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的虾兵蟹将

学中医的人,必然知得扁鹊。扁鹊不姓扁,原名叫秦缓,战国时期人。因为医术高超,人称神医,就以黄帝时某个神医“扁鹊”的名字来尊称他。久而久之,人但知有扁鹊,不知有秦缓。现在的中医师,跟他提起秦缓,瞠目结舌的大有其人。

这且不提。却说扁鹊有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就是和魏文王的一番对话。原来扁鹊三兄弟医术都很好。魏文王这人却有点八卦,就问扁鹊说:“谁的医术最好呢?”

扁鹊就回答说:“大哥的医术是最好了,我二哥差他一点。而我,是三人中医术最差的一个了”。

魏文王听了,很难理解。就问:“你可以详细的说明一下吗?”

扁鹊就解释说:“我大哥为人治病,是在病人病情发作之前。因为一般人都不晓得大哥先铲除病因,以为自己本来就没什么大病。所以大哥就没什么名气,只有我们兄弟佩服他。我的二哥为人治病,多是病情初起,病症还不十分明显。这时候我二哥用药把病治好了。人家也就只以为他只能治轻微的小病,所以他的名气也走不出甘榜。而我呢,是一般人都在病情严重的时候才来找我,看到我在病人的经脉上放血、有时候甚至以毒攻毒,在皮肤上敷药等大手术,所以以为我的医术高明,名气因此响遍全国。”

以上说的这一段闲话,其实就是“良医治未病”的故事。但是,是谁的医术最好,却也可以置啄。这扁鹊的大哥,就好像我们今日的养生啊保健啊锻炼爱惜身子,使百病不侵。这扁鹊的二哥,却是病从浅中医的最好例子。扁鹊本人却能够起人沉疴,回春圣手,把人家从鬼门关拉回来。

今天这么唠叨,要说的其实是在宏观的角度来说,治国者如医师治病一样,一等治国者,譬如尧舜禹汤,就好像扁大哥一样治未病,把国家管理得有条不紊,百姓安居乐业。就好像《击壤歌》里头的老人家唱的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

而次等的治国者,就好像那些盛世明主一样,最出名的当然是唐太宗。虽然把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国泰民安。但是,不免也要处方吃药,就像扁二哥一样,病一开始就药到病除。

而最差的治国者呢?就好像扁鹊一样,为了治病可以不择手段,甚至连毒药都用上了。李光耀,就是这种人。李光耀的声誉如此之响,让他成功的道理和扁鹊说的是一模一样的。新加坡独立伊始,百废待兴,连国防都付之阙如。这就好像一个身患重病的人,李光耀自己说是怪胎 — 其实是重病也好怪胎也好,能够让新加坡以一代人的时间挤进发达国家,李光耀的功绩是不可抹煞的。

然而,问题就在扁鹊是神医,扁鹊的孩子或许家传渊源,懂得点儿医术,却离神医的距离十万八千里一样。李显龙在“集选区”的扶持提携之下,直上青云,和老豆比较起来,却也是十万八千里,连“蒙古大夫”也不如。

不是吗?蒙古大夫都晓得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李显龙等一帮自“集选区”被提拔起来的政治人物,有的家学渊源,却是虎夫犬子。有的是半路出家,看几本医书就给人把脉。你想,人家头痛他医脚、人家脚痛他治头,怎不把国家调理得乱七八糟呢?

你懂的!大哥二哥和扁鹊医术虽然不等,却都能够为人治病,总算是个医师。蒙古大夫为人治病,还懂得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然而,药医不死病,不死病医不好,那是医术不到家。怎会有医生说生病是可以接受的呢?

不相信吗?你看针对近来地铁频频出事吕德耀是怎么说?

我可以接受地铁偶尔出现状况或久久发生一次较严重的故障,但过去几个星期的情况让我真的很不满,这些事故对太多乘客造成不便,干扰了人们的行程,再次让乘客对交通网络及至今所取得的进展失去信心。”

吕德耀怎样当上准将我不知道。但是,如果作为将领竟然这么对不对说:“我可以接受在战争时偶尔出现状况或久久发生一次较严重的败仗…” — 这岂不是头壳怀了!不要说作为交通部长,负有国家和人民给予、期待的重大使命,就算是私营企业的CEO,也千千万万不可以说出这般窝囊、不负责任的糗话。

虽然我们都知道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但是,也不会有人痴到说偶尔发生小恙,久久生一次重病没有关系。是人嘛,总希望天天都是精神抖擞。而对于一个关系到全体国民交通出入的最主要交通工具的地铁来说,地铁的营运者,更必须抱着对故障“零容纳”的态度来经营。

李显龙若不是李显龙,他要做大学的数学教授是可能的。然而,要做一个军事专才,并且做到准将,他若不是李显龙,简直是俗语说的“门儿都没有”。试想,当他的交通部长竟然窝囊到可以发出地铁久久发生一次故障可以接受的废话时,他竟然不懂得问题大了。反而在面子书附和说 –《地铁业者努力减少故障 情况逐步改善》– 试想,当“故障”已经成为可以接受的常态时,也就等于“解决”故障的日子是遥遥无期。

要打仗,就必须打胜仗的勇气决心。至于力不如人、势不如人打了败仗,那是另一回事。运动员参加比赛,就要有必胜的决心、意志。至于落败了,那是技不如人,是另一回事。地铁的穿行,事关国民生计,兹事体大,保持营运通畅是头等大事。只有未雨绸缪,把维修做到最好,在“故障零容忍”的营运理念之下,才能够把地铁工程运作做到最高境界。当然,阿波罗都能够爆炸,地铁岂有不出故障的道理– 然而,这还是另一回事。

说来可气可笑,地铁的CEO郭木财也是个准将,这李显龙吕德耀郭木财三人,幸好都离开了军队。而他们在军队时,新加坡侥天之幸,没有发生战争。不然的话,如果似营运地铁一样的把“故障”当成家常便饭一样,也把“打败仗”当作“久久一次”无所谓 — 那么新加坡这个国家的安全保障啊,将伊于胡底啊哩?

其实,隶属于交通部的陆交局和地铁的运作,彼此的联系向来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SMRT的CEO领导无方,也是陆交局指派的人才。新加坡的国家交通,打着一个私营的招牌,底子里其实是公私不分、纠缠不清。地铁有事,管理层是矛头,陆交局和交通部长其实都难辞其咎。问题是,每当地铁或巴士经营出问题的时候,都免不了国家的资金补救。眼看着这民脂民膏又要大出血。却不知道吕德耀和陆交局这一次为了努力减少故障,SMRT和新捷运会因此又尝到了什么“甜头”?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总理的虾兵蟹将

  1. market2garden说道:

    不久前我已说到如今已是“政经社新常态”,已回不到2010年前了。头到脚都。。。。时不我(PAP)予

  2. 知 了说道:

    还是劳动人民力量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