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山

「垃圾」是什么?我相信生活在马尼拉垃圾山的菲律宾贫民最清楚。好几年前,有几位新加坡义工就跑到马尼拉体验「垃圾」风味,还传回了许多赚人眼泪的报道。然而,如今新加坡人再也不必假惺惺的跑到老远的地方去叹息人间的凄凉悲剧。曾几何时,「垃圾」早已成为岛国组屋的一道风景。

一个四房式组屋单位竟然能够容纳了1万5百公斤的「垃圾」,这长年累月累聚起来的战利品,不可谓不彪炳。然而,这却引起了居民的不爽,投诉屋主把组屋变成了「垃圾山」。然而,我其实觉得,真正的问题:“是这些「垃圾」到底算不算「垃圾」?”

在我的思维中,91岁阿嬤和55岁的媳妇,以及20岁的孙子,这些年来,应该就像马尼拉垃圾山的那一群穷追着垃圾车的贫民一样,都是靠「垃圾」来养活。然而,吊诡的是,新加坡人跑到马尼拉垃圾山抹眼泪,却对自己同胞的「垃圾山」咆哮,然后赶尽杀绝。

新闻说:“…5工作人员花150小时大扫除后,让单位焕然一新。”然而,我看着这“焕然一新”的照片,却有点儿心酸。感觉屋主人“家徒四壁”的辛酸。吃饱了肚子撑着的永远不会晓得饥饿的“苦”,我晓得,因为我也曾经饥饿过。

「水」是生命之泉,对于这家人来说,「垃圾」却是生活之「本」,没有了「垃圾」以后的日子怎样过,投诉的居民和市镇会不需要知道。但是,屋主阿嬤的媳妇和孙子,眼睁睁的看着好不容易拉回来的「垃圾」又一件件的来处去,心里头那种窘境、那种别扭,大约也只有马尼拉垃圾山的贫民最清楚。当想着明儿的日子怎生得过时,这时候不情绪大发在场大闹,「垃圾」或许才真的是「垃圾」。

自从有了华文ABC之后,如今看新闻还真吃力。阿嬤的媳妇和孙子,是不是母子关系呢?记者不说,读者也不清楚。然而,不要紧,这两个可怜人就双双被捕了。那么,接下来我还真有点替她们担心,如果就因此「中」了「三万」什么的时候,没有了垃圾可以变卖的日子,这祖母媳妇孙子3人的生活,岂不是就伊于胡底?

这祖媳孙三人,在屋子“焕然一新”之后,是不是也就会开始新生活…我当然不知道。我知道的是,投诉的居民如愿以偿,市镇会也很有效率。这可以理解,全世界的政府,对待起其贫困的民众,从来就不会、也不必手软。

然而,我的情绪不晓得为何总是感觉怪怪的。不是为了这祖孙三人。我猜测,市镇会的职员,或许很快就会指导阿嬤大屋换小屋。我的感慨,就是这个世界,竟然是这般诙谐。新加坡人跑到老远的马尼拉垃圾山装腔作态。这些善人菩萨,怎么轻轻的就放过在自己国内抢镜头的机会。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垃圾山

  1. 工人说道:

