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偷走了新加坡人的宽容?

当张志贤发出:《面对不同群体利益相争 社会应强化共同点非突出差异》这样的呼吁的时候,回头老看陈庆炎的:《以奉献精神造福社会大众  28杰出建国华商为年轻一代楷模》不禁让人感觉无所适从。对于新加坡的国家利益来说,对于新加坡社会的利益来说,强调新加坡建国一代人的重要贡献,在事业有成就回馈社会来造福民众的甘榜精神,并嘉奖他们能够作为新加坡的年轻人楷模。新加坡中华总商会因此主办“建国50周年杰出华商奖”,在即将举行的SG50的隆重庆典中,为璀璨的建国锦旗多绣上一朵灿烂的鲜花。这,本应该是乐观其成。然而,可惜的是,这未免就与张志贤的在南洋理工大学常年部长论坛上的讲话背道而驰。

为什么呢?因为这就是张志贤所说的“突出差异”。这么一来,是不是马来人啊印度人啊欧亚人啊也应该来一个《以奉献精神造福社会大众  xx杰出建国 “X” 商为年轻一代楷模》?

表扬“华商”当然没有什么不对。但在常年部长论坛上,现场调查反映了社会分化和人口问题是学生最关心的议题。而社会之所以分化,就是不同的群体必然有不同的利益。民族、文化、宗教是其大者,而就算是同一个民族、同一个宗教,也因为各自的利益而内部矛盾重重。取其大者,中东的伊教徒自相残杀;取其小者,本地的海南会馆就曾经歹戏拖棚。

因此,要「强化」新加坡社会的共同点,除了【新加坡人】这个身份,就别无他途!因此,建国一代既然不分华巫印欧亚。庆祝SG50的时刻,自也不必分欧亚印巫华。何况,政府对华商前倨后恭,新加坡华人,尤其是新加坡中华总商会衮衮诸公,对陈庆炎表扬陈六使先生的说辞,竟然也没有一个能够仗义执言,要求恢复陈六使先生的名誉,让这场表扬华商的大会,真正的成为趋利忘义的一团糨糊。

其实,要「强化」社会的共同点,同样是新加坡人还是不够,最重要的关键,就是必须双管齐下,能够接纳彼此的“不同”,也就是“宽容”!「求同存异」,也就是这个意思。

然而,新加坡人怎么呢?大宝森节,对于印族同胞来说,其重要性不言可喻。印族同胞要大事庆祝,就如张志贤说的,咱们要「强化」,那新加坡人就来个普天同庆,也为印族同胞壮壮声威才是。然而,庆典上竟然不能敲锣打鼓来增加喜庆的气氛,这样的节日庆典是不是变得很诡异?

新加坡人怎么呢?看看巴西的嘉年华那壮大的声势,人家这般大气,咱除了羡慕还是羡慕。想起我们要发展成为一个旅游城市,然而却放着各种民族之间难得的文化风俗传统节日这些好题材而弃之不顾的愚昧 — 反之,竟然还舍近而求远,这让我想起了某个议员为缅甸人庆祝泼水节的故事。

大宝森节的风波,或许是我们新加坡人的一个转捩点,让彼此更加“包容”,而不是彼此更加的压抑。咖哩的风波难道不曾对教训我们,几十年来的相安无事,是哪儿来的老鼠屎,污浊了我们好好的一锅汤?

新加坡人怎么呢?看着大宝森游行的视频,想起小印度事件对着一群暴徒“无作为”的警察,竟然对几个和平击打着喜乐鼓声的平民动粗?刚才刚好读完了李国樑先生的《新加坡风味的嘟嘟糕 Tu Tu Kueh》,看到了跑“地牛”的岁月这一段:

后来的地牛已经不要身份证,而是直接说你可以走了,父亲就乖乖骑车兜风,绕个圈后再回到原地。很明显的,地牛也知道生活艰难,给无牌小贩一条活路。

建国时代的地牛都知道给人留下活路。那么,为什么今天我们的警察,却不能够让印族同胞好好的,高高兴兴的,尽兴的度过他们一年仅只有一天的大宝森节呢?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谁偷走了新加坡人的宽容?

