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行路难引起的杂感

行路难!

你颈项仰得挺高的,两眼注视着远方,看起来有点趾高气扬,兴高采烈的往前走。谁知道一块不平的路面,一块小石头,甚至一块香蕉皮,「卟」的一声就让你就跌得狗吃屎,昏头转向,眼冒金星。

行路难!

你头垂得几乎就像挂在胸前,两眼注视着脚尖,看起来有点儿颓丧,蹑手蹑脚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垂头丧气。谁知道「嘭」的一声就撞上电线杆子…哦,新加坡很少电线杆了吗?那就撞上玻璃门好了,戏里头都是这么做的。

嗨,其实有时候有些路一点儿也不难。譬如说就「政治路」吧,要做人民的议员,这可和人民无关。你也不必用什么神,你也不费什么心,只要有人叫你喝茶,对上两句话。或许,就有人家帮你铲平了路面,还铺上了红地毡,从此直上青云 — 嘿,我说的是“集选区”。可是,一若不是沾亲带故,二不会像清宫影视剧里头那般见了老佛爷的,双膝一跪,就大喊“咂,奴才…”的,你就别这样想。

嗨,我又说到哪儿去了?话说余澎杉被父亲“保释”了出来之后,在上周五(17日)“又”被警方拘留。吊诡的是,“保释金”依然是2万元,余澎杉双亲却放弃了保释儿子的“责任”。难道说,父母就这样和余澎杉断绝亲情吗?

有个新加坡网民,匿名就叫“狮城大侠”。他在《TR EMERITUS》一篇文章《新加坡有民族和民族主义吗》里留言说:

那天我看到有人在TR写 Amos Yee 如何如何好。这可好,现在这个小子连父母都不要保他出来,想必那天讲 Amos Yee 好的那位仁兄就应保他出来,不然就是胡说八道!

部分新加坡人的愚昧,就在这儿显示出来。余澎杉的确说错了一些话。把李光耀和耶稣相提并论,这是不对的!我不想在这里宣传耶稣,然而一来耶稣的博爱是“道德”的表率,这就让「祂」成为国王的新衣,让部分世人都觉得穿上「祂」就能够上天堂。二来耶稣从来也没有像李光耀那般囚禁了一批人,摧毁了这些人个人和家庭的幸福。不仅如此,「祂」反而为了世人赎罪,被钉上十字架。

反之,李光耀是不相信「神」的,当然也不相信耶稣。那么余澎杉把他和耶稣来比较,沾污了「祂」的「真善美」,当然真的就会很「伤害」这些教徒的感情。反之,对于那些「崇敬」李光耀的新加坡人来说,余澎杉让李光耀攀上「上帝的儿子」,和耶稣平起平坐的荣耀,显然应该高兴才是。为什么反而把余澎杉控上法庭,让李光耀走了,还得沾点儿稀泥,为他一生众多的诉讼再添一个烂账呢?

余澎杉的父母,为什么做得那么「绝」?宁愿让儿子攀铁窗呢?很简单的一个答案,就是他们没有那个“狮城大侠”的愚蠢。法官的保释条件其实简单,就是要余澎杉的父母把孩子接回家后,就得想方设法的让孩子变成「哑巴」。

「谁」要是把余澎杉「保释」出来,「谁」就得变成「钳制」一个孩子言论的帮凶,需要保证余澎杉将网上引起争论的文章隐蔽起来。并且,在等待审判的这段时间,不能够针对这个引起争执的课题说话。

有句话说:“泼掉洗澡水别把婴儿一起倒掉”。余澎杉的冒犯和嚣张是不对,然而「神」如果在,那么「祂」和那些相信「祂」的人,必然会宽容一个无知的少年。而新加坡人更应该想到的是,为什么余澎杉「会」看见国王赤裸裸的身子?因为这才是他在视频话中的主题。