    8旬老太捡垃圾堆满2套房

      金报讯(通讯员 毛一波 傅燕 记者 潘慧敏)世界杯上苏亚雷斯咬人,勒夫爱挖鼻屎,这其实都是一种癖好,有瘾。在宁波海曙高塘二村有个80岁的老太太则有10多年的“囤积癖”。她的两套近40平方米的房子里,各种垃圾堆得连门都打不开。你能想象有多少垃圾吗?西门街道委托保洁服务中心,叫了15个保洁员,整整清理了一整天,装了11辆保洁车。据不完全统计,运走的垃圾有10多吨。
      前两天,老太太的子女向西门街道送来一面锦旗,上面写着:为居民排忧解难是人民的好公仆。
      10多年来捡垃圾,堆满两套房
      其实,老太太经济条件不错,每个月有2000多元的退休金,在高塘二村有两套房子。不过,房子她没有出租,连自己也舍不得住,而是用来堆各种垃圾。
      老太太的女儿张女士告诉记者,10多年前,父亲去世后,母亲就一直独居。“就有了到处捡垃圾堆放在家里的习惯”。她说,作为子女,他们非常苦恼,好几次接老人到自家去住,结果老人总是没住一两天,又悄悄回高塘二村去了。
      “有一次,我们把房子里的垃圾清理后,重新装修了一次。把几个房间都出租了,就给老人剩一个日常用的厨房、卫生间和房间,”张女士说,结果老人还是改不了捡垃圾的习惯,把租客给吓跑了。
      最让张女士担忧的是:老人捡垃圾不是为了卖,仅仅是为了堆积在家里。这样就造成了极大的火灾隐患。再说了,堆积垃圾容易产生老鼠、蟑螂等。
      高塘二村书记李德利说,周边居民对垃圾产生的异味反映非常强烈。平均每个月至少有一个投诉。一直来,他也非常无奈,10多年来至少上门帮忙清理10多次了。
      子女办法用尽改不了老太毛病
      无奈之下,老太太的子女们向西门街道求助。西门街道副主任汪文虎说,了解情况后,我们委托了西门街道保洁服务中心,让他们清理。带队上门清理的刘师傅说,到了老太太家,真的被满屋的垃圾吓了一大跳。“两间房子装满了垃圾,连门都开不了,人根本就进不去。”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一股恶臭袭来,让人想吐。
      刘师傅说,老太太家里堆的都是塑料袋、泡沫、一次性饭盒等白色垃圾。因为常年堆放,房间里各种蚊虫飞舞,还有老鼠。保洁人员只能用铁锹一点点地铲出一条路来。
      刘师傅说,15个保洁员分工协作,9个人在楼上打包垃圾、运下楼,6个人在下面装车。从上午8:00左右开始干,一直到下午5点才清理完毕。“一吨的垃圾车,整整拉了11车”。
      汪文虎说,垃圾清理干净了,但老太太的习惯估计还是难改。下一步社区会配合她的子女,做好老人的监督工作。如果再发现垃圾大量堆放,将会再组织人上门清理。
      专家:这是种心理疾病,得治
      老太太为何有这种癖好呢?记者采访了海曙区心理援助协会会长夏宇。夏宇说,老太太的这种行为被称为“囤积癖”,这种情况可能是因为以前生活中经历的创伤和丧失感。老年后觉得死亡临近,价值感低落而丧失感与占有感大大增强。有的人就采取占有大量物品来弥补这种丧失感。
      夏宇说,有这种癖好的老人往往脱离了社会的联结,伴随着焦虑与抑郁,需要社会的关爱。特别是子女更要去探望倾听他们的心声,任其发展可能导致严重的心理问题或抑郁症。
      夏宇还表示,如果老人或子女愿意,心理援助协会愿意提供心理援助。

  2. 工人说道:

