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程强「醒」了吗?

我从来没有欣赏过刘程强!

不过,我得承认他是个聪明人。他的学识,怎样都比不上总理,甚至比一些部长还差。但是,他的优点,也就是他的情商,帮助这个潮州怒汉闯进国会之后,立即脱胎换骨,变成了养晦韬光的闭目金刚。

我很想看轻他,但我又不能看轻他!他的前任,工人党前主席惹耶勒南 的遭遇,就是前车之鉴。看到了惹耶勒南被糟蹋得不成样子之后,他更没有重蹈覆辙的道理。况且,久立波东巴西不衰的詹时中也足以作为借鉴,那就是要延缓他的政治生命,就做不得出头鸟。

萨达姆在世时,他的将近100%的支持率从来就是花边新闻的笑柄。那么,行动党岂能够不知道,只有六成人民的选票,却可以囊刮100%国会议席的荒谬。因此,温驯的詹时中就此成为花瓶点缀国会的首选。

道理很简单。因为你若是正宗的新加坡人,那么你就不能够假装不晓得,行动党要“除掉”詹时中,那只是反手之劳,轻而易举。不是吗?只要在任何一届的大选,随时将波东巴西划进周边的任何一个“集选区”,那时刻,詹时中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请来大罗神仙助阵。而划进了“集选区”的波东巴西,他也只能够干瞪着眼睛,陪衬着跑龙套演戏。

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詹时中是聪明人,他知道哪儿是“红线”。只要不越过界,就不会有从政治舞台被踢下来的风险 — 当然,这还得波东巴西的选民能够赏脸。从这一点来说,詹时中虽然是新加坡民主政治的花瓶,然而这花瓶的本事可不是“盖”的。在执政党抵制反对党选区的发展的窘况之下,詹时中依然得到波东巴西选民至死不渝的支持 — 这点,我们就不得不给詹时中激烈的掌声。

刘程强也一样,若是不想重蹈前任主席惹耶勒南的覆辙,波东巴西的詹时中,就是指引他能够留得青山的一支手电筒,勉强的照亮他前行。也因此,后港和波东巴西一样,没有像安顺啊静山啊被“集选区”圈起。

直到阿裕尼集选区变天!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行动党以为十拿九稳,就算是人民的支持率下降也不影响国会绝对优势的“集选区”也竟然嘣开了一个切口。要晓得,阿裕尼集选区可以换旗,就表示其它的“集选区”再也不是理所当然的堡垒。

然而,吊诡的是,行动党没有从被阿裕尼集选区大多数民众的离弃检讨原因,而是开始了一连串执意为难工人党的小动作。彼落此起的“FIX”,终于让刘程强在国会摊开双手,一脸的疲累,可怜兮兮的向总理诉苦:“没有人要替我做工,这就是问题,总理 !”

刘程强了!“集选区”本来就是行动党呕心泣血筹谋出来的一个“奥步”,以掌握政治实权的部长等重头人物领头。一方面为集选团队加码;一方面又可以挟持人民。在反对党无力无能组织政府的窘境之下,人民不敢不“委托”。

但是,当杨荣文带领的团队在阿裕尼集选区失利之后,工人党的这一句“铁锤”,撞得行动党满头直冒金星,阵脚大乱。试想,当人民对一个“外交部长”这么重量级的人物也不卖账的时候,“集选区”再也不是铜墙铁壁。

杀手锏失灵,阿裕尼集选区让行动党如芒刺在背。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刘程强还企图韬光养晦,以笑脸贴冷屁股来缓和局面,从而换得“苟且偷席”,做他一世的太平国会议员,那简直就是梦想。

刘程强的苦衷,世人都看到了。其实,这绝对不是简单的“个案”!譬如说,《拉维被令继续停业》就是一个例子。新加坡并不缺乏的律师,一个拉维本来不算什么。但是,你只要想想韩慧慧当年被教育部私立教育理事会控告诽谤恫吓,然后走遍整个岛国却没有一个律师“肯”为她辩护的“奇迹”,你或许就会和刘程强一样,兴起了“没有人要替我做工”的凄凉、尴尬。

哦,对不起!应该还是有一个 — 那就是拉维挺身而出,反指控方作为法定机构,无权起诉个人的事实,终于帮助韩慧慧,让事件最终在双方各说各话的情况下和解收场。

那么,很显然的,一个没有拉维的新加坡,像韩慧慧和鄞义林这样总合当局不咬弦的人,就算律师像蚂蚁一样的多,也等于没有。那么,刘程强和一般的人民有没有想象呢?若是没有了FMSS,刘程强林瑞莲等人岂不是要眼睁睁的看着市镇会瘫痪下来?