  1. 工人说道:

    易华仁谈大宝森节闹事案: 欢庆节日也须顾及社会和谐

    易华仁希望人们认清,新加坡是个多元宗教的社会,每个人都得互相包容及让步。在庆祝各自的佳节时,也应照顾到社会的整体平衡,以维持安全、和平和秩序。
    游润恬 马德里报道
    yewlt@sph.com.sg
    总理公署部长易华仁就日前大宝森节游行发生的骚乱事件重申,在多元宗教的新加坡,国人在庆祝各自的宗教节日时,也须照顾到社会的整体平衡,国家和平需要所有人共同维护,不能让少数害群之马破坏和谐。
    易华仁也是内政部第二部长兼贸工部第二部长,他目前随同李显龙总理在西班牙访问。
    三名本地印度族男子本月3日在行经小印度的大宝森节游行活动上,因骚乱闹事而遭警方逮捕,其中一人还袭击了三名警员,导致一名警员受伤入院。
    易华仁上个月到印度庙参观大宝森节活动,他昨天接受随行的新加坡记者访问时说:“我们必须认清,新加坡是个多元宗教的社会,每个人都得互相包容及让步,我们应谅解和尊重彼此的宗教习俗。在庆祝各自的佳节时,也应照顾到社会的整体平衡,以维持安全、和平和秩序。”
    他强调,政府明白大宝森节对印度教徒的重要和宗教意义,所以尽管政府从1964年起禁止徒步游行,但还是对大宝森节及几个其他印度教徒步游行特别通融。
    1964年,本地马来人在政府大厦前草场一带为庆祝先知穆罕默德的生日举行徒步游行,游行后来演变成一场36死556人伤的种族暴动。政府同年禁止徒步游行。
    考虑到以徒步游行庆祝节日对印度教徒的神圣意义,政府特别允许信徒在大宝森节、盘古尼尤素姆节(Panguni Uthiram)和蹈火节(Thimithi)举行这类游行。
    大宝森节游行每年吸引大批人群,扛针座(kavadi)者就有9000至1万名信徒。大宝森节游行的路程从实龙岗路到登路,为所有游行当中路程最长的。
    易华仁说:“由于大宝森节游行的规模大,也贯穿几条交通要道,政府必须确保活动和平及安全地进行。这是为什么印度教基金管理局和印度教徒社群一直以来都与官方部门合作,确保活动井然有序、和平与安全地进行。”
    为此,政府定下一些条例,例如从1973年起禁止游行者敲锣打鼓并播放音乐。易华仁解释,这是因为表演乐器的不同群众曾经为了较量而发生冲突,乐手也扰乱了游行的秩序,使其他信徒无法顺利完成游行。他强调,以往大多数的信徒都有遵守条例。
    对于坊间一些人认为禁止使用乐器的条例,不公平地限制了印度教徒庆祝宗教节日的自由,易华仁指出所有游行都不能使用乐器,不止是印度教的节日。
    他也指出,政府虽然禁止乐器,但却允许信徒吟唱赞美圣歌,这符合活动的精神,也尊重了活动的神圣意义。信徒也可在庙内使用乐器。
    询及三天前的大宝森节骚乱和一年多前酒醉印度客工引发的小印度骚乱,是否会影响国人对印度群体的印象,易华仁回答,不应把两起完全不同的骚乱联想在一起。
    他说:“大宝森骚乱基本上是少数几个人的孤立行为。本地以往不论是大宝森节游行还是其他游行,各族各国籍的人大体上都遵守条例,并能以合法和不捣乱秩序或危害安全的方式展开游行。所以这只是不听话的一小撮人,我们在看待事情时要记得这点,不应作出过于广泛的结论。”
    他呼吁国人保持冷静和克制,等警方调查的结果,不要轻易听信在互联网里外散播的谣言。

  2. 工人说道:

    政府从1964年起就禁止宗教游行,因此印度教徒在大宝森节等节日庆典中能够举办宗教游行其实是获赋予一种特权,政府禁止游行者敲锣打鼓或播放音乐并非歧视印度教徒。
    外交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就日前大宝森节游行发生的骚乱事件首次发表看法,在个人面簿网页针对这起事件所引起的疑问,一一解答,尝试消除误解。例如,针对有民众质疑不让印度教徒在大宝森节游行上播放音乐是对印度人的歧视,尚穆根指出,宗教游行在新加坡是遭禁止的,只有印度教徒可以在大宝森节、盘古尼尤素姆节(Panguni Uthiram)和蹈火节(Thimithi)这三大节庆中,举行大型的宗教游行。
    尚穆根指出,民众提出的问题合理,这些问题大多也因大家误解相关条规而产生。他说:“印度教徒其实是获赋予一种特权,有许多其他宗教组织之前曾要求举办游行活动,但申请一般被拒绝。印度教徒在要求放宽条例时,应了解实情,不要被误导。”