      你曾因为囤积苦恼吗?如果你没有囤积过衣服、零食、书报、电子邮件或者是小宠物,那你是否囤积过知识或者激情?我们每个人都有或轻或重的囤积情结,这些堆积的“杂物”,虽然不至于危及我们的生命,但确确实实会堵住我们的幸福。
      这是一个充满了惶惑和不安的世界,本还抓在手里的东西,转眼间烟消云散,我们都是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囤积,是一个和安全感联系非常紧密的词语,大多数囤积成瘾者都严重地缺乏安全感,于是他们希望牢牢地抓住一些自认为很重要的东西。
      其实,一个人囤积多少物品、感情与回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行为有没有干扰自己,有没有妨碍他人?如果囤积行为引发了过度的沮丧和焦虑之情,或严重削弱了人们进行基本生活的能力,那么,此时的囤积便“越界”成为了一种病态行为。
      物品囤积:用囤积物品获取安全感
      本市一个农民征地安置房小区里,68岁的拾荒老人头发已经花白,穿着上下都是土灰色的旧衣服,他和老伴儿都住在这个小区里。打开编织袋,老人展示了一天的劳动成果:20多个塑料瓶,一堆废木板,一叠废报纸,还有几个旧纸箱……“估计能卖个10来块钱。”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快步走到两幢房子之间的垃圾车边上,佝偻着背,把半个身子探进去翻了一会儿,拿了两块木板出来,“现在小区平改坡,可以找到点建筑垃圾。”社区工作人员介绍,老人姓张,每月有将近2000元退休金,但老人顽固拾荒的行为已经持续了好久,谁劝都不管用。我们站在老人家门口向里瞥了一眼:迎面就是半人多高的由烂纸盒、废报纸和各种瓶瓶罐罐组成的“墙”。
      心理分析
      从某种程度上说,像老张这样有固定收入还要坚持拾荒的老人,拾的是“心荒”。用囤积废品来获取相对的安全感,通过捡拾垃圾的过程释放自己的情感,充实自己的生活,同时又将自己的情感附于捡拾到的垃圾上。另外,老人也会有增加部分生活收入、避免因病致贫等想法,以获得更大的安全感。
      在各个人群中,年轻的囤积狂一般比较少,中老年人是主体,这与中老年人的丧失感有很大关系。在人一生的发展阶段,年轻时更多体会到的是拥有感,如拥有使不完的劲、用不完的机会,让人更愿意争取某些东西,并为了未来而奋斗。而进入中年甚至是老年后,人们就意识到自己离死亡越来越近,于是价值感逐渐丧失,取而代之的是丧失感和占有感的加剧。于是,有些人会采取大量占有物品的方式弥补丧失感,囤积就是一种补充的方式。
      我们看到,老人退休后,不仅收入水平下降,社会地位、人际关系、健康状况等也都进入衰减状态。比如上述案例中的老张,他的关注点应该不在于结果——“能否卖钱”,而在于过程——“我还是能创造价值的”。
      同时,像老张这种带有偏离常态的囤积物品行为,也与目前的居住方式发生变化、熟人社会被打破、老人身边缺乏亲人朋友关爱有关。一些老人在捡垃圾的过程中能得到与外界交流的机会;一些老人则将捡来的垃圾修理缝补后送人,以赢得他人喜欢,这些都是老人渴望拥有更多人际关系、消除孤独的表现。
      动物囤积:通过对动物的救赎疗愈内伤
      1994年,衡阳的刘女士收养了别人给她的一条狐狸犬。从此以后,每每看到街上有老、弱、病、残的猫啊狗啊,她都统统领回家,开始了长达十几年的收养猫狗的行程。2000年,为了容纳更多的流浪猫狗,她和姐姐又到最繁华的路段租了一间房子,专门收养大型犬,剩下的小猫小狗则留在家里方便照顾。2003年,收养流浪猫狗最多的时候,共有102条狗,50只猫。为了这些猫狗,在防疫站工作的她,每天6点下班就开始打扫狗场,给猫狗喂食、洗澡、打疫苗,直到晚上12点才收工,有时甚至要忙到凌晨2点,连饭都顾不上吃。为此,丈夫和她离了婚,儿女离她而去。后来,动物们病的病,死的死,但是仍然阻止不了刘女士不停地收养流浪猫狗。
      心理分析
      虽然大多数囤积者收集保存的都是无生命的物品,但对于少数囤积者来说,动物是他们安全感的来源、情感的依赖。网罗大量动物的人,尤其是收集猫狗的人,常将自己的行为视为完成拯救动物的使命所进行的一个步骤,并且往往自信具有达成拯救使命的能力。
      一般来说,动物囤积者绝大多数是女性,她们容易对物而非对人产生依赖感。像刘女士这种收养流浪猫狗成瘾的人,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我们看到刘女士与这些猫狗之间形成的维系关系,是一种特殊的情感依赖,这里面就带有一种极强的“拯救欲望”,哪怕自己身心疲惫不堪夫离子散。
