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 suis Amos — 谁是李叶明?

“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满清一代,异族统治中国。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因为猜疑、忌讳而引起的许多文字狱,看似残酷,其实都事出有因,是当时国仇家恨的大环境之下,专制的统治者镇压异议的结果。也就是说,只有统治者和人民的立场处在南辕北辙的窘境时,邪恶的、不理智的《文字狱》才会有滋生的温床。

新加坡从来就没有《建国》的过程,只因为当时的星马人,一心一意的反殖斗争,为得就是一个独立的马来亚。而马来亚独立了,新加坡却成为自治邦。这时候,身为第一任自治邦总理的李光耀,立即和马来亚首相东姑协议建立《马来西亚》。为了名正言顺,还发起了新加坡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公投》。只是,遗憾的是,所《公投》的3个选项,全都是《加入》马来西亚,让这看似民主的举措,留下了许多暧昧,也为两年之后毫无颜面、尴尬的被逐出马来西亚埋下伏笔。

1965年的那一时,媒体的转载和论述已经够多了,而李光耀在电视机荧幕前拭泪的那一刻,也早已经成为经典。铁汉柔情,是为新加坡人民的饭碗哭呢,还是因为自己理想的破灭而泣?当然只有当事人自己晓得。吊诡的是,这么多年来,人们为了李光耀的几滴眼泪议论纷纷,诸多揣测。然而他自己好像从来就没有就此做出合理的诠释?

《独立》之后的风调雨顺当然不是当然,《独立》之后的国泰民安更不会是偶然。治乱世用重典,要让一个偶然独立的“怪胎”成长,李光耀不择手段的铁腕政策,在国家人民的利益这个大羊头之下,变得竟然是如此当然,这虽然是时代的异数,却也是“人性”使然。

那么,是“人性”善良的部分为了大局着想而原谅了李光耀施政的瑕疵呢?还是李光耀因为“人性本恶”的囚笼把人民制服得服服帖帖?看起来似是而非,其实两者都有。但是,其实最主要的关键,就是你挂着一个羊头出来,卖的也是名副其实,堂堂正正的一堆羊肉。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羊头有了,羊肉也如假包换。这时候,只要羊肉是新鲜的,谁还耐烦得追问你这“羊”是如何宰杀的呢?可惜的是,李光耀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得到人民的支持,在政治上顺风顺水。到后来,竟然顺水推舟,把国事等同家事。党国一家,为了宝贝儿子能够继承家事党事国事,无所不用其极。为了扶持儿子上马,创造了举世无双的选举制度,《集选区》这台“顺风车”。

其实,无论专制或民主,人民都只能是一群羊。不同的是,专制帝王把人民当作私产。喂饱你是恩泽,饿坏你也不会内疚。然而,民主制度就不一样了。或为名或为利,领头羊都是自告奋勇,自愿担当本来就很艰难的任务。

从这点说来,新加坡人民并没有亏欠过李光耀。为了新加坡,李光耀确实是做了许多。但是,他得到的更多。在名誉上,应该再不会有这么小的国家的领导人能够像他一样名扬四海,成为国际性的指标人物。在利益上,新加坡内阁的高薪,是全世界政治领导人如果不贪不污就不可能达到的报酬。何况,就以李显龙总理来说,本身是GIC主席,老婆是淡马锡总裁。夫妻俩就掌控了新加坡三分之二的经济命脉。

斯人已矣,新加坡人民还得面对明日的风雨朝阳。思维若是从这里出发,那么,我们竟可以发觉,倒是李光耀欠下人民一笔数不清的糊涂账 – 那就是邪恶、不顾常理、毫无逻辑、不道德的竞选制度。

人人都说李光耀睿智,他的聪明和智慧当然非同小可,不是一般。那么,我想不出他若不是为了私心,怎么会推出一个矛盾处处、弊害丛丛、无一是处,无法自圆其说的《集选区》来蛊惑人心呢?《集选区》的弊害我已经说得很多了,平常只觉得说得还不够,我自己也觉得奇怪,后来才晓得这就是所谓的“罄竹难书”。

《集选区》制度有什么好处呢?“它”不过是挂着一个保护少数民族也有话语权的“羊头”来做着明修栈道、让对选举毫无胜算的诸多阿斗们暗渡陈仓,灰色而污浊的把戏罢了。就连那个“官委议员”制度,也是违背人性的东西。不是吗?既然是“官”委,那么世上究竟会有几个傻“官”,竟然“笨”到会“委任”一个随时随地冷不防就会“撬”自己墙脚的“反骨仔”呢?

