后每年得多付高达30%保费,我是否还能获得津贴?
    答:可以,各类津贴是在包括了30%额外保费之后才计算的。
    问:为什么健保双全升级成终身健保后,自付额(deductible)没有调低?
    答:检讨委员会考虑过这点,但他们认为自付额是导致保费变动的最大单一因素,如果调低自付额,保费会显著上升,因此他们建议让这保持不变,而是调低共同保险(co-insurance)。
    问:我是建国一代,是否还享有给中低收入家庭的永久保费津贴?
    答:建国一代已经享有永久的40%至60%津贴,外加每年保健储蓄填补,这些都不分收入高低,因此建国一代不再享有一般人的津贴。

  2. 工人说道:

    终身入息计划
    公积金咨询团公布第一部分的建议书,提出九项建议,使公积金制度更具灵活性,同时为国人的退休生活带来基本的保障。咨询团建议调整最低存款计划。按会员需求推出三种退休存款的选择,也就是基本存款,全额存款和超额存款。

    咨询团建议,参与公积金终身入息计划的会员,明年满55岁,如果用公积金偿还房产,只需把8万500元设为基本存款,其余的款项可以提取。

    到了65岁,他就可以领取650到700元的每月入息。如果会员没有房产,他必须把16万1000元的公积金存款转入退休户头,作为全额存款(Full retirement sum; 旧称最低存款 Minimum sum),以确保从65岁起,能获取至少1200元的每月入息。

    一些拥有高额公积金存款或手上有多余现金的55岁会员,想要从65岁起享有高达1900元的每月入息,则可以选择在超额存款的计划下填补退休户头,保留24万1500元的存款。

    咨询团表示这次的检讨工作,并不是完全改变或取代现有的公积金制度,所以保留了原有的基本框架。

    公积金咨询团主席陈祝全教授表示,“我认为做出稍微调整比较好,这样会员和国人可以更清楚了解。我们把重点放在支付给会员的入息,这是一个很好的起点。”

    咨询团表示2013年满55岁,又还在工作的会员,超过一半的公积金存款能够达到基本存款要求,到了2020年,每十个满55岁的会员中,七个将能达到基本存款要求。

    咨询团也建议,允许会员延后领取每月入息的年龄,直到70岁。目前开始领取每月入息的年龄是65岁。如果65岁以后才开始领取每月入息,每延后一年,所领取的每月入息将高出约6%到7%。

    咨询团也建议,会员一旦达到基本存款,也可选择填补配偶的公积金户头,让配偶退休后也可以享有更高的每月入息。

    至于基本存款的调高幅度,在2017到2020年之间,每一年满55岁的会员,基本存款将调高3%。也就是说2017年满55岁的人,基本存款接近8万3000元,2020年满55岁的则会调高到9万多元,基本存款每年3%的增幅比现有最低存款的每年6%的增幅来得低。

    公积金咨询团成员黄杰章表示,“我们是根据两大因素,首先是长期的预期通货膨胀率,另外一个是生活水准提升。如果根据现有的数据,我们规划每人每月领650到700元,其实已经相当低。”

    那些在1958年以前出生,选择不加入公积金终身入息计划的会员,将根据现有的最低存款计划,每月从户头提取一笔入息,长达20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