      通过对这些动物囤积者的心理分析,绝大多数动物囤积者在童年时期曾遭人忽视、受人虐待或过着混乱的生活,有时甚至三者兼备。所以,长大之后,她们的爱心容易失控。她们想通过对动物的救赎来救赎自己,疗愈早年内心的创伤。
      在情况合适的条件下,动物们的情感的确能对脆弱的人心起到治疗作用,但对于那些被使命感冲昏了头的狂热分子(比如刘女士),动物的情感却是一剂危险的处方。
      情感囤积:我需要更多的爱
      小月是个不够漂亮的姑娘,属于丢进人堆儿里就很难找到的类型。小月充分发挥自身的温柔特质,在善解人意的攻势下,男人们不知不觉地变成了她的储备男友。小月觉得:既然我没有很美的容貌,那我就要有很多的爱。像小月这样“囤积男友”的行为,是希望过度索爱带来安全感,储备男对她来说,多一个不多,但是少一个就心疼。
      心理分析
      囤积男友如囤货,像小月这样的女子,奋力囤积看起来还不错的男人,并不是爱泛滥,而是严重缺乏恋爱的自信,所以始终处于一种“情感饥渴”的心理状态。她们舍不得放下手里的,又总觉得下一个会更好,于是与现在的男友相处的同时还在疯狂地寻找……她要的是被围着团团转,因为被围绕时,她会觉得魅力值的提升带来了安全感和自信心。
      真心希望小月重建自己正常的情感态度,克制自己的贪婪欲和占有欲,学会把不需要的人、不适合的人从心里扔出去,练习只爱一个。这就像家里有不需要的旧家具就要卖掉,与其让它占着位置,还要防霉防潮勤保养,花那么多力气去留住不一定用得到的东西,不如扔掉卖掉干脆省事。面对心仪的男人,还要有大甩卖精神,该清仓的时候及时清仓,以免造成心理堵塞。
      实际上,无论动物囤积,还是物品囤积、情感囤积,每个囤积者都有两个痛苦的自我,一个在黑暗中醒着,一个在光明中睡着。正如美国的一位心理学家所说:当你囤积的东西变大时,属于你的世界就小了。如果你的嘴里含满了美食,又怎能开心地歌唱?如果你双手握满了金钱,又怎能举起祝福之手?
      文/曹浩(心理学者)
      一起囤积症典型案例:
      1947年3月,美国纽约警方怀疑一对名为科利尔的兄弟被人谋杀在自己的别墅里,但警方最终证明兄弟俩是死在自己手中。兄弟俩都是严重的囤积症患者:警方在兄弟俩三层的别墅里挖出了84吨垃圾方才找到他们的尸体。这些垃圾包括报纸、杂志、罐头盒、书等等。其中,弟弟兰利是因为给瘫痪的哥哥送食品时被屋里堆积如山的杂物死死卡在其中窒息而亡,瘫痪的哥哥霍默则因为没人送食品而被活活饿死。
      如今,科利尔兄弟的别墅所在地改建成了“科利尔兄弟公园”,成为美国父母教育孩子的地方:“快收拾屋子,要不你就成科利尔兄弟了。”直到现在,纽约市消防队员仍对“科利尔房屋”津津乐道,纽约市房屋出租法将公寓里乱堆乱放且不注意保持房屋清洁的房客称为“科利尔房客”。在纽约以及许多城市,“科利尔房客”的行为已成了不可小觑的社会问题。
      囤积症的特征:
      心理学家经过多年的研究发现,长期储存东西的人群都是极度的完美主义者。他们优柔寡断,处理信息时缺乏决断力,面对抉择时总显得进退两难。他们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搜集东西,并且每天都携带大量“以备不时之需的物品”。
      囤积者们在打电话时使用的谈话方式有一个奇特的共通点,那就是语言缺乏逻辑,既冗长拖沓又含糊不清,充斥着不着边际的细节。
      囤积者们在收拾物品时常使用“搅拌行为”,即将一堆物品收拾到另一堆物品上。总希望确保物品放在看得见的地方,以便能记住它们。
      拥有、收藏与囤积:
      拥有:囤积症者的拥有感觉和常人不同,他们只对属于自己或即将属于自己的物品喜爱有加,别人的物品对他们毫无诱惑,他们喜欢的是被自己的“宝贝”围绕的感觉。
      收藏:一些社会学家将收藏比喻为一种求偶行为。收藏者花费可观的时间,来策划对某件物品的“狩猎”行动。正常的收藏行为和囤积症之间有一条界线,正常的收藏者并不会因为收藏物品导致忧郁情绪。
      囤积:杂物堆是囤积症的一个特征。杂物堆放杂乱无章,常常在屋内形成一堵堵的杂物墙,使空间狭小。在屋中行走就像走在牧羊小径。
      你是否曾为自己寻找一个看似合理的囤积借口?
      ( )万一我会用上这些呢?
      ( )说不定这个还有利用价值。
      ( )丢掉了,那段感情也就遗忘了。
      ( )这件东西送礼是很不错的。