不是吗?谢邕邕就是个例子。为了报答这个“官委”的恩赐,也不晓得她究竟准备了多少顶歌功颂德、阿腴谄媚的高帽子?

不错,我承认自己的确很笨。李光耀若是明月,那我连星星也不是,连萤火虫也当不起,只能是河边、溪边一颗砂子。有光照耀了,有条件的反光。你只要想象,像我这个笨人也能够想到看到的东西,李光耀绝对不可能没有想到、没有看到 — 《集选区》的弊病今天就不说了。要让少数民族有“话语权”,有许多更为正当、更有民意基础的办法。如果真的是“任人唯贤”,那么就不必“给”少数民族设“上”限。不是吗?《集选区》的种族比例,表面上“赐予”了少数民族机会,无形中降低、侮辱了少数民族智慧的同时,其实也钳制了少数民族的人数,限制了少数民族人才在政治上发展的机遇。

何况,你只要想想,若不是阿裕尼失手变天,历届新加坡人全国将近40%的民意基础,竟然只有1个两个“议员”在国会代表发声的最大反讽。不错,你老豆是公司大股东、你老母是企业大总裁、你岳父是董事主席、你岳母是老板娘。那么,你随时有机会跳上直升机、踏上顺风车,开始你的彩虹人生。但是,民主政治就绝对不会如此。

民主政治,会有党的继承人,却不会有总理的继承人。因为谁想当总理,都得经过人民的考验,必须经过选举这个烘炉的熬炼。然而,《集选区》却提供一个等同作弊的漏洞,就像让一群人簇拥着过安检关卡一样危险而离谱。不是吗?试想,如果安检人员尽责守法,岂会有这种糗事发生?

如果不是有《集选区》,李显龙等一班人,是否会有在政治上的机遇,甚至会不会当上总理,都是一个“未知数”。当然,没有《集选区》,就也不会有引起人们在媒体上的种种揣测,譬如李总理的公子会不会是未来总理人选这种由乖民主社会的、弱智的问题。

《Lee Kuan Yew Is Finally Dead》,光耀百年,许多新加坡人不畏风雨,在烈日下排起长龙。人们的爱戴,都在为他的“人性本恶”思维做出最大的反讽。OMY部落格有位学者博客,写了一首诗。诗里善颂善祷,缅怀李光耀也就罢了。只是,“国父”这两个字,却是从何说起?

人们必须谨记的是,新加坡3百多万国民,也不是三几个厚颜无耻的,三呼叩首万岁,就可以代表得了新加坡人。这还罢了,穷李光耀之一生,他的荣誉和桂冠多的是。但是,“寒窗早萌爱国志”这一句却是从何说起?虽然李光耀一生反反复复,就如他自己说的,唱过4首国歌。只是在他英伦求学的时候,新加坡和马来亚都还是殖民地,这个“爱国志”岂不是就让李光耀“爱”得糊里糊涂?

李光耀若是泉下有知,会否为了自己建立的功勋得到人民的认同感到骄傲呢?还是会因为人民的善良,感觉自己生时对人民的苛刻有愧于心?我不晓得。但是,我却晓得对于李光耀这个有着高傲性格的人来说,赞扬他“寒窗早萌爱国志”,对于一个向来对虚伪造假不屑一顾的李光耀来说,应该是会被他唾弃。

哈哈,当然,这些都是无谓的揣测。因为除非是美猴王自告奋勇到阎罗殿上去追究,不然这里永远不会有谜底。不过,让人好生意外的,却是关于李光耀“垂帘听政”的传言,终于在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那在里得到证实。在蔡永伟:《从对头到老朋友之后》一文中,大使还在讲话中分享了一则小故事:

他在三年前出任驻华大使前曾会见李光耀,那是他们两人最后一次见面。当时,李光耀已卸下内阁职务,再也不见即将派驻国外的大使。

罗大使说:“但他当时破了例,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新中关系。”