  3. 工人说道:

    大宝森节庆祝活动上因骚乱闹事而被逮捕的拉马詹德拉一共面对七项控状。
     
      第一名被告拉马詹德拉(32岁)一共被控七项罪状,包括三项妨碍公务员办公、两项辱骂公务员,以及蓄意伤害他人宗教情感和扰乱公共秩序控状各一项。另两名被告惹耶古玛(28岁)与古纳塞加兰(33岁)也面对扰乱公共秩序等控状。三人目前保释在外。
      在大宝森节庆祝活动上骚乱闹事而被逮捕的三名印度族男子昨天早上面控。
      第一名被告拉马詹德拉(Ramachandra Chandramohan,32岁)一共被控七项罪状,包括三项妨碍公务员办公、两项辱骂公务员,以及蓄意伤害他人宗教情感和扰乱公共秩序控状各一项。
      控状指他于本月3日在实龙岗路和德斯加路(Desker Road)交界处高声喊叫,并且做手势,过后还挥拳攻击警员李益成的右下颚、脚踢另一名警员刘耀伟的大腿,有意图妨碍公务人员执行任务。拉马詹德拉也被指对警员欧斯曼骂粗口,触犯了防止骚扰法。
      拉马詹德拉也涉嫌在前往警局途中,在警车内脚踢警员周伟彬的下颚,还当着欧斯曼之面出言侮辱阿拉,有意伤害他人的宗教情感。
      惹耶古玛(Jaya Kumar s/o Krishnasamy,28岁)面对扰乱公共秩序、辱骂公务员和妨碍公务员办公三项控状;古纳塞加兰(Gunasegaran s/o Rajendran,33岁)则被控扰乱公共秩序和蓄意伤害他人宗教情感两项控状。
      与拉马詹德拉一样,他们两人都涉嫌高声喊叫而抵触杂项(公共秩序和骚扰)法令。惹耶古玛也分别因企图阻止警员将拉马詹德拉押上警车,及涉嫌在前往警局途中对欧斯曼口出秽言而触犯妨碍公务员办公的条例和防止骚扰法。古纳塞加兰则因辱骂阿拉而被控蓄意伤害他人宗教情感。
      今天到场的除了三名被告及他们的代表律师,还有另外五人。
      根据警方之前的文告,在本月3日举行的大宝森节(Thaipusam)庆祝活动上,一群人在实龙岗路和德斯加路交界处不停打鼓,违反了该活动的警方准证条件。活动主办方要求他们停止,但他们不愿合作,三名被告涉嫌在警方到场介入后骚乱闹事而被逮捕。
      警方说,在游行及庆祝活动上禁止公众使用乐器的条例自1973年就已经实施,这是为了防止不同群体之间的对立所可能导致的公共骚乱,以及把游行对游行沿途路造成的影响降至最低程度。
      这起事件近日引起民众关注。外交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日前指出,宗教游行在新加坡是遭禁止的,只有印度教徒可以在三大节庆中,举行大规模的宗教游行。因此,这其实反映他们已被赋予一种特权,而政府禁止游行者敲锣打鼓或奏乐并非歧视印度教徒。
      总理公署部长、内政部兼贸工部第二部长易华仁也强调,新加坡是个多元宗教的社会,每个人都得互相包容及让步。在庆祝各自的佳节时,也应照顾到社会的整体平衡,以维持安全、和平和秩序。
      三名被告目前保释在外,案件下个月6日过堂。(人名译音)
      印度教基金管理局:
      将与当局检讨大宝森节游行条规
      大宝森节庆祝活动出现骚乱事件,近日引起关注。印度教基金管理局昨天说,将继续同当局协商检讨大宝森节游行的条规。
      印度教基金管理局昨天发表文告说,将继续同当局检讨大宝森节游行的条规。2011年当局允许信徒在游行路线沿途唱颂歌,便得益于这类协商工作。
      印度教基金管理局主席惹耶詹德南指出,在筹办大宝森节和其他节庆时,首要考量是信徒的利益,并将尽最大能力回应信徒的关注。尽管大宝森节筹办费用不断增加,当局仍重点投资基础设施,以保证参与者的舒适与安全。
      本月3日,大宝森节庆祝活动上有三名男子因骚乱闹事被逮捕后,昨天面控。
      印度教基金管理局强调,在检讨所提供的服务时,它重视印度教徒和其他利益相关者的看法,也将继续通过书信、电邮和面簿等渠道征求各方反馈。

  4. Pingback引用通告: 谁偷走了新加坡人的宽容?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