  3. 工人说道:

    房主有收集垃圾的怪癖 收来也不卖全堆在屋顶

    南京市开展百日大扫除之际,有市民反映在中央北路18号的屋顶有一座垃圾山,风雨天气里时常有垃圾掉落,给周边居民带来安全隐患。记者了解到,原来,这些垃圾是门面房的主人王某平日里捡拾来的。昨天,小市街道组织城管队员将垃圾进行清运,共清除7卡车约20吨。

    小饭馆楼上破烂堆成山

    昨天早上,扬子晚报记者来到现场看到,中央北路18号是一家做龙虾的小饭馆,紧临中央北路主干道,与正在建设的地铁3号线和燕路站出口仅约200米。城管队员已经在现场设置了警戒线,出动了一辆大型吊车、一辆挖机、一辆运输垃圾的卡车,不时有清理人员打包好的废铁、木块、塑料鱼皮袋等从房顶上被投掷或者调运下来。

    扬子晚报记者爬到旁边的建筑上看到,18号的房顶上,各种木头、铁皮、草席、破门板等等废弃的建筑材料,破旧的塑料布、花盆堆积得满满当当,形成一片巨大的垃圾山。“早该清理了,每天看到这一大堆垃圾,煞风景。”居民楼里的老百姓告诉记者,这个垃圾山的存在已经很长时间了,经常看到有个人把垃圾拖上来。

    “这个人就喜欢捡垃圾,也不卖,一直存着,有时候自己拖不动的,就给人钱找人拖。”一位住在附近的居民告诉阿姨,刮风下雨天的,有垃圾掉下来,很危险。清除现场,不少周围的居民都表示支持:“收集垃圾,这是病,得治。”

    工作人员清理出20吨垃圾

    据小市街道城管科的吴主任介绍,该处门面房共有两层。房主王某今年59岁,性格孤僻,就爱捡拾破烂,捡来后就堆在自家门面房楼顶,并盖了临时违建,对环境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且存在安全隐患。王某本身经济条件并不差,除了在中央北路这个门面房外,他在别处还有房子,但里面同样装了捡来的这种破烂,令家人对此不能忍受。

    昨天现场,小市街道出动了城管、城警队员和以及专业工程队人员约70人,共清除了7车杂物垃圾(约20吨),还周围百姓一个干净、整洁的环境。

    记者了解到,昨天的清理并非第一次,2012年,城管队员就曾在拆除违建后,在同一地点拖了四大卡车垃圾。2013年下半年以来,小市街道和河路道社区均督促王某进行了至少3次以上自清,均无果。此处的楼顶垃圾杂物多次被群众举报。街道方面表示,此次想借着南京百日大扫除的机会,把这里彻底清理干净。“我们打算安排人员和王某本人及其家人加强沟通,积极帮助其参加心理疏导,让他彻底把这个习惯改掉。”街道工作人员表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