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显龙二三事(二)

英雄气短、儿女情长,李显龙看来已经乱了方寸。16岁小孩以身试法,全国镜头的焦点都瞄错了方向。网络上,那些憎恶李光耀的网民何曾少了诅咒李光耀的言辞呢?看看普京笑呵呵的调侃媒体,瞧瞧咱们媒体人煞有介事的质疑,不由得想起了在国际排名上向来皆是殿尾的新闻自由,50步笑百步,大概是以此为最佳诠释了。只是,这还无所谓,若是警察也是这般迟钝,那新加坡人的愚蠢,又可以加上一笔了。

小孩的错误当然不是文章的内容,而是文章的载体,那是从总理官方网页截下来的网页的缘故。非法复制、冒用官方网页会是怎样的罪名,会得到怎样的处罚,端在李显龙是怎样看待一个16岁的小国民?他是和李光耀一样,以“人性本恶”继续杀鸡儆猴呢?还是本着“人之初性本善”来教育这16岁的少年人,将之诱导回正途呢?

这出戏当然还得往下看。但是,说起国际上这么多主流媒体一霎那都好似瞎了眼珠一样,只凭着一个复制的网页,就一窝蜂的报道李光耀的死讯,这期间的奥妙,其实恰恰就出在李显龙换上灰色的本人照,和总理官方网站凑巧就突然失灵的缘故上。

网站为什么会突然失灵,我这个科技盲,自然无从推敲。但是,只要想想连执政党的议员都因为不能登录总理网站而焦虑忧郁的报道,那么或许就可以体谅国际媒体求证无门,却从李显龙的面子书换了大头照,很自然的就会有的心证 — 嘿嘿,李光耀若不是有了三长两短,李显龙这个作儿子又有什么忌讳呢?

我不晓得李光耀还能够撑着一口气,借李慧玲之手公告天下人他很不高兴被误传死讯的时候,他最喜爱的孩子,李显龙竟然表现得像孤哀子一样的悲戚的原因?难怪老豆还没死,人家就叫他《Don’t Be Sad…》了。不是吗?有谁看过某家人病人还没过世,家门口就挂麻带黑先“预告”呢?

我不是民俗专家,这些当然就留给民俗专家来研究。不过,很显然的,是李总理换掉了面子书的大头照才会加深了别人的误会,这种想法应该是客观的。但是,我们却也不能够因此就指责李总理,毕竟父子连心,在父亲病情这么危急的时刻乱了方寸,还是情有可原的哩。

当然,就像总理过于紧张的更换大头照一样,现在对总理说“节哀顺便”的时候还早。但是,总理毕竟是身系天下安危于一身,身怀治国重任。任何时候,其实他都应该表现得比任何人都来得冷静才是。那么,或许,他应该注重的,不是装作儿女姿态,在面子书尽是“晒”父子往昔的亲密照片。而是应该思考在没有了“父亲”这支可靠的拐杖的时候,如何继续迈出“坚强”的另一步!

其实,我对于在许多人在质疑李光耀对新加坡这么多贡献,反而在临死之前会受到部分人民诅咒的时候,为什么没有“自省” — 不是让李光耀“自省”,而是从另一个角度,换上另一个焦距,思考李光耀某些方面所以不得人心的原因感觉不可思议。

一块肮脏的布,污迹斑斑,人人都看得出那是块脏布,污迹反倒不明显。一块明亮的白布,染上了些污迹,那就让然觉得被糟蹋了。觉得可惜。因此,批评的人也就更多了。李光耀的尴尬,就是虎头蛇尾,壮年所立下来的功勋,都被私心所破坏了。

人家说,“前车可鉴”,为了不必“重蹈覆辙”,李显龙其实应该在执政上来一个“U”转,不要学李光耀那般的以“FIX”人为乐。李光耀是聪明人,行事不受情理拘束,能够尽快“解决困难”。这是让他成功的最大关键,也是种种矛盾出现的原因。李显龙也是聪明人,摆着在眼前的阿裕尼集选区市镇会的风波,和万民嗜赌的恶习,都有待他一劳永逸的解决。但是,时代和环境都不一样了,他的老爸的遭遇将会是一面镜子,提醒他面对的是“成熟”的人民。

第十一,设立市镇局: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理事会的风波,其实是分化国家的一个罪行。而人民行动党阿裕尼集选区的五个支部党工分发传单给居民,提醒他们有向工人党议员提问市镇理事会财务管理不当的权利,更是一个冷笑话。对前者来说,国家没有把人民的“生活环境”当作赌注的的权力。试想,现在是工人党,如果以后A党啦B党啦C党啦D党啦都在阿裕尼集选区取得胜选,那历史岂不是一再重演?那时候,损耗民脂民膏还在其次,人民的生活素质受到伤害才是罪孽。

而后者呢?我在奇怪这个冷笑话为何没上国际头条?试想,是谁?是哪个政党在治理国家呢?人民行动党作为国家的执政党组织政府,那么AHPETC有什么管理疏失,该办就办、该罚就罚,岂有“公权力”袖手旁观,却分发“传单”煽动民粹“置疑”的道理?试想,政府若是没有办法办得了,小市民的脑闹嚷嚷又作得了“鸟事”呢?

因此,当务之急,就是不能够把人民的利益置之脑后,必须让市镇会去政治化,尽快设置《市镇局》,与HDB并行,直接隶属于《国家发展部》。同时,根据地势地理,每8个到10个单选区为一市镇,将全国划分为十个市镇会归于《市镇局》统属。承包市镇会的工作一律归“市镇局”统筹。此后,市镇会的工作将由专业人才管理,而所有的选区议员,就自动成为市镇会的“顾问团”,一来可以就近监督、二来可以为市镇会的永续发展提供“点子”。

第十二,规范赌博:赌博的危害,罄竹难书,这里也不必聱言。我想,既然可以立法限制公民进出赌场,那么自然也可以立法限制对普罗大众危害更大,在组屋区遍地开花的“投注站”。办法有两个,A计划就是回归道德社会,让“投注站”远离组屋区。B计划就复杂一些,就是“赌博实名制”。也就是说,凡是前往“投注站”的人民,必须以身份证注册,然后取得《投注资格卡》。

那么,有了“投注卡”之后,政府就能够做很多事情。譬如说,预先晓得“嗜赌”的病态赌徒对症下药…。

孟子说:为长者折枝,语人曰 ‘我不能 ’,是不为也,非不能也。— 在“不为”和“不能”之间,人们的眼睛犀利得很。这往后的日子,李总理要怎么走,历史,总会记下来的!不是吗?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李显龙二三事(二)

  1. 知 了说道:

    感觉也是挺可怜的,恶虐的环境,媒体的推波助澜,生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