余澎杉本来就不应该被保释出来的!因为只有这样,才会让世人体会到一个极端钳制言论的制度的弊病。如果没有人能够保释余澎杉的结果,最应该焦急的,其实不是余澎杉的父母,也不会是新加坡人,而是拘留他的单位。

因此,那个保释他的人就透着蹊跷。保释余澎杉,我不知道他是要将洗澡水过滤呢?还是要将婴儿丢掉?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从保释余澎杉的那一刻起,要不是余澎杉学乖了「听话」,就是他就得不择手段,不让余澎杉「说话」,成为钳制言论的帮凶!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从行路难引起的杂感

  1. 郭明伦说道:

    为什么我不挺余澎衫
    Author: shihhow
    日前当 Amos Yee 余澎杉因无人愿意保释而被关押时,
    我说好好好,这小子就该被教训一下,不然学不了乖。
    “你不是总追求言论的开放自由吗? 怎么现在又不捍卫这少年的言论自由了? ”
    几位朋友对我的反应颇不以为然。
    当然当然,我的立场始终没变。
    我讨厌一个只有一种声音,容不下其他异议的环境。
    但我希望所有声音的对冲碰撞,是在理性表达的情况下。
    如已逝者生前自己所言,他所做的,不一定都对;其一生功过,值得讨论。
    其实在网上,不赞成他强势霸道治国方式的、对新加坡现今各政策不满的、当年因关校而受苦的南大生、当年因他而受囚禁的“政敌” . . . 这些人发出的都是歌功颂德以外的声音。
    虽然尖酸者也有,但大部份都在理智地说,理性地论。
    而这个余小朋友在视频里所说的,其实都在大家非议李光耀的那些范畴里打转,并无新意。
    唯一的新意是让耶稣躺着也中枪。
    而诋毁宗教,是本地多元社会的大忌。
    幸运的,部份本地基督徒心胸宽大地为他请命,展现了该宗教宽恕大爱的精神。
    (声明:我并无任何宗教信仰)
    好奇的是当余小弟论述“伪善”时,他选了耶稣来借题发挥,那他是否就认同了其他宗教不伪善? 我不知道。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余小弟是以某教先知为例的话,那他现在应情愿被关着,免得像当年 Salman Rushdie 被下追杀令,或落得法国 Charlie Hedbo 编辑的下场。
    所以他借题发挥的对象是有经过考虑而选择的吗?
    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的是降生到新加坡只有十六年的余小弟,
    却好像与终年九十一岁的李光耀有不共戴天之仇,
    居然须要诅咒老人家“不得安息”。
    真有那么多的恨吗?
    余小弟说新加坡人因惧怕李光耀而不敢说话。
    如果小子那么有种,那他于老人家在世时为甚么不说?
    理性地谏言,激烈地质询也好,甚至谩骂也罢,至少那通路是双向的。
    日前有一年轻台湾女艺人杨又颖,因受不了网络言语霸凌而自杀逝世。
    如今逝者已矣,小子你 FFF 的骂得好爽,但往生者却不能回话,这不也算霸凌逝者吗?
    尤其那句“不得安息”,已等同恶毒的鞭尸。
    不管今天是不是“李家”,对刚失去挚爱亲人的家庭,那也是对他们造成极大伤害的霸凌。
    所以我觉得余澎杉这小子应该受点教训。
    --------------------------
    另:
    这纯粹我个人对他的喜恶感觉。
    态度决定一切,余澎杉一直以来的态度就让我不喜欢他。
    几年前年纪更小的余澎杉制作视频,
    无知地以他一口美式英语诋毁华人新年时,我就妈叉声不断。
    这回闹出大风波了,但他给我的感觉始终是在享受“我红了”的虚荣感。
    尤其在他微笑、挥手、“吔蕉“的那一刻,
    扮嘢到了极点,十分好笑。
    现在他的确红遍国际了。
    只可怜背后为他忧心的父母

  2. 飞天客说道: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