大使回忆说,他为了那次会见准备了很多天,想透了李光耀可能提出的所有问题,甚至嘱咐妻子先不要辞职,万一自己过不了关,当不了驻华大使。

这段话的最大矛盾,就是一方面想刷清谣传李光耀“垂帘听政”的恶名,歌颂一个紧握权力杆子不放的老人清白;而另一方面却从自己的“心虚”中露出马脚。试想,一个已经被任命为“大使级”的重要人物,就在履职前夕,竟然也这么战战兢兢,为怕过不了“垂帘听政”这一关,作不了大使而吩咐老婆先不要辞职。

当然,罗大使最终终于风光履任,老婆也肯定辞职风光随行。这3年来,罗大使对于李光耀在最后关头毕竟没有为难他而感恩戴德,这是当然又显然。要不然,他不会因为这等小事而铭记于心。但是,话说回来,李光耀“垂帘听政”,说起来毕竟也无懈可击。因为李光耀纵然听政,却也是为国为民。他的一番忠告,也不过是吩咐大使顾客至上,敞开大门继续为中国提供价值罢了。

问题是,在政治上“之死糜他“的李光耀没有了,接替他的却是一整队的没有不喜欢黄金的孝子贤孙,对这些处在绝对的权利之间、处在绝对的财力源泉,没有了一柄货真价实的达摩克里斯剑挂在头上的“政治继承者”,没有了李光耀,是否就会像逍遥在米仓的硕鼠一样?

李光耀死了,不缺乏的是赞美,缺乏的是“检讨”。印度人为他下半旗,有些印度人如丧考妣。其实这也从正面证实了李光耀“人性本恶”的想法完全就是糨糊。其实,对于新加坡本土的30%贫贱的新加坡公民来说,如果印度能够给他们5倍于新加坡的薪水到恒河清理垃圾,我想,这些新加坡人,肯定也不吝为甘地立上神位。

而听说不丹也下了半旗。不丹人有没有受到李光耀的恩惠呢?报纸没有明说。但是,就算有,也是间接的。原来不丹是君主国,只因为不丹国王受过李光耀的一番忠告,他把李光耀当作明师。那么,老师死了,学生下令国家下半旗,也是尊师重道德意思。只不过这么一来,就显得李光耀的“人性本恶”的说法更加一无是处。

“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李光耀就算是对付异己,对付的肯定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像余澎杉这样的,邻里的咖啡店若是装上监控器,一天下来,要捉上几打也是不稀奇。何况,Amos还仅是一个16岁、乳臭未干的小孩子?

这里,我希望余澎杉不要泄气。其实,你的自信和见解,也是一锅好汤。可惜的是,你放了太多的盐,撒了过多的辣椒,让小人有机可乘。本来嘛,我还想着这或许也许是一个教训,让众多的网友晓得宗教的敏感。但是,一想到鄞义林文质彬彬,韩慧慧慷慨激昂,也一样是官司缠身,也就不禁废然而止。

《Lee Kuan Yew Is Finally Dead》,我感慨的是,许多人只顾着赞扬,却不愿正视他创造的制度,在没有他的监督之后,或许很快酒会变质,可能繁殖出种种恶性的肿瘤。这也就是说,李光耀制度带来的成功,在后李光耀的时代,失去了李光耀的坐镇,未必就是一道成功的灵符。

末了,不得不提到李叶明《新加坡成功的关键》这一篇文章。是的,红花很让人注目,然而,没有绿叶枝干的扶持,没有了泥土底下看不到的根的滋润,“它”就什么也不是。因此,歌颂李光耀,不如称颂新加坡人民。是新加坡人民成就了李光耀的英名。不错,不管新加坡是邮船还是小艇,没有里光耀这台“引擎”,要达到今天的成果,或许不行。但是,你也要知道,就算是缺乏了一颗螺丝帽,一根螺丝钉,这“船”就行不得也哥哥,不行!

作为新加坡人,我就算如何渺小,也是一颗小螺丝钉。两年的全职国民服役,我为国家的安全报效了700多天的青春岁月。就算是ROD之后,10年战备军人的生涯,也是随传随到、随时准备抗起枪炮上前线保卫家园。作为新加坡人,我无愧于国、无愧于家,自信是个铁血的好男儿!