在榜鹅东补选的时候,对于民主党伸出来的橄榄枝,刘程强不屑一顾。以为和徐顺全划清界限,就能够靠着民怨的“顺风车”图个侥幸。然而,他阿裕尼集选区既然改变了新加坡的政治生态,让行动党无险可守。新加坡建国之后,行动党自以为天命所归,就差中国一样,把共产党治国写进宪法。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这么一来,刘程强还想继续借重“民怨”,安安稳稳的做他的终身议员大梦,岂非做梦?

《AHPETC的五大疏失》,执政党已经摊开了牌。只是,不晓得刘程强,到底醒了没有?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4 Responses to 刘程强「醒」了吗?

  1. market2garden说道:

    接着必要决定下的是国际象棋(チェス)/中国象棋(シャンチー)/围棋(囲碁)/蛇梯棋(蛇と梯子)?

    • 白马非马说道:

      还是林子说得好,刘程强下的应该是“蛇棋”。“民怨”是工人党的“梯子”,执政党布下的陷阱,是滑溜的“蛇身”。然而,对执政党来说,什么“棋”都无所谓,因为是“输”是“赢”,都没有固定的规矩,都是他们说了算!

  2. 陈国发说道:

    有幸出席新春午餐宴,能够在当日见到你,我们这些老左派,个个都已经两鬓斑白,垂垂老矣。我们都是为正义和真理斗争的战士,不幸在内安法令下被拘留,蒙受不白之冤。不知何日能够平反?或许必须等到政党轮替之日,不知我们有多少人能等待?雷雨过后,一定有艳阳,到时我们再聚一聚,回首沧桑。

  3. 林子说道:

    《AHPETC的五大疏失》,即使执政党已经摊开了牌,刘程强的堡垒是攻不破的,他无须清醒,阿裕尼集选区,榜鹅东,后港是他的坚强阵地。
    刘程强想继续借重“民怨”,安安稳稳的做他的终身议员大梦,并非做梦!

    • 白马非马说道:

      是的!刘程强就说过,在阿裕尼取得胜利,不是工人党有什么好,而是行动党差了。然而,执政党并没有因此检讨自己的施政哪儿惹来民怨,反而锲而不舍地“FIX”工人党。这么一来,刘程强等人乘着“民怨”的顺风车赢得选举,再次圆梦并非无可能。但是,我要说的是,就像目前在治理市镇会的课题上被“FIX”得焦头烂额一样,刘程强想要继续“安安稳稳”的做“太平议员”,已不可得。

      • 商人说道:

        民怨比起四年前深,他想继续“安安稳稳”的做“太平议员”,绝对可能,选票反而会增加,等着瞧吧,你低估了他。

  4. 卫温宝说道:

    多得徐能否从票房毒药翻身?且看下回大选分晓。

  5. Pingback引用通告: 刘程强“醒”了吗? | 新国志

  6. 商人说道:

    2011年选举,西海岸集选区革新党只得33.43%的选票,是反对党中最差劲的政党,倘若赢得40%巴仙以上的选票的话,何来今日的所谓60%以上?

  7. LYC说道:

    榜鹅东补选时,民主党建议与工人党“合作”,派出民主党的候选人竞选,倘若得胜,则由这民主党人出任议员,而工人党则掌管市镇理事会。如果这也算是“橄榄枝”的话,如果我是刘承强的话,我也会不屑一顾的!

  8. 心鸣说道:

    刘程强或是任何反对党醒了没有不是关键,人民醒了沒才重要。

  9. STC说道:

    刘程强从无到有,以惊人的毅力领导工人党打破行动党几十年对集选区的垄断,任谁都不能漠视他对新加坡民主制度的贡献。你白马却始终对他冷嘲热讽,刻意贬低。白马先生,你到底意欲何为?总不是要叫他带领工人党全体议员离开国会走上街头吧?

  10. 小强说道:

    刘程强为民主奋斗, 路程艰辛, 试想想,在当时行动党的“ 独大”之下( 又以集选区这种”奥步“来欺压在野党), 在野党要成长是不容易的, 为什么白马竟然” 忽视‘“ 了这大环境和人民的声音, 而且现在的行动党无论想法、作风已经越来越不如早期(70 年代)的行动党了。刘程强的出现, 更能引起更多人才出现为各界发声, 看来白马先生是活在白色的井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