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尾?

“鱼尾狮图”的图片搜索结果

狮身已随无常去,枉留鱼尾惑人间

话说冥冥中总似有天意,有史以来,无论VIP、小人物,从来不见“企图”建国新加坡的传说。新加坡的独立,就像凭空从石头中跳出来的猴子,难怪李光耀就说过是“怪胎”。吊诡的是,这个说新加坡是“怪胎”的人,先被吹嘘做了《建国总理》,死了之后竟然“当仁不让”,《国父》的叫法让我满身鸡皮疙瘩,只觉得造化弄人。

“ 造化弄人”,几百年前马来王子看到的一头雄伟的狮子,不知怎的,竟然“变型金刚”,成为“鱼尾狮身”的“怪兽”。嗨嗨,这叫人怎能够不在“怪胎”和“怪兽”之间兴起了无限想象,感叹无常竟是这般的“巧合”呢?冥冥中的这一只“魔手”,主宰着世间所有的事物,在千丝万缕之间,竟也能够找到清晰的脉理。

Lee Kuan Yew Is Finally Dead》,余澎杉初生之犊,当然没有想到“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反而被“咬”了一口。然而,余澎杉被控上法庭,这“毒”会有多深呢?听说今天“他”就得在“铁窗子”里头度过周末。嗨嗨,说老实的,我不会担忧余澎杉吃不下“乌豆饭、咖哩饭”,少年人多受一些磨砺总是好的。不是吗?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想要“魔窟屠龙”,筋骨不先熬炼一般可不行。

我可怜的,其实是余澎杉的双亲。镜头前那忧悒的表情,表现出天下所有的父母心。余澎杉会不会是一匹千里马,还得经过时间实践的考验。但是,目前的“他”,却不折不扣是匹“野马”。两万元对新加坡人来说,就算再穷,东拼西凑的应该不是难事。只是,法官却把“要余澎杉成为一个聋子瞎子哑巴”的要求塞进“担保”的条件。试想,余澎杉的父母,一来观音菩萨没送过“金箍”让余澎杉戴在头上,二来更没有“紧箍咒”,要如何把“孩子”变成木偶呢?

愚昧的新加坡人,尤其是犹如傀儡的媒体,竟然没有想到法官的强人所难是那般离谱。要让余澎杉没有办法“上网”,就干脆把他关闭在“囚牢”里好了,却把《父母担保儿》这种有乖人伦的重担压在无辜的父母身上。

博客“卮言优语”有篇文章,标题就是《鸣鼓申冤》。李光耀一生一世,不知道把多少从来没有犯过“刑事罪”的政治异议者关进监牢?诡异的是在他死后,还要把一个16岁的少男送进监牢来为他壮观“行色” — 这,或许又是小红点的一个“唯一”吧?

其实,在为李光耀造神运动如火如荼的时刻,这篇《鸣鼓申冤》,大约也就是冷板凳,熄不了“神人”的红红火火。然而,轰轰烈烈的“造神运动”,却让我想起了毛泽东之后有邓小平、邓小平之后有习近平的中国。

那么,怎么来诠释新加坡从此“后续无人”的窘境呢?余澎杉把李光耀和耶稣相提并论,他哪里知道,这不是太“抬举”了李光耀吗?至少,耶稣都留下一部“圣经”,并且受到几亿世人的爱戴。然而李光耀却“狮身已去”,却留下一条“鱼尾巴”祸害新加坡人。

“鱼尾”者,“遗尾”也,也就是遗下《狮子的狗尾巴》。清人孔尚任在《桃花扇》的著作里头就让老艺人苏昆生这般唱着:

“俺曾见,金陵玉树莺声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人生如梦,一切繁华也莫不是过眼云烟。李光耀所精心运营的,不过是经济的一般假象。事实已经证明了,GDP不曾为人民带来幸福的感觉。而新加坡人也已经不是第三世界的难民,更不是让人囚闭在笼子里的动物。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我经过万里的动物园,我经过裕廊的飞禽公园。子非鱼,焉知鱼不乐。我当然不晓得园里头的飞禽走兽想着的是什么?那些食肉的,都吃得一身皮毛光鲜;那些嚼草的,也嚼出了一身肥膘。

然而,它们都快乐吗?若是也来个动物世界的“幸福、快乐指数”…唉嗨,我是说到哪里去了,竟是这般的遐想…。

新加坡再也不会有第二个李光耀,这就是李光耀的原罪。本来嘛,就像他所说的,只要对新加坡有好处,他就不会计较毁誉。在这项“道德光环”之下,他可以不择手段,也可以说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情操。可惜的是,到后来新加坡却变成了不是新加坡人的新加坡,而是PAP的新加坡的这个时候,他和党的一切私心,创造出来作弊的竞选制度,美其名“集选区”,为小圈子的朋党政治埋下永远的隐患。

 

新加坡人的尴尬就是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尴尬,就好像生活在开放式环境的动物园里头的动物,不知道什么是囚笼。而新加坡人的痛苦却是不晓得自己怎么会痛苦,就只能是一贯的觉得自己不幸福。这道理其实很简单,所有的新加坡人其实和安徒生的童話里头全城的百姓一样,为了不致成为“非常愚蠢的人”,或被认为能力是跟他的职位不相配的人,都被“绑架”了,都觉得自己“必须”看见了“新衣”!

因此,看不见国王的新衣的Amos余澎杉惹祸了,他就像鲁迅笔下的那个傻子,捅破了墙之后,被众奴隶拉扯着一番拳打脚踢…是“活该”吗?我已经惘然…。

两千多年了,耶稣还在!李光耀没有了,他的“神位”能够挺得多久呢?我看就是他的儿女,也不会有共同的答案。李玮玲说老豆不是神,这是绝对的真实。可惜的是,李光耀做不了“圣人”、做不了“贤人”,本来还有一线做“伟人”的希望。但是,就因为“狮身遗尾”,留下一条狗尾巴…

呜呼,痛哉,我理想的新加坡,从此就只能是乌托邦!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7 Responses to 鱼尾?

  1. 郭明伦说道:

    余澎杉面对三项控状:第一,是抵触刑事法典控状,指他在3月27日将视频放上网,蓄意诋毁基督教,伤害基督徒的感受。(把李光耀与耶稣画上等号,指他们渎权和充满恶意等,还说他们留下的遗产最终不会长久,因为有很多人发现他们完全是胡说八道等等)。第二,也是抵触刑事法典控状,指他在3月28日把李光耀和已故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头像构成的猥亵图样,通过电子媒介散布。第三,是抵触防止骚扰法令,控状指他把视频放上网,侮辱李光耀,有意让其他人听见和看见,对他们构成骚扰。

  2. 路见不平说道:

    新加坡法官就是黑帮。

  3. 李子元说道:

    一百四十四万人出席吊唁仪式,十多万人参与冒雨送殡仪式,李光耀不应被你这个畜生在此胡乱侮辱!糟老头,心中只有恨意,只想报复,可惜的是手段低劣,下流,无耻!

    • 新达城说道:

      一百四十四万人去看稀有动物一面罢了, 还是被骗什么都没看到, 十多万人都是新移民 。
      作者爱憎分明, 即便恨意,只想报复,也是向李光耀学习, 不过作者手段比李光耀私底下转移公积金来的干干净净 , 下流无耻的人是靠李光耀招牌的吸血鬼 。

    • 凡人说道:

      我也是觉得他心中占据充满了恨。而同时他把这个恨发扬光大。

  4. 中國人说道:

    好文章,点赞!

  5. 知 了说道:

    ‘那些食肉的,都吃得一身皮毛光鲜;那些嚼草的,也嚼出了一身肥膘。’

    知足常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