但是,斜眼瞧瞧李叶明呢?他首先就背弃了自己的祖国,让人怀疑新加坡母亲没有奶了,他肯定再换娘。况且,就算如今成为新加坡人了…嘿嘿,可以肯定的,是新加坡的成功,和他也绝对没有关系 — 不是吗?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7 Responses to Je suis Amos — 谁是李叶明?

  1. 黄长庚说道:

    李叶明虽是新移民,但对新加坡社会做出积极贡献;而你呢,只是服完兵役,尽了男性公民的责任而已,没有什么了不起。

  2. 李子元说道:

    对作奸犯科的余澎杉给予同情,给予掌声;对来自中国的李叶明分外眼红,冷嘲热讽。显然是过来人心态,扪心自问,当初为何会受拘禁?为何身陷牢狱?为何遭受皮肉之苦?只因自己受左翼思想的洗脑。花甲之身,别再误导读者吧!

  3. 赵兴才说道:

    错误一:“《集选区》的种族比例,表面上“赐予”了少数民族机会,无形中降低、侮辱了少数民族智慧的同时,其实也钳制了少数民族的人数,限制了少数民族人才在政治上发展的机遇。“完全是一派胡言,果真如此的话,占22%少数民族还会投票给执政党吗?执政党早就垮台了!
    错误二:“如果印度能够给他们5倍于新加坡的薪水到恒河清理垃圾,我想,这些新加坡人,肯定也不吝为甘地立上神位。“这是对新加坡人的一种侮辱!
    错误三:“在后李光耀的时代,失去了李光耀的坐镇,未必就是一道成功的灵符。“制度的创立,不会随着一个人的逝世而垮台,这种想法太过幼稚了!
    错误四:“倒是李光耀欠下人民一笔数不清的糊涂账 – 那就是邪恶、不顾常理、毫无逻辑、不道德的竞选制度。“这是你个人的偏激观点!

  4. 言如曾语说道:

    表面上李叶明是新加坡人,骨子里不把自己当新加坡人,挂羊头卖狗肉。他按的是什么心,他是为中国人来向新加坡声讨的,中国人的利益前途才是他的目标,他可以为了中国人典当新加坡。回去吧,回去中国人的地方,那才心意相符。这里是新加坡人的国家,不是中国人的地方,不要在这里肉体和心灵不符,排斥新加坡和新加坡人。

  5. 知 了说道:

    ‘李光耀不择手段的铁腕政策’

    当年的国际大环境就是铁腕政策的环境,谁强谁有实力谁就是霸主。不讲‘仁义’的,否则林清祥会获胜!

  6. 言如曾语说道:

    1,不择手段?亲共分子就没有手段?
    2,林清祥只是一个棋子,他有幕后主使者,这样子新加坡能不能成为一个有主权的国家,还是一个疑问。
    3,在全世界走共产路线的国家都失败了,新加坡会变成什么样子还不知道。
    4,林清祥各方面的条件不比李光耀强,他只听命而战斗,自己没有全盘计策,这就略输一筹。
    5,当时是斗争动乱时代,如果李光耀败了,难道共产分子会轻易罢休?
    6,当时,我想没有人可以超越李光耀的才智。而李光耀对新加坡是全心全意的,没有人可以操控他,这就是新加坡的福气,全世界不敢藐视新加坡。
    7,在李光耀掌权后,只要败者愿意表明放弃斗争脱离共产,自可过正常人的生活。
    8,如果李光耀掌权了,但国家却不能摆脱斗争内耗,如何能稳定专注于发展国家惠及人民。
    9,我认为在不同时代有不同的手段,在那样的时代必须有强人镇局,才会有今天的成就。
    10,李光耀在最大的范围内已尽仁义。

  7. 無疑说道:

    李光耀沒有值得尊敬之處,他種植黑勢力拿走了國人的一切,他的一生欠下很多血債, 一路貪得無厭。他的兒子什麼本事都沒有,用誹謗罪這個家傳秘方勒索敲詐欺壓百姓,所以不要怪不認識他的小孩子罵他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